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秋 雨:(2)  

2013-09-14 15:41: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   雨

                                                                              (小说)


                                                                                豫嵩岩

                                                                        

                                                                   二

         

         雨,越下越大了。秋田里,包谷长的一人多高,包谷棒子尺把长,长势喜人,丰收在望。密集的雨点,洒落在又宽又长的包谷叶子上,发出“唰唰”的雨声。大田里,在那一行行长着包谷的地垅之间,积满了雨水,成了一条条反射着亮光的小水沟。一眼望去,秋田白茫茫的一片,犹如沼泽一般。

       霍卫东对这一带的环境是熟悉的,眼前的这片青纱帐,正是他过去工作过的周庄公社的庄稼地。那时候,他经常抽空来到田间地头,查墒情、看庄稼、估收成,和老农一起商讨庄稼活儿,一起拉家常、片闲传,那情景让他至今都难以忘怀。眼下这条机耕道路,就是在他担任周庄公社书记期间,为了发展农业生产、适应农业机械化的需要,由他带领着公社的几位老支书、队长,亲自规划设计完成的。这条机耕路,足足有四公里多长,一直延伸到那条通往县城去的公路上。这条黄土路,下雨天湿滑,很少有行人来往。他心里清楚:凭他现在的熊样子,要想赶在天黑前走出青纱帐,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嗨!天黑前,我要是走不出青纱帐,那就......”霍卫东想到这里,浑身不由地颤抖了几下......于是,他赶忙提起精神,拼命挣扎着,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走去。

       这时,霍卫东望着烟雨中的青纱帐,淋着秋雨,听着“唰唰”的雨声,触景生情,使他又想起了今年夏收时节的那场连阴雨!那场雨,几十年不遇,整整下了七天六夜,使陇庆县农村多数还没顾上打碾的麦摞,全都发热、发霉、发芽,长出麦苗,变成了一座座“青山”。事后,他承担了全部责任,遭到群众的怒骂和唾弃,最后被组织查办撤职、开除党籍,成了今天的松样子,一条狼狈不堪的“落水狗”。

        事情还得从一九七四年说起......

        那年后季,霍卫东这位政治大明星,从陇宁县的县委副书记提拔为陇庆县委的“一把手”,成为让许多人羡慕的最年轻的“县太爷”。在当地,那些调皮的年轻人,背后就是这样称呼县委第一书记的。在政界,大凡新领导走马上任,差不多都要带上几名贴身干将,替他掌管要害部门,为他在新的环境中开展工作鸣锣开道,排除干扰,保驾护航。可是,霍卫东这位在文化大革命中成长起来的、深受党的极“左”路线影响,靠修“大寨田”起家的农村年轻干部,思想比较单纯,头脑容易发热,喜欢高喊革命口号,为了发扬艰苦奋斗的“延安精神”,他背起铺盖卷儿,竟单枪匹马地走马上任去了。结果,让他从天上摔到了地上,被摔得一败涂地!

        陇庆县委的副书记徐鹏飞,是一位老奸巨猾、颇具地方政治实力的政坛老将。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暗中操纵一派群众组织,对原县委第一书记张进同志施行绑架,进行残酷的批判斗争和灭绝人性的人身摧残,使这位才华横溢的县委书记精神崩溃,最终“畏罪自杀”。后来,在落实政策中,徐鹏飞官复原职,并且成了陇庆县委的代理第一书记 。

        那时,正当徐鹏飞四处奔走活动,设法摘掉官帽上的“代理”二字时,霍卫东走马上任来了。徐鹏飞是本地人,在当地担任组织部长十多年,县上许多党政干部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过去,这位实权派人物,在政坛上呼风唤雨,算得上一条“地头蛇”了。说实话,霍卫东上任后,徐鹏飞心里窝了一肚子火,根本也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正准备拿他当“猴儿”耍呢!那天,当徐鹏飞看到霍卫东背着铺盖卷儿,独自前来县委报到、被门卫拦住时,他轻蔑地笑了笑,心里说道:“哼!一个胎毛未干的尕娃娃,能成个啥气候?咱们走着瞧,看谁能够笑到最后!......”这时,徐鹏飞胸有成竹,在他看来:今天陇庆县的党政大权,仍然掌握在他的手中!县上那些要害部门,就连霍卫东的贴身秘书,全都是他的贴心人马。那天,徐鹏飞应付着、安顿好霍卫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便骂道:“垂子毛, 什么一把手?狗屁!纯粹是叫花子,一位‘光杆司令’!嗬嗬,霍卫东你想在陇庆县大干一番事业吗?还想继续往上爬吗?哼!纯粹是做梦娶媳妇——想得倒美!”

