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黄楼梦(7)  

2013-06-17 10:39: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7

 

        入夜,兰州繁华的酒泉路上,灯火通明,人群穿梭,车水马龙。

        悦宾楼大酒店,是一座现代化的仿古建筑。四层楼宇,绿色琉璃瓦的大屋顶,画梁雕栋,斗拱飞橼,显得古朴典雅,豪华气派。夜晚,悬挂在门面上方的那块标识着“悦宾楼大酒店”字样的霓虹灯招牌,不时闪烁、变幻着它那绚丽的迷人色彩,格外引人注目。这座大酒店,是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初期,在支援祖国大西北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中,从北京整体搬迁到兰州来的一家“老字号”的大酒店,经营正宗的京菜,在当地乃至大西北都享有盛誉。酒店座落在酒泉路一条十字街口的东南角,门前是一个宽敞的停车场,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轿车。酒店大门口两旁,站立着一对打扮时髦、楚楚动人的迎宾女郎。她们望着进进出出的人群,不住地点头哈腰,给人们送去一声声道谢和满脸恭维的笑容。

       这家酒店的一楼,是一座大型的宴会厅,装饰得豪华气派,四组大型水晶宫灯把整个大厅映照得一派金碧辉煌。今晚上,大厅里宾朋满座,人头攒动,喧闹声不绝于耳。那些年轻的男女服务员们,穿戴着一色的工作衣帽,端着盛满各样菜肴的托盘,提着茶壶,或是推着装满盘盘碟碟的推车,迈着轻盈的脚步,穿梭于大厅里的餐桌和人群之间,忙得不可开交。大厅内,人头攒动,人声吵杂,热闹非凡。

       从大厅正中对面宽敞的楼梯上去,二楼的中央厅,是一处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服务台,玻璃柜橱内摆放了各种烟酒、饮料等物品,柜台前面端坐着一位巴台小姐。两边分别是一道装修考究的长廊;走廊两边,是一间间的大小包厢,其中还有一些挡次更高的豪华包厢。

        在一间豪华包厢里面,许发禄厂长一家三口和广州客商小赵,围坐在一张黑漆贴花儿的圆形仿古餐桌旁边,满面春风地品茶、抽烟、磕瓜籽,笑语不断。一具莲花造型的漂亮灯饰,悬吊在餐桌上方,散发出一种橘黄色的柔和灯光。屋内,江南丝竹的轻音乐旋律,悠扬动听,轻轻回荡,充满了温馨宜人的祥和气氛。旋转餐卓上,摆放着八只下酒凉菜的大拼盘。一位服务小姐,给人们面前的酒杯里一一斟满了酒,这才笑容可掬地对客商说道:“先生!遵照您的分咐,我先退下了。有事,请按电铃。谢谢!”她指了指墙上的电铃开关,款款走出门去,反扣上了房门。

       今天, 这位年轻的广州客商面带笑容,英姿焕发,踌躇满志,他决心要和许厂长好好地周旋一番,拿下合同订单,做成他手上最大的一笔生意。这份合同的成败,将直接决定着他今后的人生命运!因为,对他来说,这一笔生意,就能让他赚到十多万元的惊人收入!有了这笔钱,他在广州就可以创办一家自己的公司,实现他宏伟的人生理想!到那时,他赵宏智就是这家公司的“总裁”了。届时,他高高在上,呼风唤雨,那是何等的威风荣耀啊!......想到这里,他那白白净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付灿烂的笑容来。这位商界上的新秀,深知“投资”与“回报”之间的奥妙关系!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对这场酒宴及其事宜,不仅提前下足了功夫,精心进行了筹备与安排,而且今天他还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他穿一身笔挺的藏蓝色的毛料西装,打一条紫红色的真丝碎花儿领带,戴一付金丝眼镜,皮鞋擦得油光闪亮,使他显得风度翩翩,落落大方。这时,他站起身来,端起一杯法国白兰地,来到许发禄面前,恭敬地环视一下大家,用他浓重的广东口音说:“尊敬的许厂长,尊贵的阿姨、许小姐:今天,我受‘广州金穗木材加工板材总公司’总裁的委托,特意向尊贵的许厂长您,向您的家属,表示本公司最深切的谢意和最诚挚的慰问!在过去的一年中,承蒙许厂长的关照,我公司与贵厂签订了大宗的板材供货合同。此间,我们双方合作的非常满意愉快,经济效益显著提升,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互利双赢。今晚上,我代表我们总裁,在此举办小型家宴,以表示对厂长您的感激之情。现在,我提议:为许厂长的飞黄腾达,步步高升,为阿姨的身体健康,为许小姐的锦绣前程,干杯!”

