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 黄楼梦: ( 4 )  

2013-06-05 13:22:3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4


       寒夜,明月高悬,稀星闪烁。

       滨河路旁的带状花园里,花木凋零,疏枝凌空,唯有那一排排修剪成球状的冬青树、园锥形的松柏树,如球似塔地挺立于清淡素雅的月色之中。地面和树枝上的残雪,月光下亮晶晶的,闪闪发光。黄河水,带着她那晃动的光束与光斑,悄悄地流向远方。河对岸,一轮古朴的兰州水车,隐隐显示出它轮廓模糊的高大身影。桥头附近,一家歌舞厅里的摇滚音乐,高亢激越,节奏强烈,远远传来,给这寒冷的冬夜增添了几分喜悦欢快的气氛。

        这时候,一对青年男女,沿着滨河路带状花园旁边的人行道,信步向这边走来。今晚上,没有一丝风,月光如水,寒澈中流露出难得的一丝温馨。这对男女青年,他们神情拘谨,步态慲跚,俩人拉着一段距离,大半天不说一句话,听到的只有“唦唦”的脚步声。他俩默默地走了一程,还是姑娘首先停下脚步,打破眼前的尴尬局面说:“鲁虎哥!明天,我就要出院了。我妈说,在出院以前,一定让我亲自向你道一声谢,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谢啥唦?” 鲁虎他停下脚步,看一眼对方,赶忙又把目光转向了那棵塔松。 大半天,他才说道:“事情都过去了,还提它做啥?再说,我的水性好,那天不管是谁落水遇难,我都会全力救助的。哎,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小伙子心肠直,说话从不拐弯抹角,有啥说啥。

        “我叫韩梅。韩信的‘韩’,梅花的‘梅’。”姑娘说:“那天,我都告诉过你了。往后,就叫我‘梅’好了。这回,你该记住了吧?”

       鲁虎不好意思,有点口吃地:“哎。记,记住了。”

       姑娘又说:“我妈说了,她在病房里见过你,了解你。我和我妈都挺喜欢你的!”

       “我嘴笨,是个粗人,没啥可咵的。”鲁虎说:“啊!对了,我想起来了 ,你妈文质彬彬的 ,有文化 ,说活有水平。看样子 ,她是一位教师吧?”

      “嗯,你眼力不错。”韩梅点头说道。

      “韩梅!那天,你妈问了我好多的事情,刨根问底,好像调查什么,我也挺纳闷的。”

       姑娘咯咯一笑。

      “你笑啥?......”

       “我想笑嘛。”姑娘把辫子往身后一甩,望着空中那轮明晃晃的月亮,嫣然一笑:“虎子哥!你想知道我妈调查什么吗?”

      “哎。快说!”

      “我妈呀,调查她的女婿呗!”说后,姑娘害羞的把脸藏到一边。

      “你,你开啥玩笑?”

      “不!我说的全是实话。”

      “啊 ?......你是你妈的闺女,我是你妈的女婿?”

      “没错!”

      “我是个穷工人。”

      “我不嫌!”

      “我家穷。直到今天,我一家四口人,还挤在一间小土屋里......”

      “我不在乎!”

      “我一天到头只会抡板斧,拉大锯,下苦力,没别的本事!......”

      “我愿意!”

       “不 ,不!....... 我,我真得配不上你 。你跟了我,以后会后悔......”

      “虎子哥!” 姑娘顾不得害羞,上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肘儿......月光下,她那双明晃晃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珠儿:“你,你难道还信不过我?......”

       “不,不!你容我好好想一想......” 鲁虎用手指抓着自己的头发,真诚地说:“ 今后的日子,长得很哪!你想过没有?你跟了我,以后会吃苦受罪的 。我咋能......”

       “不会的!” 姑娘斩钉截铁地:“就是吃苦受罪,我也心甘情愿!”

       “韩梅!这是婚姻大事,俩人过一辈子,决不是开玩笑的!这你懂吗?......”

        “懂,我懂!......”女孩子至高无上的自尊心,是不容沾污的!这时,韩梅主动向男孩子抛出的那颗爱心,就像“公主招亲会”上抛出去的那一只“绣球”,没有得到鲁虎热情的回应,顿时让她蒙羞,心里觉得非常委屈和难受。因此,她的回答,语调比石头还硬!这时候 ,她心如刀绞,犹豫了片刻,两眼含着泪花儿,突然说出一句让鲁虎感到震惊的话来:“虎子哥!那天,你不该救我,还是让我死了的好!......”说着,姑娘又嘤嘤地哭泣起来了。

       “糊涂!你胡说些什么呀?” 鲁虎上前一步,两手紧紧抓住姑娘的双肩,用力摇着说:“你咋能说这种话?你咋这样傻!......”

