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秋 雨:(3)  

2013-09-19 05:36:0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

                                                                               (小说)

                                                                                豫嵩岩

 

                                                                                   

     

        霍卫东扛着个湿淋淋的铺盖卷儿,冒着“唰唰”的秋雨,带着满身的泥点子,一步一滑,艰难地走在青纱帐里那条看不着尽头的机耕道路上。在他看来,眼前这条倒霉的机耕路,简直比走在一条黑咕隆咚的遂道里还要可怕!

       实话说,他一个大男人从清早到现在水米没沾牙,肚子空空如也,饿得猫抓似的,让他觉得两眼发黑,双腿发软,浑身颤抖,就像“大烟瘾”发作了似的难受。他想道:“唉!像我这个样子,咋能在天黑前走出青纱帐呢?这不是要人的命嘛?!......”

       这些年来,霍卫东还是头一次尝到“饿肚子”的滋味儿。俗话说,“饱汉不知饿汉饥”,这话一点不假。在过去那些年,虽说陇东是个出了名的“大粮仓”,但是省粮食厅汽车运输大队的近百辆汽车,一年四季昼夜不停地往外拉粮食,结果广大社员群众同样是经常饿肚子,过着“瓜菜代”的苦焦日子。尤其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当地就饿死了许多的庄稼人。那时候,他这位穿着中山装的国家干部,月月有国库粮吃,用不着操心犯愁;他大小还是个公社干部,不管走到哪个生产队,都是享受着让社员群众觉得眼红的生活待遇。此刻,霍卫东感到掏肠挖肚一般的难受!“饥饿”,让他想起了另一桩的往事......

       一九六九年的冬天,霍卫东已经是陇宁县周庄公社的革委会主任了。一天清早,当他起床推开屋门时,立刻让他吓了一大跳!公社大院里,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积雪,西北风呼呼地刮着。这时,在他门口的房檐底下,惜惶地蹲着四位老乡,一人肩上背了条空口袋,他们冻得筛糠似的抱成了一团。见状,他心头一惊!赶快把老乡让到屋内,捅开火炉子,让大家热火热火。接着,他拉住一位老乡的手,问道:“乡亲们!天这么冷,你们咋不早点叫醒我呢?......”

      “ 怕耽误你睡觉唦。”一位社员说。

     “ 唉!这是那里话?我对不起父老乡亲们了。”霍卫东招呼大家坐下,问道:“你们大清早来找我,一定有急事。啥事?只管说!”

       一位年长的社员,他火气不小,说出得话比石头还硬:“要粮食,要救济粮!”

       另一位社员也说:“俺们早就揭不开锅了。公家再不管,就要出人命啦!”

      “啊?......你们是哪个村的?”霍卫东问道。

     “刘家坪村。”一位社员回答。

      “嗯,你们队今年遭了严重的暴雨冰雹灾害,县上免了你们全年的公购粮。”霍卫东说道:“今年的救济粮,不是早就发下去了吗? ”    

        “那点救济粮,还不够塞牙缝儿。顶个屁,屁用......”那位年长的社员,激动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来,话没说完,他突然感到眼前一黑,出溜一声,瘫到了地上,不省人事了......

       大伙一片慌乱,赶快把他抬到炕上,盖上绵被。

       霍卫东赶快倒了杯开水,递到老人嘴边:“大叔!您喝口水......”

      “霍主任!他是饿得病,喝水没治。”一位社员说。

     “小王!小王——!......”霍卫东大声喊叫起来。

       闻声, 勤杂工跑进来:“霍主任!啥事?......”

     “快,快去!......” 霍卫东忙从抽屉里拿出几张饭票,塞到小王手里:“快到灶上给我买四斤蒸馍。快!越快越好!”

       不一会儿,小王用笼布提着一兜白馒头,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

      “乡亲们!快,你们快吃馍馍!”霍卫东一边说着,一边把蒸馍往老乡的手里塞:“咱都是庒稼人,大伙饿肚子,我心里难受!......?”

        这时,那位昏迷的老人也开始慢慢的清醒过来了。他接过一个白面蒸馍,也不管丢不丢人,便用黄板牙狠狠地咬了一口,狼吞虎咽地大嚼起来了......

        霍卫东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比刀子剜还难受!问道:“这事,你们队长为啥不管?”

      “他,他有啥法子?这阵子,他还在家里炕上装、装病哩!......”一位社员回答说。

      “ 啊?......共产党员装病?!好哇,临阵逃脱,看我撤他的职,开除他的党籍!” 霍卫东怒不可遏地吼道。

         ......。

        这会儿,霍卫东一边吃力地走着,一边想着过去的往事。突然,一声鞭响,把他给惊醒了!转过脸,他向身后的机耕路上望去,只见一人赶着一辆驴拉的架子车,颠簸着向他走过来了。看见了这辆驴车,霍卫东就像快要淹死的溺水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救命的木板,让他立刻感到兴奋起来了。他心里暗暗想道:“哎呀!这回,我总算是有救啦!”

        等了一阵,驴车来到了跟前。

       霍卫东迎上前去,望着赶车人喊道:“大哥!我让雨天给困住了。麻烦您,捎我一程,捎到前面的公路上好不好?......”

        赶车人四十多岁年纪,黑黝黝的脸上长满了短短的胡子茬儿,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炯炯有神的光芒。他坐在车辕旁边,披一件天蓝色的塑料雨衣,手执长鞭,两眼盯着站在路边的这个人。打量了一阵,他突然惊讶地说道:“哎呀!......这不是‘县太爷’霍大书记吗?”

       “是、是,我是霍卫东。”

       “你放着小卧车不坐,咋会受这份罪?”

       “我,我......”霍卫东有口难言。转眼,他忙笑着问:“您是?......”

       “霍书记,你应该记得我!”

       “哎,看我这脑子!......”

       “我是周庄公社刘家坪的刘永泉。这下,你该记起来了吧?”

        “我,我......记不太请了。”

        “贵人多忘事。嘿嘿!” 赶车人冷冷地笑了一声,说 :“一九六九年冬天,你到俺村撤了我生产队长的职,还给我‘留党察看’处分。这事,你都忘了?”

       “啊?......这,这......”突然,霍卫东感到脸上发烧,神色尴尬,他张了张嘴,大半天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后来,他想了想,心中有愧,忙负荆请罪地说:“好兄弟,我那时候思想上犯‘左’,工作粗糙,伤害了您、还有伤害了其他的同志。今天,想起来,我心里真得非常后悔。我错了,完全错啦!我对不起您,应该好好向你们检讨。不!应该向您和乡亲们赔罪才是!永泉大哥,我向您赔情道歉了,希望你能愿谅我。唉!如今我人倒霉了,偏偏又遇上这种天气。你看,我想麻烦您,看能不能给我往前捎上一程?......”

       “驾!”这时,刘永泉左手猛地提一下缰绳,右手朝大青驴屁股上抽去一鞭!那青驴立马提起精神,弓背弯腰,奋力蹬着四只蹄子,车子便摇晃着滚动起来了。走了没多远,刘永泉回过头来,嘲笑地说道:“县太爷!我车上空空的,只有一袋化肥。这是辆小驴车,你坐着丢人。你呀,还是坐你的小卧车去吧!”

        这时,原野上起风了。

       萧瑟秋风,伴随着密集的雨点,吹打在霍卫东的脸上,令他感到又冰又疼。这时,他呆呆地站在地上,看着前面那辆摇摇晃晃、渐行渐远了的小驴车,再次陷入了无限的悔恨与绝望之中!......

 

                                                                   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