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黄楼梦:(5)  

2013-06-08 05:56:0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5

 

        今天是星期天。

       上午,老烟斗提着一只精美的礼品盒,从公共汽车上下来,迈着他的瘸腿,穿过一条繁华大街,转身走进双城门的一条街巷里,继续朝着前面的农副市场走去了。今天,老婆交给他的这一桩苦差事,叫他感到非常为难,心里感到别扭,也很不痛快,就像一只被人赶着上架的“鸭子”似的。嗨!在他们家里,在好多事情上,他都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到头来还得听从老婆子的指挥。就拿今天这件事情说吧,他和许发禄两人的交情早就一笔勾销了,俩人多年来从没搭过腔,可是这阵子,他却要提着礼品,低三下四、求爷告奶地去给他许发禄烧香磕头当孙子!......唉!这辈子,他哪做过这种日鳖的事啊?他呀,来到人世上,活得就是窝囊!没法子,一来家里过日子他扭不过老婆,二来要想住黄楼他扭不过厂长许发禄。所以,他也只能是逆来顺受,活得没脸没皮了。咳!这就叫:“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想着想着,骤然一响喇叭声,他人差点撞到迎面开过来的一辆小轿车上!

       “老东西!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呸!......”一口痰,司机差点吐到老烟斗的身上。

        穿过农副市场,前面就是老革命军人的家属院了。老烟斗对这一带地方并不陌生,早年他还是住在这里的许发禄家里的一位常客呢。后来,俩人翻脸了,互相断绝了往来。今天,他时隔多年,再一次来到这里,心里很不平静,也不是滋味儿,觉得很没有面子。

        老烟斗来到楼梯跟前,今天和从前的感觉不同。他仿佛觉得:这楼梯比先前陡了许多,也高了许多,心里沉甸甸的。后来,他好不容易爬到了三楼的一户家门口,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敲了敲外面的防盗门。大半天,里面没有应声,他又用力连敲三声。

       “讨厌!你放着门铃不按,敲啥......”门开了,从里面伸出来一张老女人涂满脂粉的脸,嘴边还涂了个红圈圈儿。看了看来人,她故意把嘴一撇,笑着说道:“哎呀!我当是谁哩,原来是鲁大哥您!邪乎,啥风把你给吹来啦?快,快进屋吧。”

        在老烟斗的意识中,眼前就像横着一道高高的门槛儿。于是,他下意识地抬高了右腿,身子一侧愣,一步跨了进去。

        老女人见状,她不明白地问道:“鲁大哥,你咋啦?出啥子洋相哟?......”说着,她弯下腰,顺手提起一双拖鞋,扔在客人面前:“换鞋!”

        老烟斗不懂得这种规矩。他对地上的拖鞋看都没看,竟直走进了客厅。

        老女人苦笑了一下,把拖鞋放回原处,使劲关上了大门。她望着地板上的大脚印,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迎上前去,招呼客人在沙发上坐下来。随后,她端来了糖果盒、香烟盘子,放到客人前的茶几上,又倒了一杯茶水,笑着说道:“鲁大哥!今儿个,你是稀客,喝茶,抽烟!”看来,老女人还挺会来事的,她心里虽说是憋了一肚子火,但她表面装得还是蛮热情,忙把一包“红塔山”香烟放到客人面前。

       老烟斗掏出自己的老旱烟,点燃了烟斗,猛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来:“发禄他在不在家?”

      “在,在。他还在睡懒觉哩!我这就给你叫。”老女人转过身来,对着老烟斗问道:“咱们多年没见面了,老嫂子、娃娃们可好?我都想坏他们了。嗨!你看看,整天瞎忙,就是拔不出脚来。”

       老烟斗回答说:“你嫂子,她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整天忙得连轴转。唉,她天生来就是受苦的命。”

       老女人又说:“这些年,你不到俺家来了,互相也不走动了。我琢磨着,不知是哪里惹了你们?可我想了大半天,还是想不出个道道儿来......”

