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黄楼梦(8)  

2013-06-23 10:46:2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8

     


         天还没亮,老烟斗一家人早早就起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鲁大婶起床后,首先打发翠花姑娘上学出了门,接着是安排老头子去早市上割肉、买菜去了。这会儿,她拉开火炉子的风门,掏出炉膛里的煤渣垃圾,再下一料子煤球,准备把火炉加旺,让屋子热和起来。做完了这一切,她才挽起袖子,拿起扫帚,开始收拾屋里的卫生。从起床到现在,她尽管忙得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但心里还是蛮高兴,乐得她合不拢嘴,光想笑出声来。嗬!你没想想,今天是个啥日子?是她没过门的儿媳妇,头一回来家看望他们老两口的大喜日子!老佛爷显灵,鲁大婶多年来的心愿,今天如愿以偿,终于变成了现实。你说,她这半截子都入了土的老婆子,心里头能不喜欢吗?再说,她这个儿媳妇,钱没花一分,听说人长得天仙女似的,人人都说“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她心里能不高兴吗?......嗨!这么好的儿媳妇,头一回上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想道:今天,我要做到万无一失,决不能让媳妇挑出半点儿毛病,要让她对我这个当婆婆的从内心感到佩服、满意!......可不是嘛,按照山东老家那边的老规矩,儿女们相亲订婚,中午这顿饭是非常讲究的!吃的若是长面,表示这桩婚姻拉扯不断,双方满意;吃的要是铰子,寓意心中有了“疙瘩”,暗示婚姻没有希望。所以,当鲁大婶听说韩梅要来看望他们二老的消息后,她早就拿定主意,决定要给儿媳妇好好吃一顿长面哩!

         鲁大婶是一位山东乡下的农家姑娘。她家庭贫寒,自小吃苦受罪,炼就了一身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过日子本领。她性情泼辣火暴,是个手下麻利的女人;不管干啥活,她都是一鼓作气,做得又快又好。这不,还没一个钟头,屋里的一切就收拾得停停当当的了。这时,她怕留下什么毛病儿,特意对整个屋子又仔细地审视了一遍。顶棚上的日光灯管,是她让鲁虎新换上去的,屋子比平时亮堂了许多。灯光下,各种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光亮闪闪;床铺上的花格子床单平平展展,棉被叠得四四方方,有愣有角......她走来走去,左顾右盼,再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了,她的脸上这才慢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按说,她平时只关心家务活,很少关心天下之事,从不听什么广播。然而,她今早却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饶有兴趣地听起音乐来......后来,她两眼盯在老头子床后的墙壁上,觉得那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点什么。想来想去,她想到了家里的那些大奖状。“对,就贴它......”鲁大婶想到这里,忙走进里屋,在柜子里翻腾起来。转眼,她拿着一卷子大奖状走出来,挑四张最大的,一边听音乐,一边乐呵呵地贴起来。

       天色大亮了。屋里的火炉子,烧得红彤彤的,屋子里暖哄哄的。 鲁大婶看看钟表,虽说时间尚早,但她还是动手和起面来了。她知道,今天上午有许多活要干:切菜、剁肉、拦臊子,和面、揉面、擀长面,哪一样都不能马虎。特别是擀长面,那面条擀得细不细、长不长、筋不筋,和面揉面是关键,要下大功夫才是。要说擀长面,鲁大婶在家属院是一位出了名的行家高手,积累了自己的一套经验:首先要用温开盐水把面粉和成硬梆梆的面团,揉来揉去揉均匀后,盖上湿笼布,再用和面盆子把它扣起来,让面团充分泛性;过一个多时辰后,再下功夫揉面,反复使劲揉搓面团,有时故意让面团撞击案板,发出震天的响声;面团揉得筋丝丝的了,这才上擀杖擀面。这时,鲁大婶和好了面团,盖上笼布,再用瓷盆将它扣起来。忙完了这些,她拍拍围裙上的面粉,把茶壶的开水冲到热水瓶里,这才松一口气,来到自家大门口,背靠门扇,朝着一线天望去。

      太阳出来了。一线天空,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云彩。对面小院的屋顶上,残留着一层薄薄的积雪,反射着亮闪闪的银光。突然,一只花喜鹊飞过来,落在对面的屋嵴上。它“叽叽喳喳”地连叫几声,转眼又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飞向了远方。

       眼前,狭长的巷道里不见一个人影,四周静悄悄的,气氛和往常大不相同。突然,厂区那边隐隐传来了一阵乱糟糟的吵闹声和哭骂声。鲁大婶想道:咳!厂子里不知道又出啥事啦?......她心里忐忑不安,疑虑重重。不久,她又心神不定地返回家中。

       女人家的心事就是多。鲁大婶回到屋里,她对刚才厂子里的事情还没想出个道道儿来,转眼又想到儿媳妇身上了。“老天爷!俗话说,婆婆媳妇是冤家。媳妇她是一个啥样的人?人品性情好不好?今后,我俩能不能合得来?日子久了,人家嫌不嫌家里穷?......”她正想得出神,突然听到了老头子的咳嗽声。

       鲁大婶忙迎到屋门口:“老头子,东西卖齐了?”