      “不!虎子哥,我说的全是实话......”此刻,严酷的生活现实,日常难以承受的精神压力,犹如大海里的滚滚波涛,骤然向姑娘袭来!......在这一波接一波翻卷的浪涛面前,韩梅显得是那样的懦弱无力 ,而且是那样的可悲可怜,她没有一点的应对能力和办法,只有恐惧、颤抖与哭泣......

       “梅,不要怕!”鲁虎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紧握拳头,铮铮有声地说:“今后,你生活中不管遇到了什么困难,除了票子,我都会尽力帮助你,全力保护你的!”

       鲁虎的话,犹如一声炸雷,响徹在韩梅的耳边!这时候,噩梦中的姑娘,突然像那天在黄河里死死抱住鲁虎的身子那样,一下子搂住他粗壮的脊背,将她的脸面紧贴在他的胸脯上......显然,姑娘的情绪过于激动,使她有点失态了。是的,此时此刻,对于一个整天担惊受怕的女子来说,眼前的鲁虎哥,不就是她心目中的那棵参天大树吗?不就是一把替她遮风挡雨的伞吗?......少许,韩梅醒悟过来,她觉得心脏“咚咚”直跳,脸蛋儿也感到发烫起来了......于是,她赶快松开鲁虎,无地自容地退到了一边......

        其实,在生活中,韩梅决非那种轻浮的世俗女子,而是一位有家教、有修养,性格内向的柔弱姑娘。她从小就生活在一种冷酷无情、令人胆战心惊的生活环境中。文革中,父亲被赶入煤矿底下劳动改造,含冤而死;母亲被逼迫改嫁,身心惨遭揉躏;她的童年就没有快乐,没有安全感,亲身经历了一幕幕撕心裂肺般的人间悲剧,幼小的心灵遭受了一次次难以形容的沉重打击!长期的磨难,使她养成了一种愤世嫉俗的孤傲性格,少言寡语,极少与人交往,硬是把生活中的不幸、痛苦和仇恨深深地埋在心底。生活中的屈辱和苦难,她无言应对,难以理解,无法承受,但又只能是逆来顺受,默默忍耐,终日以泪洗面,过着忍辱负重、苟且偷生的悲惨日子。那时,她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心理早熟,比一般孩子、甚至比有些大人懂得都多。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周围几乎全是一些陌生的、不怀好意的人群,人间没有爱,没有亲情与真情,只有无休止的斗争、迫害与仇恨!面对冷酷的生活现实,她的两扇心灵之窗,除了母亲之外,早就对所有人关闭起来了,而且关得严严实实!她感到:自己非常无奈、孤单和可怜,心灵深处没有阳光、没有温暖 ,空气稀薄,完全是一座冰窟。在她看来:人类社会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同狼吃羊、猫吃老鼠、大鱼吃小鱼!他们母女俩,就像两只游动在海洋里的小虾米,四周暗藏着无数的杀机,到处都是想要吞噬自己的各种鱼类,其中不乏性情凶猛的大鲨鱼!面对苦难,她和妈妈没有办法应对,更无法逃避,只能无奈的沉默、忍受和哭泣,甚至也只能以“死”来表达他们的愤怒和反抗!......但是,自从韩梅被鲁虎从黄河里救上来以后,她在获得第二生命的同时,思想观念也开始发生了变化。这时,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像鲁虎这样的好人!人类的人性还没有完全泯灭,人间不仅有爱,还有非常珍贵的亲情与真情!从此,在寒梅的心目中,鲁虎这位普通的工人,不仅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她心中的一轮太阳!与此同时,她心灵深处的冰雪开始渐渐融化,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一切都都在发生着变化......说实话,今天晚上,是韩梅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个夜晚!她仿佛觉得自己即将“破茧而出”,由一只僵尸般的“蛹”,变成一只翩翩起舞的“飞蝶 ”!......