      “嘿嘿!谁惹谁啊?......”老烟斗笑了笑,说:“你看我这身打扮,灰头土脸、丢人显眼的。我没来,是怕给你们丢脸,带来晦气嘛。”

        老女人讨了个没趣,这才红着脸说:“好了,不说了。我这就给你叫他去!”  说话间,一只雪白的波斯猫,纵身跳到她的怀里。后来,她抚摸着毛绒绒的爱猫,扭着屁股,走进了一间卧室。    

       眼前,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宽敞楼房。老烟斗将近十年时间没来这里了,屋子内的巨大变化,简直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一道装修考究、古香古色的月亮门走进宽敞的大厅,头顶是用白石膏制作的装饰着精美图案的压花吊顶,中央悬挂着一组璀璨华贵的水晶宫灯,显得十分华丽气派。墙壁上,贴一层淡青色的隐花壁纸,门窗周围装饰着核桃木的棕色包边。金色的阳光,从宽敞明亮的玻璃窗上照射进来,照在窗前那只圆形的陶瓷鱼缸里 ;几只硕大的金鱼,摇头摆尾地游动于水草之间 ,显出一付消遥自得的样子。窗台上,摆放着两盆君子兰,其中一盆花球挺起,含苞待放,散发出阵阵清香。地板上,铺一方紫红色的新疆栽绒提花地毯。沙发对面,是一组电视柜,上面放一只大彩电和音响电器设备。大厅对面的墙角,摆放着一只高高的酒柜,里面摆放着酒瓶和酒壶、酒杯等酒具。 沙发这边的墙角里,放置着一尊一人来高的大座钟,钟摆缓缓摆动,发出一种富有节奏的“滴答”声。整个大厅,温暖如春,富丽堂皇。

       老烟斗望着眼前的一切,如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那样,心里感到新鲜和忐忑不安起来。然而,他这条性情耿直的山东汉子,此时和刘姥姥的心情却大不相同!实话说,他人穷志不短,对这些豪华奢侈的摆设玩艺儿,一点都不觉得羡慕;相反感到它们来路不明,不够干净,因而从内心感到龌龊、别扭,甚至是恶心!这时,他心里暗暗骂道:“他娘的!这龟孙子升官发财了,几天不见,家里都变成‘金銮殿’啦!”这会儿,他感到后悔,觉得这里不是他来的地方,也不该来到这种地方!......再后来,他索性把头往沙发上一靠,闭上了眼睛,心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大半天,许发禄撒着一双拖鞋,磨磨蹭蹭地从卧室里走出来。他向老烟斗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走进了洗手间。他唰过牙,洗过脸,梳了头,这才从里面走出来。

       许发禄高高的个子 ,一付肥肥胖胖的身材 ,脸膛丰满,满面红光,如同一块刚刚出锅的滷猪肉。这些年,他人搭上了顺风船,事事顺心,官运亨通,青云直上,人也发福多了。这时,他用手指拢一把头顶稀落的头发,朝老烟斗望了一眼,从他细眯的眼睛里射出一种老奸巨猾的阴险光芒。只见他挺着个大肚子,迈着‘八’字步,满脸推笑地朝老烟斗走过来:“老领导,今天我可把你给盼来啦!”

       许发禄来到老烟斗跟前,抽出一支香烟,弯腰递到客人面前。当他看到对方摆了摆手,这才把那支香烟咬到自己嘴里,打开电视机,在客人身边坐了下来。他点着香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继续说:“这些年,我老说去看看你和嫂子,一块聚聚,喝它几杯,可就是忙得腾不出空儿。今天,你来得正好,我这有上好的茅台酒,咱兄弟俩也该高兴高兴,喝它个......”

      “发禄,我这人是一根直杠子,今儿个可没那份心情。”老烟斗脸拉得长长的,发呱着说:“你嫂子的脾气,想必你是知道的。这些天,我立也不是,坐也不是,反正做啥都不对。过来过去,她就是看我不顺眼,硬是把我逼得就想跳黄河!......”