    “唉,买齐了。”老烟斗提着菜篮子进了屋,眉开眼笑地:“老婆子,天大的喜事!”

    “啥事?看把你美的。”

    “黄楼发头榜啦!”

    “啊?......有咱没有?”

     “有。听人说,咱家排在榜首,二单元二楼,还是大套房子呢!”

     “真的?......谢天谢地,发禄这回还算有点儿良心。”

      “我没看到红榜。”老烟斗继续说:“发榜后,人群里有哭有笑的,有骂有闹的,全厂都炸锅啦!我亲眼看到,一帮年轻人当场撕下红榜,手拿砖头块子,骂骂咧咧地找厂长去了,闹得一塌糊涂。听人说,这次发榜是试试水温,探探动静;下次发榜,才发钥匙哩!唉!夜长梦多,谁知道会不会......”

    “发禄这人鬼着呢!谁知道他玩得啥把戏?”鲁大婶往丈夫肩上拍一把,说:“今天,你这猪头算是换成人脑子了。不管咋说,这回咱是头名,礼也送了,估摸着不会有啥大的变化!......行了行了,不说了。听天由命,骑驴看书本——走着瞧好了。”

     “是这么个理。”老烟斗往烟斗里装旱烟。

     “别抽了!快吃点东西,你也该上班了。”鲁大婶数落着说:“往后呀,你就别再死心眼儿了,谁像你这老实疙瘩,钉是钉,卯是卯的?尽给我惹人!响午,家里来客,早点给我回来

      “  嗯,知道了。”老烟斗从笼里拿一只馒头,夹上咸菜,咬了一口,忙走出门去。

        这时,鲁大婶提过菜篮子,翻着里面的东西,自言自语说:“这是红白萝卜、白菜和大葱,那是粉条、豆腐和木耳儿。嗬!这块猪肉不肥不瘦,拦臊子正合适。嗯,老头子,这趟差事办得不错,肉菜都有了,是该表扬表扬啦!”

        鲁大婶说着,忙挽起袖子,准备洗肉、切肉、拦臊子。这时,收音机里正唱着一首喜庆的歌曲,悠扬动听。小土屋内,洋溢着一种平时少有的欢乐气氛。

 

       天快响午了。

       这时,鲁虎和寒梅俩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家门口。

       闻声,鲁大婶赶忙乐呵呵地把客人迎进了小土屋。一见面,鲁虎给父母和韩梅互相做了介绍,姑娘恭敬地说道:“爸妈,您二老好!”

       鲁大婶听着姑娘一声“爸妈”的呼喊,她心窝里一热,赶忙上前握着姑娘的双手,笑眯眯地说:“好好好,我俩都好这呢!哎呀,这些日子,我盼星星,盼月亮,这回总算把闺女你给盼来啦!”她一边说着,一边对姑娘仔细打量起来。

       今天,韩梅穿一件花格子布缝的半长外套大衣,里面穿一身藏蓝色的春秋装,脖子领口露着鲜艳的红毛衣,脚上穿一双黑布鞋,打扮得合体可身,落落大方。姑娘细高个儿,身材苗条,白皙的脸蛋儿上长着一双明睛大眼,两根又黑又长的辫子甩在身后,模样长得十分俊秀,讨人喜欢。鲁大婶瞧着称心如意的儿媳妇,她喜上眉梢,心里乐滋滋地直蹦跳......这时,她两眼痴呆呆地看着姑娘,忘掉了一切,一时不知所措了。

       鲁虎看着娘的脸色神情,赶忙打破尴尬场面,笑着说道:“韩梅,咱家还有个淘气的妹妹,她一会儿放学就回来了。”

    “爸妈”,韩梅拉着鲁大婶的手,一块坐到床上,亲切地说:“我妈说了,让我先替她向您二老问声好!她以后抽空再来看望您二老。”

     “哎,姑娘回去也代我们老两口向你妈问好。”这时,鲁大婶心里像是寒冬腊月生了一盆火,暖哄哄的,激动不已,两眼不由地噙上了泪花花儿。她忙转过脸,偷偷抹一把眼泪,破涕为笑地说:“闺女,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你妈她身子骨可结实?”