       客商和大家一一碰杯,同饮了第一杯酒。

       这位年轻的客商,看着许厂长那付不冷不热的面部表情,深知其中的奥妙。于是,他决定首先亮出自己的第一张“底牌”。这时,他放下酒杯,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来一只公文包,打开拉链,从中取出四沓子整整齐齐的人民币,恭恭敬敬地放到许发禄的面前,说:“许厂长!一年来,您为咱们双方的合作操心费力,劳苦功高。这是本公司特意给您的四万元酬金,请您笑纳。”

        突然,许发禄的眼前一亮!在哪个年代,四万元人民币,那可是一笔巨额的收入!他笑眯眯地拿起两沓崭新的钞票,互相拍了拍,说:“小赵,看来你们公司还是蛮讲信誉的嘛。那好,按照咱们私下的约定,我就不客气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公文包。

       客商接着说道:“我们金穗公司,是广州知名度很高的一家大公司。‘讲诚信’,‘守信誉’,是本公司遵循的座右铭。今后,咱们合作的道路既宽广又漫长,请厂长您放心好了!”说到这里,他用两手食指和拇指的指尖,拿起一只焦黄焦黄的大螃蟹,放到厂长面前的盘子里,说:“许厂长,请!”

     “嗯,谢谢。”许厂长的脸上有了笑容。

       紧接着,客商又把另一只螃蟹往老女人面前的蝶子里放,只见对方摆着双手说:“小赵,我这辈子,从没吃过这种东西,也不知道咋个吃法。再说,我这牙也咬不动,还是吃点别的凉菜吧!”

      “唉唉,......大妈喜欢吃啥,自己动手,您千万别客气!”客商说着,顺手把那只螃蟹放到了玉婷面前的盘子里:“许小姐,您请!”

      “谢谢。”玉婷望着客商,嫣然一笑。

        许厂长揭去了大螃蟹的硬壳,用筷头儿挟起一小块蟹肉,在一只调料蝶子里濽了濽,然后递进嘴里,慢慢咀嚼,细细品尝着它那鲜美的味道。停了一会儿,他摇头晃脑地咵口说:“嗯。好!不错,够味儿......”

        客商见状,赶忙趁机插嘴问道:“许厂长,咱们那天说的事情,您想好了没有?”

        许发禄故意问道:“啥事?”

      “咱们续签合同的事呀!您忘了?......”客商赶忙再倒上一杯酒,双手举到许厂长面前:“小赵再敬您第二杯酒,一定要喝哟!”

      “啊?......”这时,许发禄眼珠子一转,他把递过来的酒杯放下,装模作样地说:“你这小赵,那天不是给你说清楚了嘛。这事,我一个人作不了主,我们要权衡利弊,开会研究以后才能决定。说实话,这要看哪家客商的供货条件更优惠嘛!”

        客商心里暗暗骂道:“这头土驴,脑袋瓜还蛮狡猾的。哼!......我不信攻不下你这碉堡!”想到这里,他重新端起那杯酒,来到厂长面前,满脸推笑地:“许厂长!今天,您看得起我小赵,作为晚辈,我从内心感激不尽。这是小赵敬您的第二杯酒!”