       韩梅想着自己的心事,半天不语,这倒让鲁虎心里着急起来了!这时,他顾不了许多,赶忙抓住姑娘的手,急切地问道:“寒梅!你生活中到底有些啥难处?为啥要自寻短见呢?......平时,我最讲哥儿们义气了。为了抱打不平,为了朋友,我甘愿两肋插刀!今后,你有啥难处,只需招呼一声,我会全力帮你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又觉得:自己刚才说的有些不妥:“笨蛋!这不是揭人家的伤疤吗?这不是给人家的伤口上撒盐吗?哎,真是的......”鲁虎想到这里,急得他抓耳挠腮,竟然不知所措了。

        这时,鲁虎那句勇于“抱打不平”、为朋友敢于“两肋插刀”的话语,如雷灌耳,深深地震撼着姑娘的心!这句话,她听着不仅觉得亲切感人 ,而且铿锵有力,怎能会不让他动心呢?这时,韩梅断然做出了决定:今晚上,她要向虎子哥敞开自己的心扉,把他苦难的身世、包括所有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倾吐出来。因为,她相信:鲁虎,是她今生今世最值得爱的、最值得信赖的男人!

       姑娘未曾开口,先是一阵痛哭......

      “梅!哭吧,你就打声痛哭一场吧,把憋在肚子里的苦水全都吐出来!这样,你心里会好受一些的。”鲁虎紧紧握住姑娘的双手说道。

       韩梅一家是江苏扬州人。父亲寒凌云早年留学法国 ,解放初期回到祖国,曾是兰州大学物理系著名的教授。早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 ,他在核物理学的基础研究方面造诣颇深 ,一部《论核聚变与核裂变》的学术专著,曾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一举挤身于“新中国最年轻的核物理学家”的队伍中,成了一名出类拔萃的科技人才。后来,他调到新成立的“ 中国科学院兰州分院的 ‘ 核物理基础理论研究所 ’ ”,从事核物理学的基础理论研究工作。一九五七年,在轰轰烈烈的“反右派”斗争中,他被打成了“极右分子”。后来,他的命运急转直下,被下放到阿干镇煤矿,成了矿区中学的一名物理教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又被遣送到矿井底下进行“劳动改造”,过上了终不见天日的悲惨生活。一九六八年,在一次矿难中,韩凌云和两名矿工被塌方活埋,含冤而死,其状惨不忍睹!事后,矿区对那两位遇难的矿工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安排了善后事宜。但是,对这个“极右分子”,矿区当即派了几名村民,用一张草席裹身,草草掩埋了事。

        韩梅的妈妈杜丽萍,早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学院,她是“金城第一中学”的一位化学老师。韩凌云才学出众 ,在学术界名声斐然;杜丽萍才貌双全,尽显江南女子的靓丽风采 。他们的婚姻,真乃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然而,韩凌云被打成“极右分子”后,他不仅毁了自己,而且也毁了整个家庭,给家人带来了一连串的灾难与横祸!在阶级斗争年代,死掉一个右派分子,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何足挂齿!那时,杜丽萍得到丈夫遇难的消息后,她便带着女儿火速赶往矿区,但是,她的丈夫早已是“死不见尸”了。母女俩来到一条荒山沟,面对一座新坟,他们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后来,妈妈知道父亲死的冤枉、死的悲惨,临终只裹了一条席子,作为妻子,她怎能够对得起自己的丈夫呢?于是,她向组织提出申诉:“请求组织重新安葬父亲,即使由自己承担一切经费,也在所不惜。”但是,妈妈的申诉,不仅遭到了严正的拒绝,而且还让她揹上了“公然为右派分子鸣冤叫屈、妄图替右派丈夫翻案 ”的政治罪名。妈妈回到学校后,当即遭到“停职隔离审查”的政治处罚,三天两头挨批斗,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那时候,母亲和韩梅所面临的形势十分的险恶和严峻。学校革委会的刘主任,是一位思想极“左”、心狠手辣的家伙,是“响当当的造反派”。当时,学校虽然说是“复课闹革命”了,上级还派来了“工宣队”,但是派性矛盾依然十分尖锐,武斗事件时有发生,学校秩序混乱不堪。那天,刘主任找妈妈进行训话:“杜丽萍!如今摆在你们母女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悔过自新,从灵魂深处和右派丈夫的阴魂一刀两断,彻底和他划清政治界线。因此,你必须马上改嫁,以实际行动证明你已经和丈夫的阴魂划清了政治界线;第二条是:下放河西走廊的农村 ,参加生产劳动,实行群众监督下的‘思想改造 ’,永远不得返回兰州城!何去何从,你必须在半个月后做出决定!”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好的政治陷阱,摆在了母女俩的面前......

        韩梅说到这里,悲愤至极,嗓子哽噎,她开始泣不成声了......

