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秋 雨 :(1)  

2013-09-04 18:12: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   雨

                                                                               (小说)

                                                                                豫嵩岩

                                                                       

                                                                                    

 

          一九七五年秋天的一个下午。

        淅淅沥沥的秋雨,随着凉丝丝的西北风,从阴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洒落在董志塬那一望无际的田野上。这场雨,从清早下到现在,时紧时慢,一直还没有住点。一眼望去,原野上的村落、树木、道路和大片大片的秋庒稼,全部笼罩在一片雾濛濛的烟雨之中,一切景物都变的扑朔迷离,如梦如幻。

         这时,从茫茫的青纱帐里,从那条泥泞不堪的机耕道路上,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个 人。此人大约三十七、八岁年纪,身材粗壮魁梧,一张粗犷、棱角分明的脸盘上,胡子多天没刮,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茫然、失落和沮丧的神情来。看样子,他身心疲惫到了极点,精神萎靡不振,犹如一位从战场上押解回来的被浮将领。他外面穿一件墨绿色的军用雨衣,裤腿儿挽到膝盖上方,皮鞋沾满了稠糊糊的泥浆。他肩上扛一只鼓囊囊、沉甸甸的铺盖卷,脚下一步一滑,醉鬼似的“吭哧”、“吭哧”地向前走着。此刻,他饥饿难忍,早就感到精疲力竭,力不从心了。雨水参和着汗水,从他短短的小平  头上流下来,流到前额,流入眼睛,模糊了他的视线......于是,他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歇息了一阵。过了会儿,他腾出一只手来,想用手擦一擦眼睛。然而,就在这时,他肩上的铺盖卷突然往一边一倒,脚下一滑,“哎哟”一声,他人连同行李卷一起被甩出老远,骤然摔倒在泥水 潭里了......                     

        密集的雨点,敲打着秋田里的玉米叶子,发出一片“沙沙”的响声。

        大半天,他才从泥潭里爬起来,身上糊满了泥浆,恰似一头刚从泥塘里爬出来的大肥猪。他擦去手表上的泥水,看了看时间,时针指向四点一刻,赶忙重新扛起了铺盖卷   儿。此时,他抬起头来,望望阴雨绵绵的天空,瞧瞧无边无际的青纱帐,再看看眼前这   一条望不着尽头的机耕道路,他不禁耷拉下脑袋,沮丧地向前迈出一步,叹息了一声,   自言自语地说:“嗨!我算是倒了大霉啦!......”

         他,就是几天前刚被罢黜了官职的陇庆县委第一书记霍卫东。过去,这位高高在     上,时常坐一辆绿色北京牌吉普车,到处发号施令,威风凛凛的“县太爺”,今天流落到    这种地步,从天上摔到了地下,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霍卫东,原名“土蛋”,那是爹给他起的名字。早年参军时,他嫌小名难听,自作主  张,他头次改名“霍永红”。意思是说:他要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闹革命,永远保持“无产阶级的革命本色”!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他第二次改名为“霍卫东”,表示要紧跟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誓死“保卫伟大领袖毛泽东”!霍卫东家住陇宁县瓦西公社马莲河川的霍家沟,那里是一个又穷、又苦、又偏僻的小山村,交通不便,就连本县的      好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后来,因为村里出了个大名鼎鼎的霍卫东,“霍家沟”不仅在陇东    地区、就是在全省都有了名气。

       霍家沟村,依山傍水,位于霍家山的山脚下。村里二十来户人家,全是“霍”姓。早在一九六四年以前,霍家山的山梁上,满目都是百年以上的松树林子,苍绿无比,郁郁葱葱。一股清澈甘甜的山泉,从村子里潺潺流过,给村民以饮用之便,还滋润着村前那一大片的河滩地。这片水浇地,是村里的“粮仓”,旱澇保收,打得粮食吃用不完。村子前面,是一条人称“马瓜子河”的马莲河,夏秋季节时常发洪水,流得全是稠糊糊的黄泥巴汤;河水既苦又涩,就连牛羊牲畜都喝不下去。过去,霍家沟穷得叮噹响,多数人家的炕上缺被窝,七八岁的娃娃还光屁股乱跑。但是,霍家沟人从来就不缺粮食。嗨!后来,霍家沟人也慢慢吃上了“反销粮”,过上了受饥挨饿的日子,吃尽了苦头。之所以这样,还是因为村子里出了个霍卫东。

        一九六二年冬季,霍卫东从部队转业,回到了家乡霍家沟。他是穷人家的孩子,自小过惯了苦日子,经过几年部队生活的煅炼,使他养成了一种艰苦奋斗、雷厉风行的革命军人作风。在部队,他立过功,受过奖,加入了党组织,政治思想、军事训练样样过硬,后被提拔为副连长。过去,农民参军,复原转业时,政府从不按排工作,全都自行回家当了农民。但是,他这次复原转业的时候,正逢美帝、苏修和盘踞台湾的蒋介石集团疯狂叫嚣,企图扼杀社会主义中国,战备形势十分紧张的用人之际。那时,他被打破惯例,工作安排到了陇宁县的周庄公社,担任公社的“武装干事”兼“周庄武装民兵营营长”这一重要职务。那时,在一片“全民皆兵,保卫祖国!”的政治氛围中,在“加强战备,紧握钢枪,彻底埋葬帝修反!”的革命口号的声浪中,霍卫东幸运地踏上了他人生中的仕途之路。

