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情海深仇 : ( 下篇 )  

2015-01-05 20:29:3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海深仇

                                                                           (中篇小说)

                                                                              豫嵩岩

 

                                                                                  6

 

         

        公元2008年,是一个多事之秋。年初,我国南方在“春运”高峰期间,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冰雪自然灾害;接着,藏独势力在拉萨制造了一场震惊中外的武装暴乱事件;随后,四川汶县发生了八级强烈地震;到了年底,美国的房产信贷危机迅速发展为一场席卷全球的经济灾难。这一年,天灾横祸不断,真是一场接着一场。

        这一年,萧玉芳家里的日子,同样过得也是异常的艰难辛酸!屈指算来,她那个忘恩负义的丈夫崔龙亭,从北京清华大学毕业到省外贸厅工作以来,如今已经二十六个年头了。在此期间,玉芳她从一位身强力壮、模样俊俏的年轻媳妇,变成了一位面容苍老、头发花白、两眼失明的瞎老婆子,让一位半百之人变得倒像七、八十岁的痴呆老人似的,岁月该是多么的冷酷无情啊!那些年,萧玉芳起初在家里拼命干活,一心和丈夫风雨同舟,替他分忧解愁,齐心协力共创美好家园的时候,一场意想不到的天大的灾难,突然降到了她的头上!她那位毫无人性的丈夫,不仅彻底背叛了她、抛弃了她,而且让她猝不及防,突然把她逼上绝路,几乎毁掉了她的一生!这些年来,她苦心经营的那个家庭,几乎走到了土崩瓦解的悲惨境地!......日月轮回,岁月漫漫。天哪!在这二十多年中,一位四处求助无门的孤寡女人,肩上扛着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心头蒙受着无穷无尽的磨难、愤怒、耻辱与仇恨,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呀?......从她苍老的面容看得出来:她在肉体与心灵上遭受了一场怎样的摧残、打击与浩劫啊!如今,在她面前苦海茫茫,无边无涯......唉!这些年来,萧玉芳过得是啥日子?村里没人能说得清楚,只能用“血泪斑斑”来形容,只有苍天才会知道!

       二十多年来,萧玉芳心神不宁,夜不能寐,经常是噩梦缠身。只要一有空,那场噩梦就像暴风雨前夕的满天乌云那样,伴随着霹雳闪电,在她眼前翻滚起来!......

      1984年春节前夕的腊月二十八,萧玉芳一家人整天搬着指头盼星星、盼月亮,结果却盼回来了一位比“陈世美”心肠还要歹毒的崔龙亭,盼回了一条恩将仇报的“中山狼”!

       那天后晌,崔龙亭衣冠楚楚,手里提着一只棕色公文皮包,冒着风雪,回到了阔别一年多的穷山窝。他一走进大门,萧玉芳喜从天降,她便领着铁梁、赶忙从窑洞里迎出来。然而,当萧玉芳望着丈夫对他们母子俩露出一付不屑一顾的冷漠样子时,她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当天晚上,崔龙亭便凶相毕露、恩将仇报,当着一家人的面,断然对她下了毒手!他先是对老人说:“爹!这次回来,有件重要的事情,我要告诉你们。”爹说:“啥事唦?快说!”崔龙亭从方凳上站起身来,郑重地宣布道:“你们都听着!我和萧玉芳的婚姻,是一桩父母包办的‘非法婚姻’、‘封建婚姻’和‘罪恶婚姻’!从今天起,这桩非法婚姻就要结束了,永远地结束了!铁梁这孩子是不幸的、无辜的,是非法婚姻的牺牲品。今天,我从人道主义立场考虑:为了补偿非法婚姻给孩子造成的精神伤害,我决定给铁梁一次性补偿五万元人民币。这样,我就对得起我的良心、也对得起孩子了。”说后,他从公文包里掏出几摞崭新的票子,放在了桌子上。

       崔龙亭的举动,如同晴天霹雳,一家人全都傻了眼!......过了半天,等萧玉芳心里明白过来以后,她便发疯似地猛跑几步,一头撞在门框上,顿时头上鲜血直流,倒在了地上!见状,弟妹赶忙上前,一个从地上抱起嫂子,一个替她擦着血迹,一家人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这时,老爹铁青着脸,战战兢兢地下了炕,望着惊呆的儿子,挽起袖子,指着他的鼻尖儿,跳骂道:“哈松!你这畜牲,你个没良心的陈世美!这辈子,我.、我就当没你这个娃!你,你给我滚,滚!滚得越远.....”老爷子突然举起巴掌,正准备朝儿子脸上狠很搧去!但是,巴掌没有搧到儿子脸上,老人家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妹妹抱着嫂子,帮她擦着头上不断流出来的血迹。铁梁哭闹不止。崔龙亭和弟弟赶快把老人抬到了炕上。从此,老人便一卧不起,留下了半身不遂的后遗症。     

