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 秋 雨:(4)  

2013-09-24 12:36: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   雨

                                                                               (小说)


                                                                                豫嵩岩

                                                                          

                                                                   四


         

        风呼呼地吹着,雨唰唰地下着。

        霍卫东呆呆地站在泥泞湿滑的机耕路上,望着那辆渐行渐远了的小驴车,他心灰意冷,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倒霉了......” 此刻,刘永泉刚才说的那句铮铮有声的牢骚话,依然在他耳边回响着:“一九六九年冬天,你到俺村撤了我生产队长的职,还给我‘留党察看’处分。这事,这你都忘了?”这句话,后来仿佛变成了一声声的呐喊,震撼着他的耳膜,震撼着他的心灵!这时,他一边艰难地向前迈着脚步,一边挖空心思地回想着这一桩往事。过了大半天,他对脑子里那些支离破碎的印象中的片段,经过一番仔细的搜索、排查和梳理之后,他才恍然大悟:终于想起了自己干的又一件蠢事!......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秋天,一场雷雨夹带着核桃大小的冷子疙瘩,倾天而降,顿时把刘家坪生产队近七成的秋庄稼砸了个一塌糊涂;大洪水还冲走了队里的两户农舍和一座牛棚,造成了人畜伤亡,损失巨大。此后,刘家坪生产队的二百来口人,便陷入了空前的劫难之中。

       灾情发生后,霍卫东陪同着陇宁县政府的领导,视察了队里的灾情,当即决定:免去刘家坪生产队全年的公购粮任务,给灾区群众划分了救济粮、款指标。这一年,从十月份开始,政府按每人每天五至七两的口粮标准,给灾民们发放了救济粮——从河南调运来的、有些已经发霉了的红薯片。政府还号召灾区群众:“要积极行动起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生产自救,共渡难关”。那时候,县领导还把周庄公社革委会主任霍卫东召集到县上,专门听取了汇报后,特别向他发出了两条指示:第一,要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狠抓阶级斗争,严防阶级敌人的一切破坏活动。发现苗头儿,立即上报,决不手软!第二,要安排好灾区群众的生活,严防灾民外出逃荒,坚决杜绝灾民到县城等地要饭,决不允许给社会主义国家脸上抹黑!

       “阎王好坐,小鬼难当”。那时,霍卫东觉得思想上的压力很大。他知道,社员群众的日子本来就苦,一旦遭遇天灾人祸,那就更是雪上加霜了!为此,他几次向县领导、县革委会打报告,申述刘家坪灾情的严重性,请求政府加大对灾区的救助力度,保证灾民的基本生活需求。但是,县委、县政府的答复都是:“国家困难,你们要要顾全大局”。然而,对于县领导下达的这两条指示,他还得坚决执行!常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身为周庄公社革委会主任的霍卫东,他的思想上的政治压力能不大吗?!......

        转眼,数九寒冬到了。那时节,北风呼啸,天寒地冻,灾民们饿得面黄肌瘦,整天饥肠碌碌,日子难过到了极点!嗨!这些可怜的灾民百姓,他们不敢外出逃生,只得背着一条空口袋,今天找队长,明天找公社主任,尽管跑来跑去,但屁事都不顶用。无奈,人们饿急了,聚到一块,大家也只有骂天骂地的份了。

        对于刘家坪的刘永泉队长来说,他的思想压力就更大了!那些日子,他觉得:他纯粹是一只钻进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一头是县领导和公社领导的政治压力。大灾之年,政府缺粮,无力救助,还“不允许一个灾民外出逃荒要饭”;另一头是社员群众。那些饿红了眼的老农民,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谁会把你一个小小的“生产队长”,放到眼里呢?队长难当啊!......后来,刘永泉感到实在是没治了,他便打起了“退堂鼓”:推说不慎“摔断了腿骨”,闭门不出,躺下装起“病”来了。这样以来,刘家坪生产队群龙无首,灾情如火急,事情也就更多、更乱了。

        那天中午,县上的两名公安人员来到周庄公社,当面把押送回来的五位讨饭难民交给了霍卫东,郑重地说:“霍主任!这些难民,都是你们公社刘家坪生产队的社员。他们公开在县城要饭,破坏社会秩序,当场被抓获的。我们奉县领导的命令,把人交给你了,由公社自行处理。这是县领导给你写的一封亲笔信。”交出信件后,他俩便开车告辞了。

        霍卫东拆了信,粗略地看了一遍,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时,他心里说道:“哼!官腔,纯粹是官腔!问题是:政府发的救济粮太少,杯水车薪,难以解决灾区的饥荒嘛!救灾,靠什么?靠粮食,靠救命的粮食啊!你要我‘安排好受灾群众的生活’,但又不给我粮食,这不是瞎扯淡吗?......好,我承担责任,天天写检查都行,可问题咋解决呀?灾民没吃的,又不让逃条活命。人饿急了,啥事都干得出来......继续发展下去,可怕呀!......” 这会儿,他越想心里越恼火,脾气也越发大了!于是,他铁青着脸,一把将信纸撕得粉碎,狠狠地扔进了废纸篓......

