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8)  

2014-02-19 21:26:5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8)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8

 

 

 在梁家大院,虽说梁有财是梁宏业大爷的大儿子,但是自从他来到人世上那一刻起,他就没有得到过老爹的一丝欢喜与关爱,相反老人家把他当做了“不祥之物”,差一点没把他扔进茅坑里。

  事出有因:听村子里的老年人讲,梁家有一本祖传下来的周易“挂书”和一只“罗镜”,专门给人算卦看风水,颇为灵验,被梁家大院视为“传家之宝”。从前,在陇东一带的广大农村,老百姓的思想落后,封建意识严重,特别讲究迷信。在杏树坪附近方圆好几十里,不管是谁家遇上了婚丧嫁娶之类的红白喜事,人们提前都要算个挂,看看八字命运、风水地势,讨个黄道吉日,为得是一切图个顺顺当当,吉祥如意。那时候,梁宏业大爷就是靠着这一本挂书,一年四季到处奔跑,吃香喝辣,成了四邻乡亲们炕上的座上宾。托老祖宗的恩德洪福,梁宏业老汉在家乡一带小有名气,也给梁家带来了一笔养家糊口的经济收入。

  梁有财出生之时,老爹根据他的生辰八字,翻了翻挂书,发现这娃的生辰八字,违犯了天条“大忌”,当属“灾星下凡”之类的“不祥之物”!看到这里,老人家吓得浑身直哆嗦,冷汗直冒!那时候,在老爹正要下手除掉这个“孽种”之时,母亲闻迅赶来,死死抱住娃娃不放,大哭大闹,坚决不依,死不从命。这样以来,才算保住了梁有财的一条性命。然而,事后老爹对大娃一直耿耿于怀,成了老人家的一疙瘩心病。后来,偏偏祸不单行!就在梁有财长到四岁那一年,那天他不知从哪里翻出了那本祖传的挂书。在他和几个娃娃一块玩耍打闹时,无意中竟将挂书撕成了一堆碎片。哎呀!这下他可闯了大祸,无疑于太岁头上动土,这还了得!老爹知道后,越发相信这娃娃是个“妖孽祸种”转世,必于除之而后快!那天,老爹把他捆在一条板凳上,直打得他皮开肉绽,差点丢了小命......后来,还是被母亲拼命救下了娃娃,又一次保住了他的性命。从此,梁有财不仅毁掉了梁家的“传家宝”,而且还砸了老爹的“饭碗”,断了家庭的一笔经济收入,致日子越过越穷。再后来,老爹一看见这娃就来气,不是吹胡子瞪眼,就是骂骂咧咧,分外眼红!在漫长的岁月中,苦命的梁有财,正是在母亲全力的保护下,他才一次次摆脱了危运,慢慢长大成人。但是,他始终都是老爹的”肉中刺”和“眼中钉”,老人家动不动就骂他“败家子”、“丧门星”......连条狗都不如!......

 梁有财长到了十九岁,老爹赶快凑凑合合地给他找了个媳妇,算是成了亲,心想推出家门了事。那时候,两家穷亲戚,男方略有聘礼,女方少有嫁妆,双方草草地办了这场喜事。新婚不久,老爹一怒之下,便把他们小两口赶到院子南头的那孔“寒窑”里,令其另开炉灶,算是分了家。那阵子,老爹给他们夫妻俩拨了二亩三分山坡地,草长得比庄稼还高,一年收不了几斗粮食。然而,苍天有眼!梁有财命中洪福不浅,老天爷给他婚配了一位温顺多情,死心塌地和他风雨同舟,甘愿同他吃苦耐劳,过日子非常体谅男人的好媳妇,人称“喜嫂”。虽说他们夫妻俩日子过得惜惶寒碜,缺吃少穿,但是喜嫂对丈夫却是恩恩爱爱,夫唱妻随,整天乐呵呵的,实在是一位“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贤慧妻子。长期以来,俩口子生活中不管过得怎样艰难,那婆娘都是一个心眼儿地过日子,通情达理,从没和男人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嘴,成了一对出了名的“鸳鸯鸟”。这件事,在杏树坪引起了强烈反响,令全村人赞不绝口,好生羡慕!婚后第二年,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娃,取名“猪娃”。那意思是:老母猪下猪娃,一下就是一窝。往后,这婆娘还要给他生养一群儿女哩!再后来,喜嫂在杏树坪成了一位名符其实的“贤妻良母”!