      “新官上任三把火”。霍卫东对黄土地情有独钟,对毛主席“农业学大寨”的伟大号召,更是深信不疑,奉如神明。上任伊始,他就暗暗向党组织立下誓言:今后,我要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在搞好全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前提下,要把“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置于农村工作的首位,打一场“农业翻身仗”,解决全县群众的吃饭问题!那时,霍卫东年轻气盛,在一次县委扩大会议上,他更是向全县人民立下了军令状:誓死和全县人民同甘苦、共命运,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拿出比修“霍家山水平梯田”更大的革命干劲,举全县之力,打一场改土造田的全民“大会战”,力争用三年时间,彻底改变全县农业生产的落后面貌!决心在“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中,闯在全省人民的前面,创造出更加优异的业绩!

        霍卫东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毫不含糊!上任的头一天,他就带领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深入基层,现场办公,对全县“农业学大寨”的现状和存在问题进行调查研究,责令有关部门提出调查报告,制定整改意见,编写三年规划草案。在这一方面,他以身作则,坚持群众路线,不但听汇报,而且亲自蹲基层,和社员群众坚持“四同”,听从群众意见,了解民情民意。那时,不少社员群众都说:“嘿! 新来的一把手,和过去的‘县太爺’就是不一样!”

       老谋深算的徐鹏飞,通过观察,他发现:这位新上任的“娃娃书记”,思想不仅“左”,而且对修“大寨田”、搞农田“大会战”特别热衷,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着迷程度。他心里明白:在文化大革命中,像霍卫东这类党的干部和政治人物到处都是,一个比一个“左”;他的这套做法,完全符合党的路线和农村工作的方针政策,无可挑剔。因此,他无法、也不能够和霍卫东公开叫板,而只能屈从地跟着娃娃书记摇旗呐喊。为此,他心中很不痛快。后来,他这位政坛上的“老油条”,突然想到了林彪、江青一伙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所作所为,让他深受启发。那时,他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大腿架着二郎腿,两只巴掌一拍,心里说道:“ 嘿嘿!‘打着红旗反红旗’,这话有意思,,,,,,对,咱就这么办!我要让众人一齐推,把霍卫东往‘左’的路线上推,小车不倒只管推,一直把他推到万丈深沟里去!哈哈哈!......”想到这里,徐鹏飞自鸣得意地狂笑起来了。

        那年的秋冬季节,一场声势浩大的“改土造田”的全民大会战,在陇庆县广大农村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那时,各处工地上红旗飘飘,战歌嘹亮,男女老少齐上阵,人人甘当活“愚公”,人们顶风冒雪,渴了喝口开水,饿了吃片干粮,全县人民硬是摆开了一场“战天斗地”大会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一九七四年底,霍卫东在主持制定《陇庆县农业发展的三年规划纲要》文件时,徐鹏飞以极“左”面目出现,极力吹捧一把手,带领一帮人给他“火上浇油”,推波助澜,促使他制定了一份高指标的“县委一号文件”。一九七五年的夏收前夕,在霍卫东主持召开的县委扩大会议上,在对全县夏收、夏种和改土造田“大会战”的工作进行了专题研究部署时,徐鹏飞又以极‘左’面目出现,带领一帮人推动、甚至是“绑架”着霍卫东,让他制定了一项“左”的政策:上半年凡是没有完成改土造田任务的生产队,在夏收、夏种任务结束后,一律不准打碾;要一鼓作气、集中优势兵力,等完成改土造田任务后,再进行打碾工作。随后,在全县召开的农村“三级干部会议”上,霍卫东代表县委、县政府郑重地宣布了这项政策;在夏收、夏种工作结束后,在一次全县农村的电话会议上,他再次强调了这项政策,并对大家说:“ 你们怕啥?馍馍不吃在笼里放着呢!”       

        嗬!天有不测风云。根据陇庆县的气象记录,在夏收季节除了雷震雨以外,还从没听说过下连阴雨。但是,正当全县大多数农村完成夏收、夏种任务,继续热火朝天地进行改土造田的“大会战”时,陇庆县却遇到了前面所说的那一场几十年不遇的连阴雨......

