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马莲河畔 (1)  

2013-11-14 12:37: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1)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1

 

         

        每天,出工的时间一到,梁家大院上边的那条小路上,便会准时走过来一位庄稼人。他中等年纪,肩上不是扛一件钁头铣,就是挑一付粪笼萝筺,边走边吹着嘴里的哨子。听到了哨子声,杏树坪的社员群众便会不约而同地走出家门,说说笑笑,一块下大田劳动。在杏树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是如此。

       他,就是杏树坪生产队的老队长梁石头。

       梁石头今年四十出头儿,是杏树坪土生土长的农家孩子。父亲梁老忠,是本村梁氏家族中一位年龄最大、威望最高的长老。凡是家族中发生的重大事情,晚辈们都要向他老人家请教汇报,征求老人的意见;家族里出现了矛盾纠纷,也都会请他出面调解,支持公道,一切都是他说了算数。梁石头自小家境贫寒,哥哥自小给财主家放牛放羊,还给人家当过长工,打过短工。解放后,弟兄俩分了家,自立了门户。一眼望去,梁石头中等个子,身材粗壮结实,浑身好像有使用不完的气力。他有一张憨厚朴实、红朴朴的圆脸,一双和善明亮的眼睛,下巴上长着密密麻麻的胡子茬儿,一付典型的庄稼人模样。平时,他常年穿着婆娘缝制的粗布衣衫鞋袜,身上老是带着三件“宝贝”:一是挂在脖子上的那只金属哨子,每天都要吹的;二是经常戴着当地老人喜欢戴的水晶石银镜;三是那根带着玛瑙嘴子的旱烟管。他平时有两种嗜好:一是喜欢抽老旱烟叶子,一年四季旱烟袋不离身;二是喜欢吼老秦腔,他隔三岔五都要对着山沟沟吼它几声,过过秦腔瘾,特别是遇到不顺心、生气的时候。他结婚晚,三十岁上娶了婆娘,身边一儿一女,小儿子刚上小学,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婆娘对他知冷知热,两口子夫唱妻随,从没红过脸,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早年, 自杏树坪走上农业合作化道路以后,梁石头就是村里的生产队长。直到今天,这个比芝麻粒儿还要小的卑微官职,在杏树坪既没人愿干,也没人敢当,非他梁石头莫属!因此,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老队长”。说句老实话,像梁石头这样的生产队长,好处没有,责任不小,操心不少,弄不好还得挨上级领导的训骂,纯粹是“揹着儿媳妇朝华山”,有谁愿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唉, 除非是憨厚老实的梁石头!嗯,要想读懂他这个人,咱们还得从早年的合作化运动说起......     

        1955年,我国学习苏联“老大哥”的先进经验,在全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这场政治运动,是要消灭中国的私有经济,走苏联式的社会主义道路。按照当时的政策,在城镇的工商界,凡是私营的小企业主、个体商户和手工业者,他们必须交出自己的工厂、作坊、商店和资本,国家以“个人入股”、“公私合营”的政策手段,对私有经济实行兼并收购,纳入公有制经济体制;在农村,大搞“农业合作化”运动,农民必须交出自己的耕地、牲畜、农具等生产资料,成立“农业生产合作社”,走“农业集体化”的道路。在当时,这场政治运动声势浩大,规模空前,包括我国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在内,一律彻底铲除了私有经济的温床。第二年,随着一阵阵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全国各地相继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任务,消灭了私有制经济,使我国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梁石头走在时代潮流的前头,加入了党组织,后被社员群众一致推选为“马莲农业生产合作社”杏树坪生产队的第一任队长。此后,他一心为公,带领社员群众一起参加田间劳动,坚持和社员群众同工同酬,从不多吃多占,更不搞“特殊化”,一心想着广大社员群众的温饱冷暖,赢得了乡亲们的一致信任、拥护和爱戴,把他当做了大家的主心骨。那时候,在基层农村,许多生产队长“牛屄”得不的了!有的队长独断专行,为所欲为,如同“地头蛇”,遭到了社员群众的痛恨、怒骂与唾弃。但是,在杏树坪群众眼里,像梁石头这样的好队长,真是百里难挑一,打着灯笼都寻不着!

