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情海深仇 :(中篇):  

2014-12-20 12:23:2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海深仇

                                                                           (中篇小说)

                                                                                豫嵩岩

 

                                               3


 

       省外贸厅那栋高大漂亮的办公大楼,就座落在繁华市区的一条大街旁边。从大门口向里望去,这栋大楼前面,是一座精致的花园:中央一个莲花状的喷水池子,正中高高冒起的一股水柱、四周一条条喷射出的弧形水链,一齐喷洒到半空那尊造型优美、体态飘逸的“飞天”身上,再散落到金鱼游弋的清水池中;十字花径两旁,花木葱笼,鲜花争艳,五彩缤纷,环境颇为优雅。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经贸与投资”是一场重头戏。每天,前来这里联系业务、恰谈生意的国内外宾客络绎不绝,豪华车辆进进出出,门庭若市,一派繁忙景象。

       这时,崔龙亭刚送走了一位客人,转身回到办公室,在窗台旁边那张沙发椅上坐了下来。阳光透过窗玻璃,照射在面前的写字台和他的身上。窗台上摆着一盆兰花,开着几枚素白的花朵,散发着阵阵幽香。今天,龙亭穿一身笔挺的线条分明的浅灰色西服;雪白的领口上,打一条天蓝色的真丝碎花儿领带;加上一头油光闪亮的乌发和脚上那双明晃晃的黑皮鞋,一眼看去,他人显得英俊潇洒而又风度翩翩。

       “马是鞍杖,人是衣裳”,这话一点都不假。今天的崔龙亭,和昔日那位邋里邋遢的山沟里的穷娃娃相比、和一个月前那个打扮得土里土气的穷学生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脱胎换骨,判若两人了。其实,他这身“行头”,不是他花钱买来的,而是机关发给职工们的“工作服”。这时,龙亭突然想起了他来这里报到那天,李厅长望着他的衣着打扮,说道:“在咱们机关里上班,穿着打扮就要光鲜漂亮、有模有样,决不能让我们在国内外的富豪大亨面前丢脸!”听后,他不禁脸红心跳起来。不久,机关后勤人员就给他送来了这身衣装打扮。那时候,他在换衣服时,暗暗想道:“嗯,这是个富得流油的地方啊!”......

       今天, 龙亭来外贸厅上班,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他在清华大学,读得是“国际商务投资贸易”专业,正好与我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接轨,是一门令人羡慕、非常吃香的专业。他还在大四读书时,尽管毕业还早,但是国家的经贸部委、一些省市的商贸部门和一些合资企业等单位,提前就跑到他们学校,纷纷开出优厚条件,便开始招募、抢夺他们这批国家急需的人才了。本来,他是可以留在北京的,因他乡土观念严重、思亲心切,一心想着他的穷山窝和“老婆孩子热炕头”,后来在本省招聘人员的极力鼓动下,他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签了应聘合同,这才回到省城,回到了家乡。

       龙亭来到这里工作,虽然他对这里的环境条件、生活待遇都很满意,但是当他独自静下来、或是半夜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念念不忘地想着老家,想着年迈的老爹,特别是想着他的婆娘娃娃。每逢这时,他就会给自己敲起警钟,重复起那句老话:“我决不能忘本!我要努力工作,多多挣钱,好好报答玉芳,让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突然,门被推开,打断了他的思緖。

       进来的是一位年轻姑娘,他的同事。她叫竹青,模样俊俏,也是刚从苏州商学院分配来的学生。她看了龙亭一眼,笑容可掬地:“龙亭!我中午加班,赶写一份材料。麻烦你,给我带一份午餐好不好?”

       龙亭说:“没问题,带哪种午餐?”

      “二两米饭。一份红烧牛肉,一份青椒炒鸡丁儿。”

      “好的。”

      “这是餐劵。”姑娘从皮夹里取出餐劵,放到龙亭面前的桌子上。

      “我有餐劵。你那样认真干嘛?”龙亭重新把餐劵塞到姑娘手里。

       无意间,两双手触碰到了一起!突然,姑娘脸上飞来一片红云,让她赶快把脸转到了一边......餐劵也掉落在了地上。

       龙亭拾起餐劵,抬起头来,竹青姑娘像只灵巧的燕子飞出了房间......

     

      龙亭提着两份午餐盒饭,穿过静悄悄、空荡荡的走廊,来到一扇门前喊道:“竹青,开门!”