        这时,老烟斗笑吟吟地抽着旱烟,他插不上嘴,但心里乐得如同喝了一碗老白干儿。      

     “我爸过世早,妈妈身体也不太好。”寒梅想起往事,脸上罩了一层阴云。

       “闺女,你家的伤心事,虎子给我说过。咳!......行了,咱今天只说高兴事。往后呀,这里就是你的家了。虽说咱日子穷,可咱家都是些正而八经的本分人。人世上,本分人的心肠最善,也最实在。本分人说话嘴上不抹蜜,不会吭人骗人,也最懂得啥叫亲?啥叫爱?......闺女,日久见人心,你慢慢就知道咱这家子人啦!”鲁大婶说到这里,心想把儿子咵一咵,她故意指着墙上那一排四张大奖状,骄傲地说:“虎子这娃,他人实诚,心眼儿好,热心肠,讲义气。这些年,他父子俩年年都是厂里的老模范、老先进,可给咱争气啦!你看看,这些全都是鲁虎的大奖状......”

        鲁虎不耐烦地:“妈,你尽说这做啥?如今,谁稀罕那些破奖状?顶啥用啊?......再说,你贴的那些,全是老爹的奖状嘛!”

      “哦?......全是他的?”鲁大婶瞪着一双惊愕的大眼睛。

       “你不信,叫韩梅说说嘛。”鲁虎说。

         韩梅脱去外套,只笑不语。

       “闺女!甭笑话,妈不识字。我这就拿给你看去,咱家缺得东西不少,就是不缺大奖状!”鲁大婶说着,就要往里屋走。

       鲁虎忙上前拦住说:“娘,看你烦不烦?韩梅又不是来看奖状的,找它做啥唦?”

     “行,不找了。 ”鲁大婶看看钟表,对韩梅说:“闺女,天不早了,我来给咱下面。今儿个,我要你好好品尝一下娘给你擀的长面呢!”

       韩梅赶忙起身:“妈,我来帮你下面。”

       鲁大婶忙说:“不,不用!今天,你是咱家的稀客,哪能让你动手?你歇着,你和你爹说说话嘛。”

       这会儿,老烟斗才有了说话的机会。他吸口老旱烟,指着眼前的房间说:“闺女,咱家地方窄小,屋里满满当当,走路磕磕碰碰的,让你见笑啦。”老烟斗是个直杠子人,说话不会拐弯儿,喜欢直来直去。

    “闺女,甭听你爹胡说!”鲁大婶刚揭开锅盖,正准备往开水锅里下面条。闻声,她手里拿着一把又长又筋的细面条,对韩梅笑了笑,虚张地说:“咱厂子的黄楼就要分了。咱家是榜上的头一名,大套房子,宽敞明亮。这回十拿九稳!”

       鲁大婶说完,把面条往锅里一丢,故意朝老头子狠狠地瞪去一眼!那意思是说:你个不知趣的老东西,咋净说凉板话?哪壶不开,你偏偏提那一壶。哼!要是给虎子他俩的婚事闹砸锅了,我非和你拼上这条老命不可!......鲁大婶看着韩梅的脸色,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爸妈!您二老放心,我不嫌弃咱家,我不是那种人。”寒梅诚恳地说:“我家房子也小。虎子哥心肠好,有气力,怕啥?今后,我想咱一切都会有的。”

        听到这里,悬在鲁大婶心上的那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老烟斗接着又说道:“咱们这一家子人,都是些老实疙瘩,只会低头干活,不会和人交往,这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闺女,你真得不嫌弃?”

       韩梅把辫子往身后一甩,说:“爸妈,我喜欢得就是像咱们家这样的本分人。我们家的日子也苦,各有各的难处。我的这条命,还不是虎哥从黄河里捞回来的!前些天,虎哥还帮我家打官司,斗坏人,要不是他,我们就......”说着说着,姑娘又伤心地哭了。

     “看看看!”鲁大婶用筷子撹撹锅里的面条,朝老头子白了一眼,训斥说:“你不说话就成哑巴了?你又让咱闺女伤心落泪了是不是?去,你到院里劈柴去,少添麻烦......”

     “娘——”,翠花背着书包,风风火火地跑进门来,高喉咙大嗓地:“俺嫂子来了没有?”

        老烟斗抱着劈柴,对闯进门的女儿数落着说:“疯丫头!轻点,冒冒失失,就不怕人笑话?”

         小屋内,鲁大婶捞了一碗筋丝丝的长面,又从菜锅里挖一勺臊子汤。顿时,满屋飘香。这时,翠花把书包往床上一丢,一把抓住韩梅的手,笑着对妈说:“娘,您手艺真行!这臊子面,闻着就想流口水。嫂子没过门儿,你就偏心眼儿了,一心讨人家的喜欢!......”

       “你这丫头!......”

        顿时,小屋内又是一阵笑声......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