        早在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中,“甘肃酒泉钢铁公司”派人来县上招收工人。那时,梁石头不知“深浅”,他也应招报了名。经过政治审查和首轮目测后,梁石头第一个就被招工的选中了。他来到酒钢后,一月五十多元工资,一天上八小时班,吃得是细米白面,和老家杏树坪相比,好比一步跨进了人间“天堂”!可是,他这个从没出过远门的陇东汉子,却没有这种福分,上班不到一月时间,他就嚷嚷着要请假“回家探亲”,当然遭到了拒绝。那时,他满脑子装的都是杏树坪的山山水水,日夜思念的都是杏树坪的土窑洞和父老乡亲,当然还有他那新婚不久的俊俏媳妇。后来,梁石头想家想得几乎要发疯了!一有空,他不是吼老秦腔,就是偷偷哭鼻子,上班懒懒散散,人也像得了一场大病似的.....

         一天晚饭后,梁石头独自从集体宿舍里溜了出来。他一口气跑到工厂外面,对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跪在莽莽苍苍的戈壁滩上,遥望着家乡的东方,放声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从那晚上起,他便下定了决心:“哼!无论当工人多美,挣钱再多,天堂再好,它也比不上俺杏树坪!垂子毛,我这份洋罪不受了,明天就走!......  ”第二天,梁石头给车间主任丟了一句话,二话没说,他便背起行李卷,离开了嘉峪关。

        梁石头从酒钢公司回来后,杏树坪的生产队长职务还是空着,村里没人愿接,也没人敢接。嗨!看起来,他梁石头天生来就是块当“队长”的料,杏树坪生产队离了他不转,非他出马不行!于是,他又接过了这顶卑微的官帽。

       1958年,全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炼钢”的“大跃进”运动。那一场运动劳民伤财,得不偿失,老百姓钢没炼出来,反而毁掉了一年的庄稼收成。1959年初,我国实现了“人民公社化”不久,人们还没有从“共产主义”的美梦中清醒过来,“集体食堂”的大锅饭也没吃上几天,一场空前严重的大饥荒,骤然降落到了全国人民的头上!那时候,“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再加上“老大哥”逼债,“抗美援越”,“支援世界革命”,国家对粮食的缺口越来越大。无奈之下,政府只有对农民生产的粮食横征暴敛!那时候,农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被国家征购得所剩无几。农村社员群众的口粮标准低得可怜,遇到青黄不接或是天灾人祸,他们反而要吃“回销粮”、“救济粮”,平时“瓜菜代”、饿肚子,甚至过着吃野草、啃树皮的悲惨日子,广大农民群众却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在全国性的三年大饥荒中,“四种病”在农村猖狂流行,社员群众饿得皮包骨头,老弱病残者性命难保,饿死者难以计数。

         在那场罕见的大饥荒中,杏树坪生产队的耕地多是山坡梯田,还有少部分的河川地。离村子北边约四里路,有一条叫做“獐子崖”的荒山沟,弯弯绕绕有几里长,荒无人烟,是本队的封山育林区。那里山大沟深,林木茂密,很少有人进得去。那时候,梁石头和社员群众们商量后,决定抽调队里的三分之一劳力,在獐子崖开荒种粮,偷偷给社员群众谋福利,填饱了大家的肚子,保全了全村人的性命。山高皇帝远,县上那些大干部高高在上,习惯于打电话、听汇报,更是让“抢救人命”的紧急任务搞得晕头转向,哪有功夫关注一处毫不起眼的獐子崖呢?大灾之年,杏树坪人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梁石头采用瞒天过海的“欺骗手法”,“违背”党的路线政策,瞒过各级领导的耳目,创造出了一个抢救人命的人间奇迹!