        听着韩梅痛说她的悲惨家史,鲁虎两眼直冒火星!他紧紧地握着拳头,仗义执言地对韩梅说:“韩梅,说下去,你把憋在心里的苦水全都倒出来!”

        韩梅抹一把眼泪,镇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叹息一声,继续说起她们家庭辛酸的往事来......

        那时,市革委会给金城一中派来了一支“工宣队”(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帮助学校搞好“斗、批、该”和“复课闹革命”。工宣队长名叫崔勇,是“兰州矿山机械厂”的一名锅炉工。此人个字低矮,头上没几根头发,一脸横肉,一只酒糟鼻子,时常瞪着一双恶狠狠的眼睛。他没有文化,从小就喜欢大碗喝酒,性情火爆,语音粗鲁,经常脏话骂人,人们背后都叫他“藏獒”。藏獒,是藏族民间喂养的一种性情非常凶猛的狗。崔勇早年丧妻,留下了一个不争气儿子。因他嗜酒如命,还偷偷赌博,所以家境贫困潦倒,一直没能续弦再婚。这家伙来到学校后,他特意讨好学校革委会的刘主任,俩人经常一起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其实,藏獒讨好刘主任,倒不是为了“革命工作”,而是为了一个女人,“癞蛤蟆想吃特肉”!那时候,母亲都四十来岁了,但她依然容貌秀丽端庄,风采耀眼。藏獒来到学校后,他第一眼就盯上了母亲,背后对她垂涎三尺!不久,父亲残死后,藏獒喜从天降,他乐得喝了一夜的酒,竟借着酒疯大唱起来......

        转眼,半月的时间到了。那天,刘主任传妈妈到他的办公室,再次训话,进行施压威逼。

       那些天,妈妈整天愁眉苦脸,眼泪汪汪。她想来想去,想得最多的还是宝贝女儿的前途。她想到:她们母女俩若是去了河西农村,女儿这辈子就彻底的完了!韩梅,是她和凌云唯一的女儿,这叫她怎么向丈夫交代啊?......为此,妈妈断然做出决定:不管如何,她们母女俩必须留在兰州!至于“再婚”,她准备施展拖延战术,以拖待变。妈妈的主意已定:她要对得起死去的丈夫,一定让他的冤魂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其实,藏獒和刘主任这两条恶魔,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共同策划下了这个政治圈套。当得知母女俩决定留在兰州后,刘主任假公济私,亲自作媒,威逼妈妈在一周之内就和藏獒结婚。在万般无奈之下,妈妈提出了先决条件:她和藏獒的“婚姻”,只能是一种“有名无实”、“井水不犯河水”的婚姻。对此,男方永不得反悔!如果不能满足这个条件,她只能以来“死”表示愤怒和抗议!后来,双方僵持不下,最终互相让步,打成了协议:妈妈同意和藏獒“再婚”;藏獒在协议上签字。第二天,他们母女俩来到阿干镇煤矿,跪在爸爸亡灵的坟前,嚎啕大哭,一家人诉说

 着衷肠...... 

         藏獒按照妈妈的要求,他们没有举行仪式、简单地“再婚” 后,没过几天,藏獒他便原形毕露、开始反悔了。原先,他以为:等 “生米煮成熟饭” 后,家里的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是,藏獒万万没有想到:杜丽萍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倔犟女人!人家把他这个锅炉工 ,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更不要说“ 放在心上 ” 了!那些日子,藏獒好多次使出死皮赖脸的手段 ,企图推翻协议,强占母亲的便宜。但是 ,他都被母女俩从房子里给赶了出去,美梦落空,叫他碰了个“钢钉子”!后来,藏獒恼羞成怒,拼命喝酒 ,三天两头耍酒疯 ,闹得鸡犬不宁!藏獒在一次酒疯中,他居然摔碎了爸爸的玻璃像框。这下,他戳了“蚂蜂窝”,闯下了大祸!母女俩和藏獒撕打成了一团 ,双方都是伤痕累累 。那次,妈妈住院多日,伤情方才痊愈 。此后,母女俩搬出了学校,借居在学生家里 ,日子才算比较安定了。后来,藏獒终于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才打消了他的幻想,不再对对妈妈纠缠了。

       不久 ,“工宣队”卷旗收兵了。但是,藏獒凭着他和刘主任的似人关系,留在了学校,当了一名看门打杂的勤杂工 。那时,藏獒嗜酒如命,经常喝的烂醉 。平时 ,他还喜欢赌博,没有赌资和酒钱了,他就向人借钱举债 。他还有个十五岁的儿子,别看他人小 ,那可是一个五毒俱全的坏小子!平常,她知道从爹那里要不到钱,他就开始偷人、偷家里的东西;再后来,他就和社会上的那些流氓无赖结成了团伙儿,四处流窜作案。哎!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 !

