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 秋 雨:(5)  

2013-09-28 12:59: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    雨

                                                                                  (小说)


                                                                                    豫嵩岩

                                                                           

                                                                     五


        

        霍卫东冒着风雨,扛着湿漉漉、沉甸甸的铺盖卷,喘着大口粗气,拼命挣扎着,好不容易来到小驴车的跟前。他把行李卷放到车上,对赶车人说:“刘大哥,困难中你帮了我一把,我得好好谢谢你呢!”说后,他感激地望着赶车人,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人也像傻了似的。

      “快上来!”刘永泉两眼望着远方,硬梆梆地大声说道。

      “我?......”霍卫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少啰嗦!”

        “不,我自己走好了。”

      “快上来!”

      “唉。好,那就太感谢刘大哥啦!”霍卫东爬上驴车,坐在化肥袋子上。

       刘永泉两眼直视前方,没再吭声。看样子,他似乎余怒未息,只见他挽起袖子,扬起手里的长鞭,在空中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随即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那青驴应声奋蹄向前奔去,车子颠簸着向前滚动起来,激起的泥水四处飞溅。风雨中,小驴车行驶在茫茫的青纱帐里,耳边响着风声、雨声和车轮与泥水的撞击声。

       车上,两人沉默无言,气氛尴尬。这时,霍卫东怀着感激的心情,特意向赶车人身边靠了靠,想和对方套套近乎,打破眼前的难堪局面。于是,他望着对方的脸,用赎罪的口气问道:“刘大哥!咱们家刘老伯的身体还好吧?”

        刘永泉半天没有吭声。过了会儿,他才冷冰冰地说:“早去世了,饿死的!”

     “是我去咱家那年?” 霍卫东问道。

      “嗯,是六九年。” 这时,赶车人回想起了伤心事,他偷偷抹一把眼泪,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唉!那一年,咱陇宁县遭灾的地方多,雨水不均,有旱有澇。论灾情,只有俺刘家坪村严重。来年开春时,俺村好多人先是饿得皮包骨头,腿软得路都走不动;后来,不少老人和女人浑身浮肿,他们扛着个大肚子,身上肿得明晃晃的,让人害怕。冬春前后,俺村就饿死了好几口人......唉!惨哪!......”

       “ 这我知道。我心中有愧,对不起乡亲!” 霍卫东心情沉重地说。

       “ 那不关你的事,是上头的政策出了毛病!” 刘永泉转过脸来,看看对方,说:“周庄公社老百姓的嘴,张得有那么大,你手里没粮,能有啥办法?”

        霍卫东又说:“那年,我撤了你的队长职务、给你留党察看处分,伤了你的心。我对不起你了!”

        刘永泉回答说:“不!我不怪你,我也有错。那时,不管谁当公社革委会主任,在火头上,都会照样处理我的!”

        尴尬局面打破了,俩人的话越说越多,两颗心也越拉越近了。这时候,刘永泉对霍卫东的看法也开始转变了:他觉得眼前这个人,虽说也是县太爷,可他出身农村,没有官架子,和咱老农民差不多,心和社员群众也贴得近,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不一样。他用自己那双农民的眼光观察,发现霍卫东是个本分人,不是坏人。那时,霍卫东身为公社革委会主任,他必须执行党的路线和各项农村政策,政策不对路,难免出问题,引起群众不满。自己也当过生产队长,他对这一点是有深刻体会的。因此,刘永泉对霍卫东的防备心理消除了,愿谅了他,甚至对他还有了某种好感。这时,他向对方敞开心胸,说出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你知道不?直到今天,我还欠你一份人情呢!”

      霍卫东忙摆着手说:“不,是我欠你一份人情!”

     “不对,是我欠你!”

     “为啥?”

     “你想想,饿死人的灾荒年,政府给那点儿救济粮,队长好当不?”

     “嗨!我这公社革委会主任都不好当嘛。”

      “这就对了。”刘永泉真诚地说:“你撤了我的职,没人逼我、恨我、骂我了,上下一身轻。你说,我不是欠你一份人情吗?”

      “哈哈哈!......” 俩人异口同声地大笑起来了。

      这时,雨停了。风吹的更猛了,乌云开始逐渐散去,头顶上露出了一角蓝天。

     “霍书记!你......”刘永泉觉得饿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只黑面圆锅盔,想让让对方。

      霍卫东忙制止说:“大哥,往后别再那样称呼我啦!”

     “为啥?”