       崔龙亭这次回家过年,闹得神鬼不安,一家人年也没有过成,还差点逼出人命来。一个好端端的家庭,面临着解体坍塌的危运,这简直就是一桩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崔龙亭想道:“如今,我已经成为家人的眼中钉了。今后,在乡亲们的眼中,我也是一只‘过街老鼠’,一泡令人厌恶的臭狗屎!家庭,家乡,哪里还会有我的立足之地呢?......”于是,崔龙亭当天晚上冒着鹅毛大雪,他匆匆赶回县城,坐上了返回省城的火车。这一走,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他便永远和家乡、家人失去了联系。

       崔龙亭一摔袖子走了,一身轻松地远走高飞了。可是,人间的一切不幸、耻辱、冤屈和苦难,犹如泰山压顶那样,全部压在了萧玉芳的头上!起初,她对崔龙亭的举动心不服、心不甘、心不死,她曾咬破手指,在一条手帕上写了个鲜红的“冤”字,疯疯傻傻地跑到公社、县法院告状,但当政府工作人员听了她的陈述,原来是一桩不受法律保护的“黑婚姻”时,人家都是连连摇头,后来干脆是撒手不管了。到头来,萧玉芳到处奔波,四处碰壁,结果却被碰得鼻青脸肿!天哪!这些年,她有冤没处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回到村里,她前思后想,觉得没活路、没脸见人,突然想到了“死”字!她好几次都要上吊,准备一死了之,一了百了......但是,都让寸步不离的妹妹给发现了,后被妹妹、铁梁死死抱住,那撕心裂肺般的嚎啕哭声,终于使她免于一死,保住了性命......再后来,她憨憨傻傻、疯疯癫癫,纯粹变成了一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一天,她拿岀那只装着五万元钱的布袋子,跪到院子中央,面对苍天,一边哭喊着,一边拿出一沓百元票子,划着火柴,随着一声声哭喊,一张张百元大钞化作了灰烬......后来,妹妹领着铁梁从外面回来了,妹妹上前一把搂住嫂子,哭喊道:“嫂子!爹有病,铁梁往后要上学,要成家,咱们还得过日子。你咋那样傻呢?......”这时,铁梁也抱住了妈妈的脖子,三人抱成一团,也哭成了一团......

        这时候,崔家即将倒闭!一家人眼睁睁地盯着萧玉芳,唯有她才能够拯救这个家庭!全村的父老乡亲们,都对萧玉芳寄于厚望,希望她挺身而出,支撑起崔家的门户来!在家人和乡亲们的期待之中,在人类道德良知的感召之下,萧玉芳这位普普通通的农家女人,像一位能屈能伸的“英雄大丈夫”那样,像“哑巴吃黄连”那样,硬是将满腔的苦难、仇恨和眼泪咽下肚子,挺直了腰杆,成了崔家遮风挡雨的一把伞!

        二十六年来,萧玉芳怀揣一颗赤诚的心,咬紧牙关,含辛茹苦,默默奉献,不图回报,无怨无悔。她在村里,是一位人人夸奖的“好媳妇”;她在生活中,是一位忠厚善良的好女人。这些年来,她讲道德,守信义,尽孝道,全力伺候半身不遂的公爹,先是给老人家喂汤喂药,翻身捶背,一伺候就是整整六年;后是抬埋了老人,护送他入土为安,尽善尽终,对待公爹比老人的亲生儿女还亲。这些年来,她不辞辛劳,像一位“慈母”那样,竭尽全力抚养弟弟、妹妹和儿子,将他们一个个拉扯长大成人。此间,萧玉芳先是陪送妹妹出阁嫁人,后是给弟弟、儿子他们成家立业,自立了门户。在崔家弟妹的眼里,她——萧玉芳,就像戏里包拯的嫂嫂那样,是一位名符其实、当之无愧的“嫂娘”啊!......对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来说,这一件件、一桩桩的大事,谈何容易?简直就是人间奇迹!