       “哈哈哈!......那为啥哟?”许发禄大笑着,露出嘴里的大板牙。

       “还不是为房子嘛!”老烟斗赶忙抓住机会,说道:“你知道,咱虎子都快三十的人了,如今一家人还挤在小土屋内,到哪去给娃找媳妇啊?你嫂子为这事,火烧眉毛,人都要急疯啦!我和你嫂子人都老了,住一辈子小土屋,我俩没说的。可孩子他......”

       “老领导,说起房子,我还欠您一份人情呢!我这房子,本来......”

         老烟斗打断对方的话茬儿说:“过去的事,提它做啥?还是说说眼下......”

         许发禄打断对方的话茬儿说:“黄楼不是就要分了嘛!到时给你分一套,问题不就解决了?”

         老烟斗趁热打铁地:“今儿个,我就是为这事,专门找你来的。”

       “放心吧!”许发禄看一眼电视,吐出一口烟雾,大声说道:“在咱们厂子,论资历,讲贡献,谁能比得过你老领导?再说,我还是一厂之长嘛。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好啦!”

       “发禄!有你这句话,我和你嫂子的心就放到实处了。”老烟斗记着老婆子的分咐,觉得事情已经办妥,拍屁股走人的时候到了。于是,他忙站起身来,指着旁边的礼品盒说:“发禄,这是我和你嫂子的一点心意!”

       “鲁大哥,咱俩谁是谁呀?你这就外气了。”许发禄说:“那好吧!今天你就在我这里一块看电视、一块喝酒,咱们高兴高兴!”

        电视里演的是民族歌舞,歌声优美,舞姿翩翩,色彩鲜艳。在那个年头,黑白电视刚兴开,彩色电视还是个新鲜玩艺儿,普通人家绝对是见不到的。今天,老烟斗也算开了眼界,大饱了眼福。可是,他对这些全然没有兴趣,只是想早点回家,向老婆子报个喜,好让她也高兴高兴。

       “发禄!你嫂子的脾气你清楚,我得早点回去。”老烟斗说着,他已经起身迈开了脚步。等走到门口,回头来又说:“发禄,这事我就全靠你啦!”

       “放心吧!没嘛哒。”许发禄笑着说:“那好,我就不强留你了。”说着,顺手拉开了大门。

        闻声,老女人急忙跑出来:“咋啦?这就走?鲁大哥,你迟早来,都是鸡毛猴性子。你回去后,替我问候老嫂子,别忘了!”

      “没嘛哒。” 老烟斗应着,走出门来。听着身后的关门声,他浑身感到了一阵轻松,慢慢地走下楼去。今天,虽说他没有喝酒,但心里倒像是喝多了酒,感到心满意足,晕晕糊糊。这时,他想道:“今儿个,发禄这小子,还算个人!......”

       老女人 瞧着老烟斗走了,这才返回了大厅。她提起礼品盒,翻了翻,说道:“婷她爹,老烟斗这把老䦆头,脑子也算是开窍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屎憋到沟门子了,他哪会上咱家的门?哼!想上黄楼,就凭你放这一点儿血......呸! 做梦去吧!他爹,你答应他了?”   

        “让他先高兴高兴”。

       “妈——” ,随着一声娇嘀嘀的尖叫声,玉婷姑娘从她的卧室里走了出来。今天,她穿一身粉红色的睡衣,披着一头长长的散发,不住地煽着鼻子说:“谁啦啦?哎哟!满屋子的酸臭味儿......”

       “你没看地上的大脚印?老烟斗,老钁头呗!”说着,老女人拿出吸尘器,满脸不高兴地:“他一来,我也算是倒霉了!真是......”

       “行了行了”,玉婷说着,只见她神气地把长发往身后一甩,斜着眼眼说:“往后呀,少叫这种土老冒儿到咱家里来。讨厌!......   ” 

 

                                              6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