        这场连阴雨,几乎毁掉了全县的一季小麦收成,无疑是捅了个“蚂蜂窝”!那时,社员们群情激昂,人心骚动,人们的愤怒心情如同火山爆发了一般!若是走进农村,听到得不是哭声,就是骂声。那时,不少人手拿状子,跑到地区、省上告状,纷纷要求上级对霍卫东立案调查,严肃查处法办!

       那时,徐鹏飞幸灾乐祸,惊喜若狂,心里笑着说:“哈哈哈!......好,天助我也!越王勾践苦尽甜来,终于熬到头了。老子要出山啦!”他抓住时机,一边到处鼓噪,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一边分咐心腹,篡改有关会议记录,把自己洗刷干净,打扮成敢于同错误政策进行斗争的“英雄”;最后,落井下石,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卸到霍卫东的身上。

       为了稳定民心,省、地委很快派来了“联合调查组”。经过调查研究,组织上做出了以下决定:1,   霍卫东同志所犯错误是十分严重的,破坏了党群关系与干群关系,给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故决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以示警戒;2 .  霍卫东同志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积极为党工作,曾做出突出贡献 。鍳于本人认罪态度中肯 ,故决定对他从宽处理:免于刑事处分,保留工职,以观后效;3.  暂由徐鹏飞同志主持陇庆县委的日常工作,等待进一步通知。

        霍卫东对组织上的处理意见,心服口服,毫无怨言。相反,他觉得组织对自己的处理太轻了,是他对陇庆县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弥天大罪!他即使蹲上几年大狱,他也心甘情愿。因为他感到自己罪孽深重,他愧对了二十多万陇庆县的父老乡亲!

       俗话说:“凤凰落架不如鸡”。今天夜里,霍卫东又是一夜无眠。他睡在冷冰冰的土炕上,回忆着徐鹏飞这只老狐狸一年来的精彩表演,回想着近来县委大院里的巨大变化,不禁让他心惊肉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当官的料,自己压根就不懂得政治,纯粹是一条糊涂虫!同时,他还发现:近些日子,他就像“瘟神”似的,人们唯恐对他避之不及,生怕会惹上什么麻烦。从前,那位整天跟在屁股后面的宋秘书,满脸阿玉奉承之色,汽车还没停稳,他就笑容可掬地拉开车门,掺扶他走下汽车,让他觉得受之有愧。然而,他刚给徐鹏飞交了手续,宋秘书的眼睛就长到头顶上,牛屄的不得了!还有,院里那些跑腿倒水、送文件的勤杂工,不,就连看门、扫院的临时工,近日对他都是目中无人,摆出一付可恶的臭架子。“嗨!......我,政治上一落千丈,不如一介草民。生活中,我尝够了人间的冷酷,人未走,茶先凉,待在这种地方没病也得害病,简直比劳改队还要难受!我,这是何苦呢?......还不如回家当农民!对,霍家沟有我的老婆孩子热炕头,那里才是我的去处啊!”想到这里,霍卫东立马翻身下炕,拉亮电灯,开始收拾起他的行装来。

        夜里五点钟,霍卫东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决定:解甲归田,回家当农民!一个人,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犹豫不决时,精神非常痛苦;一旦下定决心,做出了抉择,反而会使他感到格外的轻松与惬意。幸好,他的行李卷和来时没有大的变化,很快就整理好了行装。这时,他在办公桌上留下一张纸条,还是像他一年前来这里报到那样,扛起行李卷,大步走出他的办公室兼卧室,走出了县委大院。

       天空阴霾,夜色苍茫。

       霍卫东走出陇庆县城,来到空旷的田野上。他大步走在沙土公路上,四周一片寂静,唯有秋虫低鸣和他的脚步声。他走出县城,如同走出了囚笼,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此刻,他望着两边黑糊糊的秋庄稼,呼吸着带有泥土芳香的清新空气,他心里觉得格外的舒畅......唉!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这不,他还没走多远,就遇上了这场倒霉的秋雨!途中,他幸好遇到了一位好心的拖拉机手,把他带到陇宁县的三岔路口,让他少走了好多的路程。下午二点多钟,他从拖拉机上下来,一心要走捷路往家里赶,路过周庄都没歇脚。可是,他紧走慢走,但到后来还是困在眼前这片青纱帐里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