       门开了。竹青望着龙亭递过来的午餐盒饭,她故意不接:“进来呀!一块吃饭,热闹点不好吗?”

       龙亭犹豫了一阵。其实,他是觉得自己买的那份饭菜,档次太低,怕人耻笑。

       竹青催促道:“唉,怕啥?快进来嘛。”

       龙亭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竹青赶忙上前合上笔记本电脑,腾开桌面,再搬来一把软椅,笑吟吟地:“龙亭,今天咱们一块会餐!”

       此刻,龙亭越发感到难为情了。

     “哎,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竹青看到龙亭神情紧张,两眼直发愣,忙从他手里接过来盒饭,一一打开,摆在桌子上面。她很机灵,看了饭菜,心里便明白了。这时,竹青忙打着圆场说:“嗬!好丰盛的午餐,开饭喽!”

       龙亭是实在人,他指着炒洋芋丝,实话实说:“竹青!不瞒你说,我家在甘谷农村,那里穷得很,好多人还饿肚子。我和你不能比,我还得养家糊口呢!”

      “我懂。别说了,咱们高高兴兴吃饭!”这时,竹青姑娘像一位家庭主妇,招呼龙亭坐下,将米饭盒、筷子递到对方手里,指着荤菜说道:“吃菜!别客气,你多吃点......”

       龙亭依然十分拘谨。

     “唉,你这人!......”竹青端起那份红烧牛肉,不容对方答辩,一下子给龙亭的饭盒里拨得满满的:“吃,吃呀!同事嘛,我这人,就喜欢随随便便,痛痛快快!”

       这顿饭,龙亭虽是头一回吃红烧牛肉这类炒菜,但他却没能品赏出它那鲜美的口感来。因为,他刚才满脑子都是尴尬和不舒服的感觉......

       竹青姑娘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为了顾及龙亭的面子,她故意大口吃着炒洋芋丝,连连咵口:“嗯,炒洋芋丝好吃,不错,香!”随后,她又岔开话题:“龙亭,你看咱们科室那些人,人家都是有家有舍的,一下班就急急忙忙往回赶。唯有咱俩孤苦伶仃,无家无舍,今后咱要互相照应才是。你说对不对?”

    “哎,哎。是......”龙亭吃着饭,心不在焉地应筹着。

       这顿饭,终于凑凑合合地吃完了。龙亭觉得很没面子,准备早点起身离开:“竹青,我有点事。我先......”竹青一把拉住龙亭:“你等等,我还有事!”

     “啥事?”龙亭问道。

       竹青拉开抽屜,拿出一只金灿灿的手表。她嫣然一笑,摇着手表说:“龙亭!我知道你没有表,我给你买了一块。来,胳膊伸出来,我给你戴上!”

       龙亭连连摆手:“不,不!怎......”

    “你这人,羞羞答答,大姑娘似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说着,竹青上前拉住龙亭的左胳膊,硬是把手表给他戴在了手腕上:“哈哈哈!......这表,你戴着正合适。我喜欢!”

     “这......”龙亭脸红得像只下蛋鸡。

     “嗯,你可以走了。”竹青拉开门,往龙亭肩上拍一把,轻轻将他推了出去。

 

                                                                  4

 

       自从崔龙亭来到省外贸厅工作以来,竹青姑娘就对他产生了好感。看着这位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她那颗遭受过情感创伤的芳心,也开始慢慢地修复愈合了。后来,她干脆把龙亭当做她精神上的依托和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本来嘛,她是不相信“情缘”二字的。可是,她经过前一段揪心的爱情纠葛之后,特别是近些天,倒让她对“情縁”不仅深有感触,而且深信不疑!在她看来:人世间,一切都是讲“縁份”的。在爱情中,“縁”比“情”更重要。“有情无缘”,对一个女孩子的伤害更大!就像《红楼梦》中的林黛玉那样。近些日子,竹青感到她今生今世的“情缘”,正在悄然向她走来。因此,她决定要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个“縁”字,一定要把龙亭拉到自己身边,然后用无形密集的情丝,将两颗心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构筑成一个风雨同舟的命运共同体!然而,她的这种感觉,还仅仅是一种想法。吸取过去的教训,她必须首先设法摸清楚对方的“底牌”,然后再去制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竹青的家境很好,父亲是苏州的一位企业家。她在苏州商学院上学时,曾结交了一位“男朋友”。从大二到半年前,俩人吃喝不分,无话不说,形影不离,令人好生羡慕!然而,就在他们即将毕业时,男朋友突然变挂、终于屈从家庭的压力,将她无情地抛弃了。后来,竹青痛定思痛,发现她爱的那个人,纯粹是个骗子,爱情骗子!这事让她伤心、屈辱到了极点!毕业时,她暗暗想道:“人们都说:南方人阴险狡猾,北方人忠厚实诚。”于是,她一怒之下,自作主张,在一次招聘会上应聘签约,一个人来到了大西北。

