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7)  

2014-02-17 07:47:5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7)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7

  

  早春二月。

 正午时分,和煦的阳光照耀在杏树坪村后的山梁上。一眼望去,山坡沟洼,到处还是灰蒙蒙的一片。这时候,你若仔细看去:树枝上的芽苞开始迸嘴儿,刚刚露出了一点嫩嫩的新芽儿;小草也只是害羞地钻出地皮,刚刚长出了一点淡绿的芽尖儿。春寒料俏,一阵山风吹来,人们觉得还是一派冷嗖嗖的感觉。

 阳光下,梁大牛双手捅进棉袄的袖筒子里面,弓背弯腰,胳肢窝挟着一根吆羊鞭,站在山梁的一处土塄子上。这时,他居高临下,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下面徐徐移动的羊群暗暗出神。他那一付瘦削的脸膛上,颧骨隆起,面颊凹陷,脸面脏兮兮的,露出一种面黄肌瘦、没精打采的神色来。看样子,这会儿他又在清点自己的羊只了。平时,他清点起羊只来,数目字倒是能够算得来,但是羊群若要走得快了点,他立马就会犯愁,羊只不仅盯不准,就连数字也会记不住了。他在山上放羊,特别害怕自己的羊只混进到别人的羊群里。那样以来,他心里就会乱糟糟的,便分不清哪是自己的羊只了。后来,大牛想了想,干脆给自己的羊只做了记号。他家里日子过的穷,舍不得花钱买颜料,而是在羊屁股上涂一片黑呼呼的锅烟煤。可是,这种颜色很容易脱落,还是不能够解决问题。后来,这件事慢慢成了他的一块子“心病”......这会儿,大牛好不容易清点完了羊只,数目不对,少了一只;过了半天,他又细细数了一遍。结果还是不对,反而少了两只;他瞪着一双大眼,只得再数一遍。数到最后,这一次不多不少,羊群正好是三十五只,这才让他放下心来。

 梁大牛清点完了羊只,他觉得肚子实在是饿了,头脑觉得晕呼呼的。于是,他裹了裹身上的破棉袄,蹲到背风向阳的崖头底下,从怀里掏出一块荞面野菜团子,咬了一口干粮馍,狼吞虎咽地咀嚼起来......

 梁大牛是摸蛋大奶的老大儿子。他今年四十来岁,高个儿,弓腰,罗圈腿儿。他那张瘦削、饥黄的脸面上,颧骨突起,楞角分明,胡子拉茬,脸面和脖子迟早都是黑而八叽的,一付没精打采的懒散邋遢样子。平时,他性子凉,走起路来一摇三晃,慢慢腾腾的,一脚下去能踩死个蚂蚁;说起话来,他三声高,两声低,前不搭后,语无伦次,经常是“哪壶不开偏提那一壶”。虽说,大牛是农村庒户人家出身,但是他生来就没有成色,庄稼活好像和他无缘似的,像犁地、摆耧之类的窍道农活他做不来,下大力气的农活他又做不了,一年四季鞭杆子不离手,成了生产队里固定的“老羊倌”。说起来挺可笑的,别人上山放羊,人家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山坡上唱歌、听曲儿或者是跟伙伴们逗着玩耍,要不然就是看书本、片闲传,图个消遥自在。可是,大牛放羊却时刻操心着他的羊群,生怕自己的羊群和别人的羊群混到一起,分不清自己的羊只。所以,他放羊很少休闲,只见不停地高声吆喝着,或者朝羊群扔头头,为得是把羊群分开。不仅如此,他还常常搬着指头清点自己的羊只,生怕丢羊赔钱。尽管这样,但他一年下来还是少不了丢失一、两只羊,陪二、三十元的羊钱。那时候,生产队的工分不值钱,一个劳动日才四、五毛钱。大牛一天挣八分工,再扣去赔偿的羊价,也就所剩无几了。嗨!没办法,他年年这样穷折腾,生产队年终决算分红时,三下五除二,他家吃得口粮老是低标准,年年都是欠款户。大牛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一个大男人,工分和女劳力一样多,他家的日子咋能不惜惶呢?唉,他人一来没本事,活得窝里窝囊的,村里好多人、就连那些放羊娃都看不起他;二来家里穷得叮噹响,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缺吃少穿,少油没盐,急得人发疯发狂。因此,一直拖到今天,大牛还是一条可怜八叽的老光棍。为这事,摸蛋大奶心没少操,眼泪也没有少流。嗨!有啥法子?......天命啊!