       然而,对于萧玉芳来说,她毕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感情丰富的女人啊!平时,她只要一想起自己的人生遭遇,只要一想起那个丧尽天良的“陈世美”,她就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这些年来,她的眼前觉得越来越黑,越来越暗,后来完全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黑夜了。在她看来:人间的那轮红日头,日落西山,再也升不起来了。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但她心里却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后来,每到更深夜静的时候,为了不让别人听见,她便把头蒙在被子里面,无声地痛哭起来,一哭就是大半天!......其实,这种无声的痛哭,要比那种嚎啕大哭更加难受,也更能摧残、蹂躏她那柔弱的心灵.了!.....后来,她感到心力憔悴,眼泪早已哭干,她人也变得老眼昏花,视力越来越差,越来越模糊,最终完全失明,变成了一位可怜的瞎老婆子。这时候,萧玉芳觉得:她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她生命中的那盏“小油灯”啊,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只需一阵微风吹来,那盏小油灯也就该悄悄地熄灭了......

                                                                        

                                                               7

 

       崔龙亭自参加工作以来,他便乘上“顺风船”,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工作中,他得心应手,如鱼得水,“省外贸厅”给他搭建了一个充分展示自己才华的人生舞台。这位清华学子、社会骄子和时代精英,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如虎添翼,成绩斐然,初出茅庐便一鸣惊人,赢得了众人的喝采!人才就是金钱效益,人才求之难得。在省、厅领导们的眼中,崔龙亭简直就是一颗价值连城、闪闪发光的无价之宝!

       在工作中,崔龙亭精通国际商贸业务、娴熟炼达,工作能力强,深受上级领导部门的青睐与器重。在省外贸厅,工作还不到五年,他便被“破格提拔”为省外贸厅的“业务洽谈处”处长,经常与国内外的商贸界人士交往,直接参加了省上几宗国际商贸协定的谈判工作,使他名声鹊起,在商贸界崭露头角。期间,他还被抽调到国务院外贸部,参加过国家重大商贸协定的谈判工作。经过这些年的励炼,崔龙亭不仅对国际贸易谈判的国际惯例和法律知识了如指掌,而且对谈判的策略与技巧运用自如,分寸把握有度,使几笔国际商贸协定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峰回运转、柳暗花明,最后还是签订了合同,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人年轻潇洒,有才华,有风度,思维敏捷,口齿伶俐,熟知英、德、日三国语言文字,而且是谈判桌上难以对付的“高手”,就连外国同行们也是赞不绝口!在他手上,甘肃省先后同多个国家签署了几笔重大的商贸协定,硕果累累。近些年,他在仕途上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官运亨通,青云直上。2005年,他被任命为省外贸厅的“第一副厅长”职务,让人好生嫉妒。其实,在省外贸厅,好多人心里都明白:崔龙亭的权力,远比那位即将退休的“老厅长”大得多,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实权派”人物。后来,还有人私下流传说:“崔龙亭年富力强,是省领导眼里的‘大红人’。下一届省长,非他莫属!”;还有人说的更玄:“嗬!国务院外贸部早就盯上崔龙亭了。外贸部的那把椅子,正等着他去坐呢!”......总之,崔龙亭这些年是吉星高照,替他击鼓、吹喇叭的人,足足有一大群。

       自从那年崔龙亭春节回家,宣布和糟糠萧玉芳“解除非法婚姻”以后,他一回到省城,便和情人竹青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踏上了一条“步步走红”的红地毯。此后,他一路走红,步步高升,前程似锦。与此同时,他从思想感情和实际行动上,彻底和家乡、家庭、家人和父老乡亲们一刀两断了。婚后第二年,竹青给他生了个白胖小子,取名“鸿运”。从此,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比喝蜜还甜。这二十多年来,崔龙亭真是天随人愿,官运亨通,万事如意,好事连连!

        2007年7月,崔龙亭主持了由国家外贸部牵头的一宗国际商贸协定的谈判工作。具体说,就是由“中国甘肃省有色金属总公司”和加拿大“北美‘巨无霸’矿业跨国集团公司”的一笔商贸投资协定。经过长达半年的艰苦谈判,报经外贸部批准备案,终于签订了这笔巨额商贸合同。根据协定文本:加方分三年向中国投资十五亿美元,在中国兰州投资兴建一座年产二十万吨的铝材冶炼加工大型合资企业。加方负责图纸设计,机器设备的引进、安装、调试和技术人员的培训工作;中方负责厂房建设、劳动力、铝矿石及水电等后勤供应工作。合资年限二十年,中加股份份额分别占 51%和49%,  产品销往国内外市场, 利润平均分成。

        2008年,是华夏大地举国欢庆第28届奥运会在北京举行的喜庆之年!