       晚饭后,竹青特意邀请龙亭去滨河路散步。在兰州,好多人都把滨河路当做了他们心目中的“上海外滩”。他俩来到“中山桥”南边的广场上,举目眺望:夕阳照射在白塔山顶那座巍峨高耸的白塔上,金光灿灿,直冲云霄;散落在山坡上的亭台楼阁,淹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苍松翠柏之中,显得古香古色,错落有致,别有一番情趣。山脚下,“天下黄河第一桥”——中山铁桥,凌空飞架,气势雄伟。黄河自西穿城而过,映照着两岸的绿荫长廊与高楼大厦,弯弯曲曲,静静地流向远方。

       这时,他俩转过身来,沿着黄河南岸、滨河路带状花园旁边的人行道,窃窃私语,继续向西缓步走去。

       他们走过水车园,停下脚步,俯身在岸边的水泥护栏上,欣赏着黄河流水和对面的“龙园”美景。

       龙亭问道:“竹青!‘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你爸是苏州的企业家,大富豪。你为啥还要独自跑到我们大西北来呢?”     

     “西北人实诚,心地善良。我是冲着大西北人来的!”竹青望着河面上飞速行驶的游艇,说:“人比钱重要得多!人能造钱,钱是一张纸。钱多了,还会发霉变臭!”

       龙亭说:“你说的太好啦!可是,在我们老家,老百姓非常缺钱,做梦都在想钱。这就是贫富差别!”

       竹青扭过脸来,开门见山地:“龙亭!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愿意吗?”

     “啥样的朋友?”

     “现在知己知彼,将来相濡以沫的朋友!”

      “哎呀!对不起,请不要误会。我有老婆了,还有个四岁多的孩子。”

      “哦?!......咋会是这样?咱年龄不是差不多吗?”

      “乡下落后,我结婚早。我们是包办婚姻,结婚时年龄不到,连结婚证都没办。”

      “啊?......非法同居?”

      “不!在乡下,好多人都那样。有没有那张纸,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你真心爱她吗?”

      “我们没谈过恋爱。结婚前,我俩连面都没见过。不过,老婆在我们家功劳挺大的,比我重要多了!”

      “我明白。你俩不是爱情,是同情。”

      “你说得也不完全对。”

      “哦、哦.....”竹青觉得尴尬,忙改口说:“嗯,那咱就交个普通的知心朋友吧!”

       龙亭伸出手来:“好!来,握手。握了手,就是好朋友啦!”

       两双热情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此刻,两双眼睛互相久久地盯着对方,热情变成了澎湃的激情!此时,那些难以启齿的语言,无需表白,早已融入他们的眼神和目光之中,而且让彼此心领神会,心知肚明......

       夜幕降临了。滨河路上,灯火辉煌。

       这时,竹青挽着龙亭的胳膊,望着中山桥上空五光十色的绚丽夜景,缓步向西关什字的一条大街走去。他俩来到一家知名度蛮高的“飞天咖啡屋”门前,竹青还是用她的那只胳膊,拦住龙亭的腰背,笑着说:“龙亭!这里的咖啡味道好极了。走,咱们进去喝一杯!”

      “不,不!这里是高消费,不是咱去的地方。我从没.....”龙亭吱唔着说。

      “没关系,我来买单。走哇!......”竹青朝龙亭的脊背上连推带搡,双双踏上三级台阶,走进一座旋转着的玻璃门内,迎着一汪柔和的橘红色的灯光,听着一曲柔情绵绵的轻音乐旋律,一股浓烈的咖啡香味扑鼻而来......