        当时,周庄民兵营是陇宁县唯一配发了轻武器的“武装民兵营”,是全县民兵队伍中的中坚力量,是战备工作的一把“尖刀”!霍卫东任职后,他对工作兢兢业业,格尽职守,处处以身作则,拿出他革命军人的战斗作风,按照我军“近战”、“夜战”的练兵方法,狠抓民兵的“实战训练”,敢啃“硬骨头”,一步一个脚印,真正做到生产、练兵“两不误”,做出了突出的工作业绩。一九六三年秋季,在兰州军区召开的“西北五省(区)民兵战备训练工作经验交流大会”上,在民兵实战训练的“大比武”中,周庄民兵营代表队的高难度训练科目,一举夺魁,被兰州军区授于了“英雄民兵营”的光荣称号,成为西北五省民兵战备训练工作的一面旗帜 !就在这次大会上,霍卫东一鸣惊人,成了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受到了兰州军区、省军区首长和省级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上了报纸和新闻广播,获得了一连串的荣誉称号,扛着一面大锦旗凯旋而归。

        一九六四年的春天,陇宁县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提出  “人定胜天,向荒山要粮”的豪迈口号。在县委召开的誓师大会上,霍卫东遵照县委指示,扛着“英雄民兵营”的大锦旗,率领周庄民兵营的全体民兵,开赴霍家山,安营扎寨,实行“劳武结合”,一手拿镐,一手拿枪,开始了长期紧张的战斗生活。                                          在那些极不平凡的日日夜夜里,三百名气血方刚的青年人,严格遵照部队的建制     和组织纪律,人人争做“新愚公”,坚持轻伤不下火线,摆开了恳荒、练兵的战场!这支队伍,生龙活虎,纪律严明,无坚不摧,所向披靡!那时候,霍家山上红旗招展,战歌嘹亮,浓烟滚滚,炮声隆隆,“杀”声震天,如同枪林弹雨的战场一般!                                      一年下来,大片的百年老林被砍得一棵不剩,整座山梁全被剃了个“光头”!

         日月交替,斗转星移,转眼到了一九六八年。那时,在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中,农村“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丝毫没有松懈,依然轰轰烈烈的进行。在此期间,霍卫东带领全体民兵战士,他们吃住在霍家山上,苦战三个春秋,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历尽千辛万苦,加上当地群众的帮助,终于把整座霍家山修成了高标准的“水平梯田”。远远望去,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霍家山梯田层层,环环缠绕,犹如一件精心雕琢、巧夺天工的工艺美术品,煞是好看!

        不久,省级党报上,刊登了一篇《当代新愚公,荒山换新颜》的长篇新闻报道。在通栏的粗体大字标题下面,还影印了一幅霍家山水平梯田的全景照片。文章对霍卫东带领周庄民兵营全体同志,进行艰苦奋斗、改天换地的动人事迹进行了宣传。在文化大革命中,这条新闻,立即在全省范围内引起了轰动性的政治效应。霎时间,霍卫东成了大众新闻人物,报纸、电台的采访记者纷至沓来,照片、文稿屡见报端。与此同时,省城还派来一架直升飞机,对霍家山水平梯田进行航拍,制作了新闻记录片。紧接着,霍家山的水平梯田工程 ,经有关专家的审察验收 ,后被树为全省农业学大寨的“样板工程”;陇宁县也成了全省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县”;霍卫东更是成了文化大革命中“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和“先进代表”,出席多种“报告会”和“经验交流会”,各种荣誉向他雪片似的飞来,使他成为全省知名的“政治人物”,成了红得发紫的“时代英雄”。

        在文化大革命中,像霍卫东这样的时代英雄,肯定是各级“红色革命政权”的选拔对象和接班人。从此,霍卫东受到了大军区首长和省级领导的青睐,他开始从政治发迹,步步高升,从周庄公社的武装干事到周庄公社的第一书记,从陇宁县的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再到陇庆县的县委第一书记,简直是青云直上,一跃成为陇东地区最年轻的一位县委书记!听人说,霍卫东后来坐的那辆北京牌吉普车,就是省上领导亲自派人给他送去的。俗话说,“枪打出头鸟”。霍卫东,这颗耀眼的新星的升起,让那群常年吃“政治饭”、资历颇深的党政干部们目瞪口呆,眼睛嫉妒得淌血,自然引起了不少的非议:有人私下说他是“砍树大王”;有人背后称他是“火箭式干部”......如此等等。

       “时势造英雄”。然而,霍卫东这颗新星的升起,他给家乡人没有带来一点的好处,相反,倒是让父老乡亲们跟着他吃了不少的苦头儿。村子里的老年人认为:自从霍卫东带领民兵队伍日夜奋战,将霍家山的百年老林砍光以后,是他砍掉了霍家沟的“龙脉”,毁掉了村子的“风水”,让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天大的变化,使家乡百姓深受其害。首先,气候逐渐变得干旱少雨了;后来,造成村里粮食减产,使霍家沟人吃粮感到了紧巴巴的;再后来,山泉干沽了,使河滩的水浇地变成了旱地,霍家沟由“余粮村”变成了“缺粮村”,让社员群众尝到了饿肚子的滋味儿。因为山泉干沽了,村里人畜吃水都成了大问题。没办法,人们只得开挖水窖,喝起了雨水和窖水。更有甚者,当地的百姓天天要烧火做饭,烧炕取暖。林子砍光后,无疑是断绝了社员群众的“柴路”。想想看,这些年来来,霍家沟人缺粮、缺水又缺柴的日子,乡亲们叫苦不绝,怨声载道!......为此,霍家沟的老年人,有的骂他霍土蛋是“驴日的倒灶子鬼”;有人骂他是“烧料子货”、“丧门星”;还有人骂他是“恩将仇报”,是他把乡亲们逼到了一条“万劫不复的绝路”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