        2008年7月下旬,中加双方在兰州举行了中加铝业合资企业隆重的“开工典基”仪式。这位加拿大跨国公司的总裁昂纳克斯先生,在参加了开工典基仪式之后,他特意在下榻的“飞天大酒店”,单独宴请、会见了省外贸厅的崔龙亭厅长。

         餐后,两人来到总裁套房内的会客室,整整密谈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昂纳克斯先生首先代表本公司向崔厅长表示真挚的祝贺,祝贺中加双方公司的圆满合作即将开花结果;接着,他对崔厅长在这桩商贸谈判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表示真挚的感谢,感谢他在谈判中采取了瞒天过海的手法,按照他俩事先的秘密约定,巧妙地在合同上为加方公司在“设备引进”方面留下一个纰漏,蓄意做了手脚,使这家跨国公司在设备引进方面捞取到了一亿美元的红利!此时,昂纳克斯总裁为了筹谢对方,他从口袋掏出一张信用卡和一串钥匙,毕恭毕敬地交给崔龙亭说:“崔厅长!谢谢您,我们都是讲信用的人。这是我在加拿大国际花旗银行给您存下的500万美金的银行卡,请您收下。这串钥匙,是我在温哥华给您买的一套私人别墅的钥匙,那里风景优美,景色宜人,供您将来享用。”总裁说到这里,他放低声音,俯在厅长耳朵旁边说:“如今,中国搞改革开放,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一潭浑水。你们中国有句俗话:浑水摸鱼!崔厅长,我劝您:趁机会捞它几大把!官场不必久留,那里风险太大。将来,我劝您还是到我们加拿大定居吧!加拿大是一个自由的国度,是富人们的‘天堂’。到时候,我会在温哥华设宴款待您的!”说后,总裁拍了拍厅长的肩膀,纵声大笑起来。

       崔龙亭收拾起钥匙和银行卡,微笑着说:“谢谢您,谢谢总裁先生,谢谢您的衷告!老朋友放心吧,咱们以后会在温哥华经常聚会的!”

       总裁点上一支雪茄,崔龙亭品一口龙井花茶,两人继续笑谈起来......

          2008年8月8日,第28届国际奥运会在北京隆重开幕了!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崔龙亭继续一路走红,又添一喜:他的儿子崔鸿运金榜题名,考上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自费留学生。这消息,更是让崔龙亭夫妻喜从天降,喜上加喜!

     

                                                                8

      

         光阴似箭,日历翻到了2010年。

        这一年,崔龙亭夫妻俩趁赴加拿大探视儿子的机会,在昂纳克斯先生的大力协助下,他们悄悄办好了移居加拿大的一切法律手续。

        2012年秋天,当崔龙亭夫妇再度名正言顺地去加拿大探亲时,他们告别了自己的祖国,摇身一变,变成加拿大的合法公民了。在温哥华,昂纳克斯先生给他们买的那一套海滨别墅,内有花园、草坪、游泳池、健身房等设施,环境优雅,风景如画。这时,他们一家搬进了“神仙”福地,开始过上了“天堂”里的消遥日子......

 

                                                           尾  声

 

        “妈——!”铁梁拿着一挂长长的鞭炮,领着媳妇,兴冲冲地跑进窑洞:“买回来了。一万头的!”

         “好,好娃!那就快放呀,越快越好!”萧玉芳心情激动,她摸索着就要下炕。

         “妈!外头天黑。”媳妇赶忙拉住婆婆的胳膊肘:“我陪您,咱们在炕上听鞭炮声!”

        突然,鞭炮噼里啪啦的爆炸起来了!伴随着耀眼的闪光,一阵紧似一阵地炸响起来!......

        听着鞭炮的爆炸声,萧玉芳她先是一声冷笑,接着是一阵狂笑,再后来就是一声声的哭嚎了!......这时,她感到悲愤,对自己二十多年来的辛酸、屈辱生活而悲愤;她也感到欣慰,对崔龙亭的伏法、终于得到罪有应得的报应而欣慰;她还感到狂喜,对那个忘了老祖宗、忘了婆娘娃娃的“陈世美”,一个又黑又臭、张着血盆大口的大贪官,国家能够把他从“天堂”里给抓回来,怎能不让她高兴得发狂呢?!

        这时候,在萧玉芳的眼前,仿佛那一道黑色的幕帐正在徐徐拉开,一片朗朗青天已经展现在她的眼前......

 

                                                     2014年12月21日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