     

                                                                  5

 

       一眨眼,又是一个金秋十月。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国的各项事业突飞猛进,群众的生活水平快速提高,新生事物层出不穷,我国社会和人们的思想正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此时,农民工潮水般地涌进了城市,城市到处都是火热朝天的建筑工地,无数座摩天高楼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许多人纷纷下海经商,个体商户、私人企业如同雨后春笋般地发展壮大起来;人们的社会观念同样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挣钱”、千方百计地“挣大钱”,一时成了人们的口号和奋斗目标。与此同时,西方社会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开始涌入封闭的中国社会,融入了市场经济,污染着社会的精神环境,冲击着人们的道德底线。在不少大城市,那些打扮妖艳、专门吃青春饭的“小姐”,那些为了挣钱、专门拆散别人婚姻的“小三”,西方社会流行的“未婚先居”、“男女同居”等丑恶现象,也开始在有着几千年封建王朝历史的华夏大地上孳生泛滥起来。

       这一年,龙亭和竹青,他俩的变化更是大得惊人!

       在单位,人们只知道龙亭和竹青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对他们的底细并不了解。毋庸置疑,“情人”成了掩盖他们丑恶嘴脸的一块档箭牌和遮羞布!那时,他俩早在外面偷偷租了一套房子,每逢周末节假日,他们就在那个“安乐窝”里鬼混,寻欢作乐。对于这对“情人”来说,他们既有“情”又有“缘”,不但幸运而且幸福,充分享受着“情縁”的恩赐与快乐。生活中,意志坚强者,人能够改变环境;意志薄弱者,环境能够改变人。一年来,崔龙亭乘坐的都是“顺风船”,他工作上得心应手,深得领导上的赏识和器重,对仕途更是踌躇满志,志在必得;生活中,他怀里抱着一位年轻漂亮、温柔多情的苏州姑娘,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让他感到甜甜蜜蜜,心满意足!这一年,他已经彻底背叛了自己的诺言,忘恩负义,很少想起家中受苦受累的老爹和可怜的婆娘娃娃了;甚至,一想到那个龌蹉、讨厌的“黄脸婆”媳妇,他就会感到恶心和烦恼,恨不得一脚把她踹到阴沟里!如今,崔龙亭除了每月给家里寄回十五元的生活费用外,他和一家人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在改革开放的中国,“变”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突出特征。如今的崔龙亭,早已变得不是一年前的他了!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变成了《东吴招亲》戏中的那位乐不思蜀的“刘皇叔”了。

      

        今晚,又是一个周末良霄。

        崔龙亭、竹青两人洗完了澡,穿着菲薄的睡衣,半躺在席梦思床上,有意无意地瞅着面前那台彩色电视机。那时候,彩电还是个新鲜玩艺儿,好多人想买都买不到的。

       这时,竹青亲昵地偎在龙亭身边,她用雪白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梳理着男人的头发,温顺的像一只小猫儿。少许,她微笑着说:“龙亭!你说说,咱俩何时才能结束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呢?”

    “这不是跟真夫妻一样嘛!”

    “不一样!我当众敢叫你‘老公’吗?”

     “说得也是。这样吧,今年春节回家,我就和她办理离婚手续!”

     “哟!你们的‘婚姻’,原本就是一桩非法的、不受法律保护的黑婚姻。你还‘离’什么‘婚’呀?你不是离婚,而是宣布解除非法的婚姻关系!懂吗?”竹青说着,用食指在男人的前额上疼爱地点了一指头。

     “哎呀!”,崔龙亭恍然大悟,他惊喜地摸着竹青那富于弹性的酥胸,说:“对,是宣布解除非法婚姻,简单,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当初,我原以为这事挺复杂、挺难办的。不过,我若这样做,上对不起老爹、下对不起婆娘娃娃,村里人会骂死我的......”

     “啊?......你打退堂鼓了?”竹青假装生气,把摸着她乳房的那只手推搡到了一边。

     “哪会呢!老婆,咱俩都闹到这种份上了,一根绳子拴了两只蚂蚱,我哪能.....”

     “对!有你这句话就行。如今的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到时候,咱多花些钱,解除了他们经济上的后顾之忧,你不就对得起他们了吗?我爹有得是钱,钱不是问题。”竹青喜形于色地说。

     “是这么个理儿......” 这时,龙亭突然兴奋地喊叫起来:“竹青!快,快看呀!”

     “看啥?大惊小怪。”

      “快看电视!”

       竹青抬起头来,只见电视画面上的那一对外国男女,俩人胸贴着胸、嘴对着嘴,正亲热得天昏地暗,气喘吁吁......这一看不要紧,倒是让床上的这一对年轻人受了传染,动了真情!此时,他俩一块脱掉身上的睡衣,拉过来一条毛巾被,顺手关掉了床头的那盏壁灯......

 

                                                                6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