       1960年春天,在县委主持召开的“全县农村三级干部会议”上,张书记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彭德怀反党集团的处理意见”的中央文件,根据文件要求,决定在全县开展一场“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思潮”的政治运动。在那次“反右倾”的动员会上,张书记结合全县救灾、抢救人命的实际情况,列举了本地“右倾机会主义思潮”的种种表现。他讲道:“我们县有些地方,特别是偏远山区,社员群众私自开挖小片荒地,偷偷摸摸地种植洋芋萝卜和粮食作物,这是一条资本主义道路,也是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想表现!我们要坚决杀住这股歪风邪气,认真调查,果断处理,决不手软!......”梁石头听到这里,他吓得浑身冒汗,不禁打了个寒战!他知道:杏树坪偷偷开荒种粮的事情,一旦暴露出来,那可是重大的政治案件,非蹲大牢不可!......就在那次会议上,在分组讨论中,不知谁对国家的“粮食征购政策”不满意,说了一句“杀鸡取蛋”的讽谅话。那句话,当场被定为“右倾言论”,那人立刻遭到了猛烈的批判斗争,听说还要交公安部门调查处理呢!......可怕呀,简直是太可怕了!第二天下午,会议结束了。那两天,梁石头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也没心事到县城百货商店里瞅一眼,更是把媳妇托他买白布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他便风风火火地起程赶回家了。

         梁石头从县城出来,走过城北河大桥,绕过庙嘴梁,再穿过马莲河大桥,沿着马莲河北川山下的那条小路,大步流星地往前赶。这些年来,梁队长先后经历过“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整社”、“反右派”、“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反右倾、拔白旗”......还有当前这场“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政治运动,他亲眼看到这些政治运动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好多人被整得妻离子散,家败人亡!......他一想到自己带领社员去獐子崖开荒种粮,这不就是张书记会上讲的“右倾机会主义的罪行”吗?...... 这时,他越想越害怕,心跳得越发厉害,就像擂鼓似的!他对个人的安危倒没什么,但他一家老小、婆娘娃娃能不操心吗?......

       在夕阳的映照下,马莲河川的山梁上,背阴处残雪斑驳,四周还是光秃秃的一片。河水还未解冻,恰似一条蜿蜒的银龙。川道里平展展的麦田,麦苗依稀可见,还没开始返青。一阵寒风吹来,路旁的荒土坡上,干枯的蒿草迎风颤抖,一派凄凉。举目四望,到处还斗是灰蒙蒙的残冬景象。

       这时, 梁石头低着脑袋,心事重重地向前迈着大步,头顶如同压了一座大山!突然,他停下脚步,站在麦田旁边,解开棉袄扣子,双手插腰,对着马莲河川,猛一声吼起了他的老秦腔!......那一声吼叫,真可叫过瘾!粗犷豪放的嗓音,直冲云霄,在河谷中久久地回荡起来......

       梁石头回去后,社员们知道了这件事情。第二天,乡亲们把一块签了他们名字、盖了血指印的白布,交给了梁石头,紛紛说道:“老队长!咱们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要坐牢,要杀头,大家都来陪着你!”......后来,梁石头和杏树坪群众同甘苦、共患难、风雨同舟的动人故事,终于感动了苍天。在那个阶级斗争搞得轰轰烈烈的火红年代里,这件大事杏树坪人一直守口如瓶,成了外人从不知晓的一件秘闻轶事。

       ......。

       时间一恍,十年过去了。

       从全县轰轰烈烈的“社教”运动,到这场惊心动魄的文化大革命,虽然县上的领导干部换了一批又一批,公社的领导干部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是在杏树坪,那个比芝麻粒儿还要小的卑微官职——杏树坪的生产队长,依然还是好多年前的老队长梁石头。

       

                                                                                     2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