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 黄楼梦: (10)  

2013-07-17 11:33:3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楼梦

                                                         (中篇小说)

                                                              豫嵩岩

                                                                         

                                                   10


    

       清晨,一夜风雪之后,天空还在飘着零星的雪花儿。远处的山林、河滩、城廓,近处的院落、操场、屋顶,全都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派银装素裹、冰清玉洁的素白世界。

       老烟斗的灵棚,就搭在黄河木器厂家属院的篮球场旁边。灵棚里,一口棺材摆放在灵堂的中央。棺材前面的供桌上,摆放着几样简单的祭祀食品,点着一支蜡烛,燃着一柱云香。灵堂前,没有死者的遗像,没有缅怀、颂扬死者的挽联、挂帐和祭物,也没有哀乐,更没有咏经祈福、超度亡灵的喇嘛和尚。灵棚内空荡荡的,仅仅摆放着几只花圈,地上放一盆炭火,显得冷冷清清,寒酸可怜。此时,鲁虎、韩梅和翠花姑娘三人,身穿孝服,面带泪迹,默默地跪候在灵堂前面。他们的嗓子早已哭哑,眼泪也早已哭干了。灵棚四面透风,除了老烟斗的这些儿女,再也没有一个帮忙的外人了。

       灵棚后面,整齐地长着几棵高大粗壮的垂柳。它那松散下垂的枝条上,披挂着晶莹的冰凌雪柱,洁白如玉,恰似苍天送给老烟斗亡灵的几树银花。

       实话说,老烟斗这个倔老头子,他人缘不太好,生前没有为下几个人,甚至不少人对他从内心觉得反感。哎!他一介草民,一个爱管闲事、爱抱打不平的老工人,性情刚强固执,平时不善与人交往,活得犹如孤家寡人一般。他仅有的那位“生死之交”,如今也成了他的冤家对头。过去,老烟斗当车间主任那阵子,处处坚持原则,对人不讲一点情面,好没落上,倒是惹了不少的人。如今,正逢寒冬腊月天气,人们抱着火炉子都嫌冻手,有谁会来给一个“老钁头”的亡灵吊唁致哀呢?更何况,厂子里的黄楼近日才分配下去了,没有分上黄楼的人,他们耿耿于怀,气得捶胸顿足,叫街骂娘,哭嚎连天;分上黄楼的人,他们欢天喜地,家家忙着打扫房子,准备赶快搬家,迎接乔迁之禧!你想想,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厂子里谁会有心思来给老烟斗送行呢?......嗨!看来,老烟斗一生清白,无声无息,空空而来,空空而去,这一切都是他命里注定的。

       这时,大片大片的雪花,又开始纷纷扬扬地飄落起来了。

       突然,一辆“解放”牌卡车,拉着一车满满当当的家具,车头上披挂着鲜艳的红綾,车厢两边贴着大红“囍”字,喜气洋洋地开进了大门口,经过篮球场,最后停在了黄楼前面。这时,从黄楼里跑出来一群人,他们先放炮、后放鞭,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前呼后拥地从车上搬运起家具来了。乔迁之禧,心花怒放 ;住上黄楼 ,美梦成真 。遇上这种天大的喜事,人们怎能会不高兴、不疯狂呢?!

       与此同时,木器厂的那辆大卡车也开了进来,停在灵堂的前面。灵堂上,孝子们点燃黄表,叩头膜拜,嚎啕大哭,悲声撕心裂肺!这时,从汽车上跳下来几名工人,他们一齐动手把棺材抬上汽车,再把孝子们拉上了车厢。紧接着,车上一串鞭炮响过,汽车便开动了。随着一声声揪心的哭嚎声,一叠叠纸钱抛向空中,顺风飘零而去......

       老烟斗走了!这位整整辛苦了一辈子的穷工人,带着革命战争年代给他留下的伤残 ,带着他对亲人们的不了情 ,怀着对黄楼梦的一腔怨恨,就这样急匆匆地上路,永远地走了。

       这时 ,鲁大婶不顾儿女们的劝告 ,还是拖着她的病身子 ,一步三晃、疯疯癫癫地从家属院走过来了。她人还没有走到灵棚,老头子的灵车便开了过来。望着慢慢开走了的灵车,她头晕眼花,心急若焚,泣不成声,只得豁出一条老命,挥着双手,朝着灵车追去!......她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往前追去......一直追到大门口,她上气不接下气,老泪纵横,終因体力不支,摔倒在雪地上了......

       空旷的滨河路上,白雪皑皑,一派洁白,一派凄凉。张大婶,她一个孤老婆子,望着渐行渐远的灵车影子,心里火烧火燎,继续一边往前拼命地爬着,一边哭喊道:“老头子!你,你等等我呀!......咱、咱俩一块走、走嘛!我的天......”她匍匐着身子,使劲地往前爬着、爬着......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眼前就像天塌地陷了一般!后来,她实在是爬不动了,只好趴在雪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不久,她重新仰起头来,朝着丈夫远行的方向望去:天是白茫茫的一片,地是白茫茫的一片,一切景物连同她脑子里的一切,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2013年7月17日写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