    “我被罢官了!”

    “我不信!”

    “你看看,我这松样子,还像个县委书记吗?”

      刘永泉看了半天,仍然半信半疑地:“不会吧?......咋会呢?你是全省出了名的大红人......”

     “真的!我不骗你。”霍卫东坦诚地说道:“过去,我思想上犯了‘左倾’蛮干的错误,一时头脑发热,为修大寨田,耽误了小麦打碾,让连阴雨毁了陇庆县的一季夏粮收成。我是罪人!为这事,撤了我的职,开除了我的党籍。我罪孽深重,愧对百姓,我就是蹲一辈子监狱,那也是罪有应得!”

    “啊?......原来是这样!你今天是......”

    “回家,种地,当农民!”

    “兄弟,依我说,当农民没啥不好。”刘永泉说:“咱们庄稼人,本分、善良,实实在在。从外表看,庄稼人土里土气的,脸上有灰土,脚上有牛粪,身上脏兮兮的,好多人都看不起咱们。可你再看看那些贪官,他们个个吃穿讲究,细皮嫩肉,出门坐轿车,一身臭架子。要我说,咱们农民比他们干净多了。哼!那些贪官污吏,吃着农民种的粮食,斗儿里揣着老百姓的血汗钱,不给群众办事,只知道享受荣华富贵。这些人,禽兽不如,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对,是要遭报应的!”霍卫东连连点头。此刻,他是在诅咒贪官污吏,也是在咒骂自己。

        刘永泉又说:“俗话说,无官一身轻。你看看,这官场上也是够害怕的!就拿文化大革命来说,今天你整我,明天我整你,弄不好连命都得贴进去!算了,还是当农民好!”

        霍卫东接着说道:“刘大哥说的是。其实,我压根就不是当官的料。我在陇庆县,说起来是一把手,实际上是别人手里牵的一只“猴子”。早先,我并不知道,只是最近我才......唉!不说了。”

       “对!过去的事,甭提它了。”刘永泉愤愤地说:“兄弟,官场上人鬼难分,花不着和那些坏松费脑子伤神!”

        这时,刘永泉把手里的锅盔一掰两半儿,说:“我这阵子饿了,你也吃点馍馍吧!”说着,顺手将另一半锅盔塞到霍卫东的手里。

       霍卫东没有推辞,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拿着锅盔,狠狠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细细品味,心里暗暗说道:“香,真香!刘大哥,这人够义气。这馍馍,送得可真是时候啊!”

        ......。

       风吹残云,天气晴了。

       下午五点多钟,小驴车终于走出了青纱帐,来到一条通往县城去的那条平展展的公路上。

         霍卫东从驴车上下来,他感激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拾元票子,塞到刘永泉的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双手说:“刘大哥,兄弟我真心实意的谢谢您啦!今天,多亏你把我从这条十里长的泥糊糊路上拉出来,要不然,我就......”

       刘永泉两眼瞪着对方,生气地说:“兄弟!你看我穷是不是?我是穷,有时连买油盐的钱都缺。可我这小驴车拉人,决不是为了挣你这十块钱!你呀,隔着门缝看人,你看错人啦!”说着,他顺手将那张人民币扔向了对方。

       票子被风吹到了公路上,继续往前移动着......

       一声鞭响,刘永泉猛提一下缰绳,小驴车开始在公路上奔跑起来了。没走多远,他回过头来,望着痴呆呆的霍卫东,高声喊道:“兄弟,祝你好运!”

        半天,霍卫东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他上前弯腰拾起那张票子,回头望着奔跑的小驴车,大声喊道:“永泉大哥!我信得过你,我是你的好兄弟。往后,我会常去看你的!”他深情地望着驴车,直到它渐渐消失在远方......

       原野上,经过一场秋雨的冲洗,一切都是那样的洁净、清新。眼前这条宽敞的柏油公路,黑油油的闪着亮光,一直伸向董志塬的远方。公路两旁,秋庄稼长势喜人,一眼望不到边,恰似浩瀚无垠的绿色海洋。

        夕阳,悬挂在西边地平线的上空。一轮血红的落日,透过天涯五彩斑斓的云霞空隙,将它那金灿灿的光芒射向大地,撒向人间。这时,霍卫东重新扛起铺盖卷,吸一口新鲜湿润的空气,朝着他梦牵魂绕的霍家沟,向着明天,迈开阔步,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去......

 

                                                    2013年9月28日  写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