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黄楼梦:(6)  

2013-06-10 09:11:4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6


        和熙的阳光,透过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和玻璃窗扇,将它那撕碎了的光斑,倾洒在许发禄厂长的身上。这时,他坐在一把罗圈沙发椅里,一边浏览手里的报纸,一边悠闲地抽着稥烟。面前的写字台上,放着一摞文件、一部电话机、一只精致的台历和一只玻璃烟灰缸;跟前还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从中散发着淡淡的茶香 。窗台上 ,放着一盆盛开的“满天星”,一簇簇红色的小花儿,在碧绿枝叶的陪衬下,在花木凋零的寒冬季节里,显得格外鲜艳。

       许发禄拿起烟头儿,在烟灰缸里拧灭后,顺手端起茶杯,品了口清茶,身子往罗圈椅的后背上一靠,两眼对着报纸直直地发愣,不知想些什么......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许厂长放下茶杯:“请进!”

        门开了。 一位衣着考究,面目清秀的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来到厂长面前,笑容可掬地双手递上一张名片,毕恭毕敬地:“许厂长,您好!我是广州‘金穗木材加工板材总公司’驻西北经销处的代理商赵宏智,您以后叫我‘小赵’就行了。咱们打过交道,我认识您。如今,我公司和贵厂签订的板材供货合同,即将如期完成。一年来,我们供求双方合作得非常愉快,我对许厂长您的印象、您的为人也非常好。今天,我奉本公司总裁的派遣,特意来看望您,转达我公司对您深切的谢意和问候!”

      “嗯,我想起来了。小赵,你坐下说。”许发禄坐在圈椅里,瞟了客人一眼,稳坐不动地说。后来,他的那双眼睛,慢慢又耵上了手里的报纸......

       客商赵宏智,是一个在商界浪迹了多年的机灵鬼,深知“察言观色、对症下药”的待人之道。见状,他连忙掏出一包中华牌香烟,从中抽出一支,将烟递到对方嘴边;等许厂长把香烟咬到嘴里,他赶快掏出打火机,“咔嚓”一下,给地方点着了香烟。小赵麻利地做完了这一切,又把中华烟盒推到许厂长的面前,他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客商望着许厂长,讨好地说:“今天,专程来拜访许厂长您,我有两层意思:一来是,年终快到了,许厂长为我们供求双方业务上的合作,操了不少的心,出了不少的力,劳苦功高。因此,我代表本公司特意向您、向贵厂表示最真挚的谢意,希望您能给我小赵赏脸;二来,我公司希望能够与贵厂续签合作,续签明年的供货合同,最好是签一份长期合同,使我们的供求关系、使我们的友情继续保持下去,达到互惠互利、合作双赢的目的!”说后,小赵两眼一动不动,盯着对方的面部表情。

         许发禄老谋深算,她深知自己如今在这场商战中所处的有利地位。这时,他放下手里的报纸,对客商说道:“小赵,我对你的来访,我代表我们全厂员工向贵公司表示热烈的欢迎!至于说续签合同嘛,我方还要根据市场的变化,进一步认真的考虑。因为,现在像你们这样的供货商、甚至是厂家的直销商,简直是太多了,让我们都应付不过来。在我们面前,路子宽得很,选择余地很大。所以,我方要好好权衡一下利弊,最后才能做出决定。”

        年轻人懂得生意场上的经赏之道,通过对许厂长的察言观色,他一眼就看得出来:此人,是一个“贪图蝇头小利”之辈。于是,他脑子里回旋了一阵,决定施展计谋,企图以最小的代价,“钓”到一条“大鱼”!此刻,他起身从文件包里取出一张精美的大红烫金请柬,双手递到许厂长面前,恭恭敬敬地说:“许厂长!我代表本公司,特意邀请许厂长您和您的家人到悦宾楼大酒店小聚,希望您能给晚辈小赵赏光!”

       许发禄接过请柬,看了看,半天没有吭声。

       见状, 年轻人赶忙凑到厂长耳边,小声说道:“我公司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份厚礼。”

     “嗯,那好吧!”

       这时,年轻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许厂长,您是个痛快人,一言为定!后天晚上 ,咱们在‘悦宾楼大酒店’见!” 说着,他来到许厂长面前,紧紧地握住对方的右手。

        许发禄起身,用目光送走了客商 ,才把请柬放进抽屉。此刻 ,他刚转过身来,屁股还没有坐稳,电话铃便响了起来。

       他抓起话筒:“嗯,我就是。什么事?你讲!”       

       听了汇报,许发禄不耐烦地说:“王主任!这件事,咱们开会不是研究过了吗?你下去查一查会议记录,按照会议决定处理就行了。” 说毕,他放下了电话。

        转眼, 电话铃声又响了。

        他重新拿起话筒,没听对方讲完,便大声训斥道:“王主任!你这人有完没完?我说过,你们这些中层干部,日常也要承担一些责任嘛!大事小事,啥事都往我这边推,我能顾得过来吗?......行了,你不要说了,你是办公室主任!懂吗?这点小问题你都解决不了,我还要你干啥?”说毕,他生气地放下话筒。

        他点上一支烟,刚吸了一口,电话铃又响了起来。这时,他故意不接电话,心想要治一治这位胆小怕事的办公室主任。此刻,他对着窗子,一连从嘴里吐出一串乳白色的烟圈儿,看着它们在眼前鸟鸟升腾......