  如今,大牛都是四十来岁的人了。但是,他日常吃喝拉撒,样样还得老娘替他操心。摸蛋大奶已是年近六旬的人了,家里的杂活一河滩,里里外外全靠老人家跑前跑后,四下张罗,大娃给她也帮不上一点忙。生活当中,家里那二分自留地,从耕种、管理到收割,一年四季都得她来回跑着料理;队里分粮食、分柴草,家中养鸡喂猪,日常做饭扫院等杂碎活儿,全靠她老人家操心费力,没人能给她帮一点忙!不仅如此,她为了养家糊口,抽空儿还得东跑西跑,捡回一些烂纸、破鞋、琉璃瓶之类的废弃物品卖点钱贴补日子。嗨!老寡妇都这一把年纪了,她还得操心劳神、受苦受累、挨饥挨饿,而且这种穷日子没完没了,着实活得不容易啊!几十年来,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吃得是少油没盐的汤菜团子饭,饥一顿、饱一顿的,凑凑合合地过日子,生活没保障,纯粹也没有啥指望;穿得是补丁摞补丁,衣服长一片、短一片,常常是捉襟见肘露着肉,过得和叫花子没啥区别。这些年来,摸蛋大奶人老了,体力不支了,多少做点重活就气喘嘘嘘的。大牛觉得:他是老娘这根藤子上结的苦瓜,一点也离不开老娘!他确实不敢往后想下去,老娘哪一天她真得一旦下世走了,他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老光棍,该怎样发落、将会流落到何种地步呢?......可怕,简直是太可怕啦!

 虽说大牛为人不太精道儿,但是他毕竟还是个人嘛,而且也不是个傻瓜蛋子。人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他当然也不例外。在杏树坪,像他这样岁数的老爷们儿,日子过到这种寒硶地步,村里还找不出第二个。一年到头儿,他家年年都是生产队里有名的困难户,都是政府救济粮、款的发放对象。那年月,政府那点儿救助,杯水车薪,难以解决根本问题。生活当中,大牛也有他的想法:多年来,他天天想,年年盼,梦寐以求地盼望着自己能够成个家,好赖娶个媳妇,能够帮助老娘减轻一些生活负担。他对媳妇的条件要求不高:人不管长得黑白丑俊,就是年龄大一点的寡妇也能成,能帮他家料理家务就行,最好是再给他生上一个娃。怎奈,他家贫如洗,日子过得可怜,美梦难以成真。平时,大牛若看到村里那些年轻的小两口子,夫妻俩一起下地干活,一块手牵手赶集、上街、逛庙会,彼此恩恩爱爱,说说笑笑;他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儿,心里难受的就想大哭大闹一场!......后来,天长日久了,他人慢慢得了一种怪“病”:不管是谁,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媳妇”二字,他的情绪立刻就会亢奋起来,变得滔滔不绝、神采飞扬、夸夸其谈,甚至编造出一些有关“媳妇”方面的故事来。其实,在杏树坪,好多人、就连那些放羊的嘎娃娃都不相信他的鬼话。后来,人们在一起议论起来:有人说:“大牛都半老十岁了,一辈子没见过媳妇。他肯定是想媳妇想疯了,得下了‘相思病’”;有人对他的胡言乱语,干脆嗤之以鼻:“哼!他是烟鬼蜷在炕上抽大烟——自个儿过瘾呢!”总之,说啥的都有。

 平时,大牛老实巴交,说话前不搭后,不仅杏树坪人看不起他,就连那些放羊娃也不把他放到眼里,动不动就戏笑着叫他“老羊鞭”。这不,大牛正独自在山崖底下啃冷馍,突然跑过来两个放羊娃。年龄小点的叫狗旦,他拉住大牛的一只胳膊不丟手,乐呵呵地凑到大牛的耳朵旁,笑着问道:“老羊鞭!前些日子,听说你找到媳妇啦?”

 大牛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嘿嘿!没错。你个驴垂子娃!”

 狗旦又问:“媳妇人长得咋相唦?”

“哎,差不了。”

“是大姑娘,还是老寡妇?”

  大牛咽下一口馍,正儿八经回答说:“虽说人家是小寡妇,可从没怀胎生过娃。其实,人家和大姑娘差不多。”

“啥时候办喜事,喝你的喜酒呢?”年龄大点的放羊娃插了嘴。

“唉,早哪!”大牛起身,举起手里的皮鞭,朝空中用力一甩,“叭”地一声爆响:“人家说了,等我当了官,才跟我拜堂成亲哩!”

“哦?......老羊鞭!你不是早就当官了吗?”

“笑话!咱这吆羊屁股的,还能当啥官唦?”

“‘羊倌’呗!”放羊娃一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哈松娃,你俩笑个垂子毛!”这时,大牛举起手里的鞭杆子,指点着下面的羊群,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梁大牛吹牛皮,我这三十五只羊,叫它们往东,它们决不敢往西半步。要是放到部队上,这群羊正好一个排。你们说,我整天带着这群羊,爬山溜渠、东奔西跑的,我不是‘排长’是啥?!”

“对对对,是‘羊排长’。谁说你不是排长啦?哈哈哈!哈......”放羊娃逗着大牛,笑得抱成了团。

  事后,故事在杏树坪传开了。于是,梁大牛的头上,人们又给他戴了顶“羊排长”的军官帽。

 

                                                                       8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