        接着,霍卫东拿起电话,接通公社农机站,要来了公社仅有的一辆卡车。随后,他带着公社的王秘书和那些被遣返的难民,驱车向刘家坪驶去。霍卫东坐在驾驶室内,暗暗想道:“今天,要解决刘家坪灾民的困难问题,我必须找到他们的队长,共同研究协商出一套可行的办法来。”可是,他此前曾听说刘家坪的生产队长在家“装病”的传闻。这时,霍卫东心里忐忑不安起来,不知是真是假。不过,他决心已定:他这次去,一定要弄它个水落石出!

        汽车奔驰在寒冬的原野上,麦田里残雪斑驳,银光闪闪。后来,汽车驶下一道沟坡,进入刘家坪村,停在了生产队长刘永泉的家门前。下车后,霍卫东对五位遣返社员宣讲了党的政策,安顿他们回家后,便在村民的带领下,直奔刘永泉的家中。

        这时,刘永泉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得继续躺在炕上装病。

        不一会儿,霍卫东在刘永泉媳妇的带领下,先去看望了患病的刘老爹,随后才来到了刘永泉住的土窑洞。一进门,媳妇便对炕上的男人说:“永泉!公社霍主任看你来了。”

        刘永泉忙挣扎着坐起来,热情地:“霍主任!您忙,跑这路干啥嘛!”

      “你是刘永泉队长?”霍卫东满脸带笑地问。

      “ 唉,我是刘永泉。”

      “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霍主任,为我让您跑路,那可使不得!”刘永泉拉开被子,他指着左腿上捆绑的夹板和紗布绷带说:“前几天,我这腿给摔断了。捏骨匠给我整治了一下午,眼下还是一个劲的疼。你看,这下子,彻底把我给治住了是不是?!”他假戏真唱,说得真真切切,外人看不出一点破绽。

       霍卫东在刘永泉的炕边上坐下来,推心置腹地说:“刘队长!今年咱刘家坪是重灾区,人心惶惶。你病了后,村里群龙无首,全乱了套。咱们都是党的干部,上级给灾区发出指示:决不允许一个灾民外出逃荒要饭!昨天,咱村就有五位社员在县城讨饭被抓,刚刚被遣送回家了。为这事,县领导发脾气啦!咱都是共产党员......”

       刘永泉心中暗喜,忙插嘴说:“霍主任!我这病,捏骨匠说了,伤筋动骨要百多天哩!为了不影响工作,我请求组织,再给刘家坪选一位队长吧!您看......”

     “困难面前,你打‘退堂鼓’啦?”

     “不,我是......”。

     “别的不说了!”霍卫东打断对方的话茬儿,果断地说:“今天,咱只说给你看病的事!我给公社卫生院说好了,你先去检查检查,需要住院的话......”

       刘永泉急了!赶忙说道:“霍主任,我这点儿小病,哪值得花费......”

      “王秘书,你过来!”霍卫东对王秘书说:“刘队长看病的事交给你了,快去安排!”

      “是!”王秘书说着,便跑出去了。

       刘永泉觉得不对头,他心里更着急了!这时,他拉住霍卫东的绵衣,求情地说:“霍主任,您的情意我领了。求求您,就甭让我去看病了。你看看,我哪能离开这个家啊?”

       霍卫东说:“刘队长,你不住院也行。先去检查检查,我再送你回来嘛!”

       不一会儿,王秘书领着几位社员进来了,大声说道:“你们小心点,抬刘队长上车时,千万不能碰着那一条伤腿!”

     “霍主任,我不去,我不能去!我没一分钱......”刘永泉大吼道。

     “放心,一切费用,我全包啦!”霍卫东笑着回答。

       说话间,王秘书等人已经弄好了一付土担架。大家七手八脚把刘永泉抬到担架上,不容他挣扎反抗,硬是把他抬起来放进了汽车的车箱里。转眼,霍卫东和大家也都上了汽车。在刘永泉的喊叫声中,汽车离开了刘家坪,直奔公社卫生院而去。

        在周庄公社卫生院,霍卫东看了看刘永泉左腿拍的X光片子,再看看放射科、骨科医师下的诊断:左侧胫腓骨未见异常改变。这时,霍卫东和大夫们交换了意见后,他拿着X光片子,跑到刘永泉面前,大发雷霆地:“刘永泉!你装什么蒜?你还是共产党员吗?......今天,我要撤去你的队长职务!开除,不,还要给你严肃的党纪处分!.....快!把纱布夹板给我解下来,你‘演戏’倒是装的蛮像啊!.....”说着,他把X光片子,狠狠地扔在了刘永泉的脸前!......

        ......。

        此刻,霍卫东正想得出神,猛然听见有人大声呼喊起来:“县太爷!你放快点好不好?想在野地过夜、喂狼是不是?......”他抬头向前方望去,那辆驴车已经停在了机耕路上。于是,他怀着感激的心情,赶紧大步向前追了上去。

 

                                                               五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