     “叮呤呤......”电话铃声,还是响个不停。

       许发禄皱起眉头,一把抓起话筒,没等对方开口,便大声训斥道:“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啦?行了行了,你回去干脆给我写一份辞职报告好了!明天一早......”

     “哈哈哈!......”对方在电话里大笑起来:“好一个许发禄呀!许厂长,你人还蛮厉害的啊!”

       这时,许发禄手里的话筒,开始颤抖起来:“您,您是......”

       电话里大声说道:“我是林钟。许厂长,你刚才该不是给我大发雷霆吧?哈哈哈......”

     “哦?......”许发禄的脑顶门上,吓得直冒汗珠子!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是省轻工业厅的林厅长。此刻,他赶紧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说:“林厅长!刚才闹误会了,对不起,纯粹是一场误会。我还以为,打电话的是我们办公室主任呢!林厅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对不起您了!......”

    “好哇!听得出来,你在工作上还是蛮有魄力的嘛!这很好。”电话里继续搭着官腔:“许厂长,你这种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我倒是蛮喜欢、蛮佩服的。嗯,工作中,我会大力支持你的!”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许发禄擦把汗,头像捣蒜似地说:“林厅长,您有什么指示?我在这里听着呢。您的指示,我一定坚决照办!”

       电话里说:“发禄,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

    “崔光明。你们厂的工人,去年办了停薪留职手续。”

     “林厅长,我对他有一点印象。您的意思是?......”

     “啊,是这样。”对方咳嗽一声,继续在电话里说:“光明这孩子,是我亲戚家的一个娃娃。最近,我听说你们木器厂要分家属楼了,有没有这事呀?”

     “有,有这事。”许发禄只得实话实说。

     “光明这孩子不小了,他结婚证都领来两年了,就是因为没房子才没有办喜事。许厂长!这事,你看能不能疏通疏通,给他照顾一下?” 对方在电话里说道。

    “林厅长”,许发禄面带难色地:“我厂这次分房,狼多肉少,缺口大得很哩!最近,工人们的情绪很紧张,弄不好会出事的。我看这样吧!您的事,我一定尽量给办。您看......”

     “许厂长!听口音,我这一点小事儿,你很为难是吧?!”突然 ,对方打断了许厂长的话茬儿,冷笑一声,口气硬梆梆地说:“那好,我也就不求你了!今天,全当我林钟没......”

       许厂长发觉对方生气了,忙改口说道:“ 林厅长!您听我说 ,您的事 ,就是我许发禄的事 。我这里困难再大 ,您的事 ,我也得照办不误嘛!您说是不是?”

    “哈哈哈!......那好。我就听你的消息了!”电话里的口气马上又变过来了,对方继续搭着官腔说:“许厂长,今后工作中遇到啥困难,你只管说好了。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放下电话 ,许发禄擦了把脑门儿上的汗水 ,一屁股坐到沙发圈椅里。这时, 他心烦意乱,心情沮丧到了极点!再点上一支香烟, 猛吸一口,他心里想道:“如今,报纸上天天高喊‘反对不正之风’、‘大搞党风廉政建设’......哼!喊归喊,真正能够做到的有几个人呢?有些领导,当面说的一套,背后做的又是一套,挂羊头 ,卖狗肉 ,就是不以身作则嘛!嗨!......我们这些基层单位的小芝麻官儿,日子可也真够难过的!......老鼠钻进风箱里,两头受气,两头不讨好。唉!我这黄楼还没有分,倒像是一块臭肉招惹来了一大群苍蝇。哼!你们的手,伸那样长做啥?打电话,写条子,全是你们的关系户!......你们知道,我许发禄有多难吗?你们权大,说话不怕费气力。但是,我们基层的这些小芝麻官儿,对你们谁敢不听?谁敢得罪你们呀?......黄楼还没分,说情的一大堆,我该照顾谁、不照顾谁呀?难哪!......今天,你林厅长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嗨!......这黄楼,我是分不下去了!......”此时,他越想越生气,立马拿起话筒,发泄地拨起电话来。

       不一会儿,总务科的刘科长急忙跑进来:“厂长!您找我?”

      许发禄哭丧着脸:“废话!我给你打电话做啥?!”

    “啥事?”

    “刘科长,你亲自去人事科,把崔光明的档案给我调出来!”

     “他人停薪留职,到南方做生意去了。您调他的档案做啥?”

     “有人替他说情,他也想上黄楼。”

     “哦?......他也要凑热闹?”

     “说情的,是省上的一位领导。”

     “谁?......”

      “狗咬老鼠,你管得着吗?”

     “崔光明,他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刘科长连连摇着头,生气地说:“那娃平时不好好上班,打架斗殴 ,不守纪律。他人一走 ,厂里倒是安定了许多。像这种人,档案还调不调了?”

     “叫你调 ,你就给我调呗!” 许发禄举起手里的烟头,狠狠扔到地上,立马又踩上一脚。

     “是!”刘科长不再多嘴,快步走出门去。

        望着刘科长的背影 ,许厂长心乱如麻 。这时,他从圈椅里走出来,皱着眉头 ,反背起双手 ,一边在屋子内来回踱步 ,一边想着什么 。看去,他心情焦燥,坐立不安,犹如一只热锅縁上的蚂蚁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