       一九七九年,爸爸的冤假错案,终于给平反招雪了。组织上在落实政策时,给爸爸发放了一笔抚恤金 。事后,妈妈把这笔钱珍藏了起来 ,准备留给女儿将来上学使用。藏獒父子知道这事后,整天想方设法威逼着妈妈要这笔钱,闹得全家不得安宁......

       听着韩梅姑娘的泣诉,鲁虎气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不住地搓着那双粗糙的大手,说道:“韩梅,阿姨她为啥不提出离婚?彻底和那条恶狗一刀两断呢?”

       “没用的。”

       “为啥?”

       韩梅气愤地说:“我妈一直向有关部门提出离婚申诉。早先,因为爸爸是右派分子,根本就没人管这事,生怕惹上什么麻烦。后来,爸爸平反了,但藏獒那条恶狗坚决不同意离婚,一直拖了下去 。再说 ,那时,公法检也在整顿,职能也不健全。再后来,藏獒托了一位什么亲戚,是省上的一位高官,官官相护。所以 ,妈妈的离婚案子,长期没人过问 。哎!为这事,妈的眼泪都哭干了!......”

      鲁虎追问道:“那后来呢?”

      寒梅哽咽着说:“前些年,藏獒屁股后面久了一大堆债。这畜牲,他对我恨得要死!后来,为了还债,为了报复我,他就偷偷把我......”

      “他要对你怎么样?快说!......”鲁虎急忙插嘴问道。

      “藏獒背着我们母女俩,偷偷以万元的身价,把我抵押给了姓陈的那个赌棍。”韩梅哭泣着,继续说:“藏獒还和他儿子互沤一气,动用几个地痞流氓,准备在放学时,对我进行绑架!那天中午,我放学回来,远远看见我们借住的家门口,有两条彪形大汉在溜哒着。这时,妈妈远远地看见了我,她突然发疯似地把一个陌生人推出门外,拼命地呼喊道:“你们不能抢走我的女儿!快来人呀,他们要抢我的女儿啦!......”妈妈一边呼喊,一边向我招手示意。

        鲁虎急忙问道:“那后来呢?......”

       韩梅说:“我赶紧拐进了一条巷子,来到别的街道,扒上了一辆公共汽车,逃出了虎口。后来,我独自来到了黄河边,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我望着滚滚黄河,觉得走投无路,我就跳进了黄河......”

       鲁虎听到这里,她一把扯开棉袄钮子,拍着胸脯说:“韩梅,你就放心吧!今后 ,有我在,看哪个王八蛋再敢欺负你们母女俩?他娘的,当今的世道 ,就是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柿子专挑软的捏!这样吧,抽空我先去会会藏獒那一条恶狗 ,再用拳头教训教训那个姓陈的赌徒,叫他们知道我鲁虎的厉害!”年轻人说话,铮铮有声,铿锵有力。

      “虎子哥!” 韩梅忙说:“ 这事你不能插手!那帮人 ,全是流氓无赖,你斗不过他们的。”

        “放心吧!”鲁虎大声说道:“我也有几个弟兄哥儿们。我们专和坏人斗,专门抱打不平!”

        “虎哥,这事你还是不能管。”

        “为啥?”

        “藏獒要是问你:‘你有啥权力管我们家的事?’ 你该咋回答呢?”

        “我......”鲁虎抓头挠腮,无言回答。半天,他突然说:“我说,我是你们家的亲戚。”

      “不成!这事,你瞒不过藏獒的。因为我们家是南方人。”

      “我就说......” 

      “说呀!......”

      “我就说,我是你的男朋友。”鲁虎说后,他赶快把脸扭到了一边。

      “虎子哥!......”闻声,韩梅眼前闪起了一道亮光!心头激荡起一朵朵浪花来......后来,她两眼含着泪花儿,一下子扑到了鲁虎的怀中!......

       天上的月亮,既大又圆,璀璨明亮。

       这时,兰州这座美丽的城市,沉浸在梦幻一般的月色之中。远处 ,城市的万家灯火 ,化作一派辉煌 ,隐约勾画出那些高楼大厦的模糊身影。桥头的歌舞厅里,一首迪斯科舞曲的音乐旋律飘扬过来,它那欢快跳跃的音符和强烈明快的节奏感,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迸发出青春般的激情和活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