       “  好!恭敬不如从命。”许厂长接过酒杯,脖子一仰,一饮而尽。

       “好酒量,许厂长到底是个痛快人!在我们广州,亲朋好友聚会,敬酒是要连敬三杯的。”客商说着,又满满斟了一杯,双手递到许发禄的嘴边:“三连高升,请!”

        “嗯,今天的酒,确实是好酒,就是酒杯大了点。好!这份人情,我领啦!”许厂长又喝干了一杯。

       “许厂长,您吃菜!这是凉拌猪肝儿,尝尝口味怎样?”客商说着,忙给挟菜。

        三杯白兰地下肚,许发禄的脸上泛起了红光,话语也多了起来:“小赵,你人年轻、聪明、能干,前途无量。说实话,我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咳!我手下要是有你这样的人才,就......”

       “您过奖了。”客商打断对方的话茬,恭维地说:“您是我小赵的老前辈,在商道方面,我得好好向您学习才是。许厂长!续签合同的事,咱还可以商量嘛,您说是不是呢?”

      “长期合同,我方不签。咱们只谈一年期的合同,你说怎么个商量法?”许发禄点上一支香烟,笑吟吟地把“球”踢给了对方。

      “依我说,明年贵厂板材的进货量若能增加两成,我给您五万元操心费,签订合同时一次性付清。怎么样?这条件够优惠了吧?”客商拍着胸脯说。

         许发禄挟起一块凉菜,放到嘴里,咀嚼了半天。后来,他说道:“笑话!说来说去,你们公司开出的条件,还不是和去年一样嘛!我们还要权衡一下......”

         精明的客商,深知商场上的交易谈判,就是玩“挤牙膏”的游戏。挤牙膏,只能是一点点往外挤,有时还要故意停一停,等待时机。这时,他想,亮出第二张“底牌”的时机成熟了。经过调查摸底,他在得知许厂长身边只有一个宝贝女儿时,开始偷偷地笑了。他提前做了准备,决定下足功夫,一定要把这位千金小姐拉到自己的手上,让她替自己冲锋陷阵,说服她的爸爸。这样以来,她爸爸的这座“堡垒”,便会不攻自破。那么,怎样才能让姑娘听从自己呢?......一是爱,二是情,是爱情!对,爱情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为此,他觉得自己必须像蜘蛛那样编织一张大网,设法把猎物牢牢套住,让她听从指挥,乖乖地为自己效劳。为了实现这一计划,他事先曾做了精心的布局和安排......

       这时,年轻客商从皮包里拿出一只精致的首饰盒,来到玉婷姑娘跟前,故意用一种挑逗的目光望着她的脸庞说:“许小姐,这是我从广州特意给妹妹带来的一条黄金翡翠项链,不知小姐你喜欢不喜欢?”说着,他打开首饰盒,双手捧到姑娘面前,就像一种“求婚”礼仪似的。

        玉婷姑娘伸出她那纤细的手指,从手饰盒里提起一条金璨璨的黄金翡翠项链,两眼露出一种惊喜的光芒,几乎是欢跳着说道:“喜欢,喜欢,我当然喜欢喽!这位大哥,您尊姓大名?”

       “  我叫赵宏智。”客商从姑娘手里接过项链,指着上面的绿宝石坠子说:“这枚翡翠宝石,是产自缅甸的上乘精品,犹为珍贵。来,我给妹妹戴上,让大家看看!”