解放前,梁有财由于生活所迫,他跑到瓦西镇的一家饭馆子里当了一名学徒工。那时,他吃苦耐劳,跟着饭馆子的刘掌柜学会了烙烧饼、炸油条、炸油糕的谋生手艺。三年后,梁有财夫妻俩弃农经商,在瓦西镇开了一家“梁家饭铺”,生意不错,从此经济上翻了身,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一九五五年,国家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和“公私合营”的政治运动。那时候,他们夫妻俩又回到了杏树坪,成了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社员。说实话,他们夫妻俩从前做了几年的小生意,挣钱比较容易,所以养成了“嘴馋、撇富,讲虚荣、爱面子”的商人习气。那时,他们回到乡下后,起初农活做不来,苦日子过不惯,一切都要从头学起,生活过得很不容易、很不不顺心,憋了一肚子的怨气。那会儿,他们家过日子,常常是过了今天,不说明天,“今朝有酒今朝醉”;平时说起话来,梁有财口气大得吓人,胡吹冒料,很快在杏树坪有了名气。因此,人们就给他戴了一顶“大话”的浑名帽子。

 从前,虽说大话日子过的艰辛,但是夫妻俩整天盼得却是“儿女成群,多子多福”。那些年,媳妇差不多一年一胎,他家真得是儿女成群了。然而,他们回到乡下后,命运急转直下,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原先做生意的那点积蓄也慢慢给耗干了。后来,梁有财穷命缠身,每当灾荒年或是青黄不接时,他便流落为等靠政府的救济粮款过活的贫困户。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他家饿死了两个娃。后来,梁有财尝够了“多生”的苦头,给媳妇下了“不准坐胎”的死命令!可是,三年困难时期一过,媳妇哪能管得住生娃?仍是照生不误。后来,孩子一生下来,他俩便偷偷送人了事。如今,大话身边还有四个子女:大儿子乳名猪娃,上学时孩子给自己取名“春旺”,人长得像个“小老汉”似的;大闺女“荞麦”,个条细高,一看就知道是一种饥饿病根;夫妻俩膝下尚有一儿一女,日子过得够惜惶的。 

 过去,大话属于那种“死爱面子活受罪”的那类人。然而,经过漫长的苦难岁月的煎熬与磨炼,使梁有财的脾气性格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有一阵子,他大话连篇,吹牛皮不怕挣断腰,凡事都是吹得天花乱坠,好像杏树坪只有他“本事大”,只有他家“底子厚”;过一阵子,他人却活得没尊严、没骨气,低三下四,拿俗话说就是活得“没皮脸”。实话说,这些年来,他在“穷坑”里头瞎扑腾,越陷越深,年年都是寅吃卯粮,新账摞旧账,吃了上顿没下顿,时常连买油盐的小钱都没有。所以,人们都知道:大话是杏树坪出了名的贫困户。每年政府拨的救济粮、扶贫款、救灾物资下来后,他家都是头一份。每当这种时候,他便理直气壮地拍着胸脯子说:“我家祖宗三代,都是响当当的贫农成份!毛主席、共产党给咱穷人打天下,政府不救济我梁有财还会救济谁?......”但是,那一点儿救济粮款,不够塞牙缝儿,哪能堵住他家的“无底洞”啊?若是遇上严重的灾荒年,他便不顾政府的禁令,拿上打狗棍,到邻村、集镇上乞讨,去当叫花子。村里谁出来阻拦他,他便坐到人家炕上赖着不走,拿他硬是没办法。三年困难时期,他到县城讨饭时,竟然跑到县委大院“静坐示威”,后来还抱住县太爷的汽车轱轳,扬言说:“我就是要吃不掏钱的‘劳改饭’哩!......”