        姑娘应声脱去外套,露出一身黑色的毛料春秋服装。姑娘伸出了她那白皙的脖颈,等待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这时,客商把那条黄金翡翠项链挂在姑娘的脖颈上,从背后把项链扣好,他这才转过身来,望着姑娘那绯红粉润的面容赞美道:“哎呀!小妹这么漂亮,这么苗条,再配上这条典雅华贵的项链,真是蓬荜生辉,光彩照人!我觉得:普天下,只有小姐您,才配得上佩戴如此名贵的珠宝首饰!大妈,您看看,您说呢?”客商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转向了老女人。

       老女人打量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不住地夸奖说:“嗬!俺闺女戴上这条金项链,有摸有样,就是好看。小赵,你可真有眼色啊!”说着,她的老眼笑成了一条线。

     “大妈,小赵再敬您一杯。”客商又端起了酒杯,来到老女人面前。

     “不,我不会喝......”老女人谢绝道。

     “妈——!”玉婷娇声娇气地喊了一声,说:“我替你喝了这杯。”她从客商手里接过酒杯,朝对方一笑,一饮而尽。

     “ 好!妹妹好酒量,佩服。敢问小姐芳名,何处工作?”

      “我叫许玉婷。现在兰州商学院读书,明年毕业。”

      “哎呀!巧极了,我是华南商学院的毕业生,我们学的专业相同。毕业后,因为看不上国有企业的那份工作,我才跑到一家私人公司下海闯荡。”客商说到这里,故意挑逗地说:“凭小妹各方面的条件,将来若是去南方发展,前途似锦,不可估量!”

       “真得吗?”玉婷瞪着一双惊愕的眼睛。      

        客商烩声烩色地说:“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沿海开放城市’和国家的‘经济特区’,全都在东南沿海一带。那里是中国经济发展最迅猛的地区,便地都是黄金!如今,全国各地的弄潮儿,五湖四海的淘金者,他们争先恐后地背着行李卷往南方跑,都是青一色的‘雁南飞’嘛!”

      “ 赵大哥”,玉婷心里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和希望,满怀激情地说:“毕业后,我也要到广州、深圳一带闯荡去!”

       “玉婷妹妹,到时候,我会大力帮你一把的!”客商信誓旦旦地说。

         这时,姑娘俯在客商耳边低声说:“宏智哥,你喜欢跳舞吗?”

       “喜欢。”

       “明晚八点钟你有空吗?”

       “有。”

       “我想和你一起跳舞,单独和你谈谈。”

       “欢迎!”

       “明晚八点,‘金城舞厅’门口见!”

       “不见不散。”

        许发禄看着女儿和客商两人嘀嘀咕咕的议论着什么,心生疑虑,忙把客商叫到自己跟前,故意岔开话题说:“小赵,今天让你破费啦!......”

      “ 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嘛。许厂长,我再敬您一杯!”

      “ 不不,喝多了,我不能再喝了。”

      “也好,我让给咱们上菜!”客商说到这里,再给许厂长点一支香烟,故意大声地说道:“许厂长,咱们续签合同的事,您看能不能......”

       “这事,我再......”许厂长吱唔着说。

       “ 爸——!”玉婷姑娘看着爸爸那付为难的样子,赶忙插嘴说道:“赵大哥的事,就是你女儿的事。你老看着办吧!......”说后,她故意赌气地把脸扭到了一边。

        老女人听着女儿的话音,心中早就明白了几分。她暗地里推了丈夫一把,摧促说:“他爹,你就照着闺女说的办吧!”

       “哈哈哈!......”许发禄畅笑起来。停了一会儿,他接着说道:“好!我今天发扬民主,少数服从多数。小赵!续签合同的事,我做主了,就按你刚才讲的条件办。明天,你去找办公室王主任好了,他会给你安排的。”

       客商赶快上前,双手紧紧握住许厂长的右手,感激不尽地:“许厂长,我得好好谢谢您啦!”这时,他心花怒放!嘿嘿,他原准备的第三张“底牌”还没有亮出来,许厂长这座堡垒就被他拿下了。想到这里,他喜上眉稍,赶快按了按电铃开关。

       一位服务小姐,应声开门进来:“先生!您有何分咐?”

      “ 给咱们上炒菜!”

       “是。”小姐礼貌地退下了。

       没过多久,随着一声“清蒸鲑鱼来了”的吆喝声,一位男服务员端着托盘里的一只大鱼盘,一阵风似地跑了进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