 虽说大话日子过得艰难,但是夫妻俩却心心相印,穷日子过得和和睦睦,“甜甜蜜蜜”。唉!人世上的夫妻,难得的就是遇合。人世间,有多少夫妻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们整年累月地打打闹闹、骂骂咧咧地讨闲气啊!哎,大话他们两口子心胸开阔,凡事都能想得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罪同受,他们仿佛对一切全不在乎似的。早年,大话夫妻俩穿得体体面面,吃香喝辣,村里人谁不眼热?人家过来了;如今,夫妻俩穿的补丁衣衫露着肉,饥一顿、饱一顿的,甚至晚上连油灯都点不起,人家不是也过来了?总之,这两口子呀,不管是从前或现在,无论是饥寒或贫富,人家迟早都是乐呵呵,笑眯眯,和和气气过日子。天下之大,芸芸众生,无奇不有。当然喽,杏树坪议论他俩的人也不少:有人说:“大话两口子,整天嘻嘻哈哈,大话不断,生来就是没哈数的人!”;有人说:“他俩活得少脸没皮的,丢人丧德!”;还有人说:“人家夫妻俩天生的一对儿,地配的一双,天人合一。嗬!没说的,这就是縁分,这就叫天意!”......说啥的都有。

 生活中,大话夫妻俩的脾气性格不仅气味相投,为人处事也如出一辙。平时,大话空话连篇,难知深浅,故不摸底细的人常会被他迷惑。平时,尽管他家日子穷得没法说,但他却最忌讳那个“穷”字了。见面后,谁若说他“穷”,他便满脸的不高兴,常常会反唇相讥,一定把“穷帽子”甩给别人;谁要是夸奖他“为人厚道,有本事,讲义气”,他高兴起来会“打肿脸充胖子”,甚至请你去他家里吃一顿!......

 

 中午,梁家大院里,阳光金灿灿的一片。

大话家的窑门外,扯了一根长长的绳子。绳子上搭着一条大红织花的绸缎被面,一条印花布太平洋床单,一条白生生的新绵絮套子,还有一对天蓝色的提花枕巾。远远看去,花花绿绿,十分的耀眼。

这时候,梁有福放工后,扛着一捆干柴,走进了土门洞子。他朝大哥家那边院子看了一眼,不由的一阵反感,一阵恶心。他心里暗暗地骂道:“呸!烧料子货,连肚子都填不饱,你卖派啥毬呀?......”他来到鸡窝旁边,“扑通”一声扔下柴捆,吐一口痰,拍拍身上的灰土,故意朝地上的鸡食盆子踢去一脚,发出一下响声。

这时,一只母鸡叫唤着,从下蛋窝里飞出来了。

有福骂道:“贱货!下个蛋,卖派啥唦?”

 闻声,媳妇大妮,扛着胸前衣襟底下那一对鼓囊囊的大奶头,走出窑门,来到丈夫跟前。她故意朝院子那边呶了呶嘴,低声说:“他爹,看到了吧?......”

“垂子毛,丢人显眼!”梁有福吊着一付老驴脸,一块和媳妇进了窑洞,大声说:“肉包子好吃不露馅儿。哼!咱可不是那种烧料子货!”

“大嫂子——!”这时,尖嘴子扒在梁家大院南边的墙头上,手里拿一张筛面萝,叽叽喳喳地喊道:“你家是办喜事,还是办展销会?这回叫我开眼......”

 闻声,喜嫂赶忙走出窑洞,笑着抢先说:“这不是给咱春旺结婚准备的嘛!天气潮,拿出来凉凉。”

“哎呀!这下子,我算开眼界啦!”尖嘴子眉飞色舞地:“春旺的亲事定下啦?”

“嗯,差不多了。”

“啥时候给咱娃办喜事?”

“快了。”

“那就好。到时候,我给咱春旺出面迎娶新媳妇。大嫂子,我的命好,血脉旺,保你子孙满堂福!”尖嘴子眉飞色舞,喷着唾沫星子说。

“一定!”喜嫂笑眯眯地:“到时候,嫂子给你下请帖!”

 喜嫂看着尖嘴子走了,这才转身回到窑洞里。此刻,她脸上刚才那种喜庆的气氛没有了,心头渐渐浮现出一种淡淡的忧伤来。唉!实话说吧,谁说大话两口子“天塌下来不犯愁”?其实,这话说得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他们夫妻俩人前老是乐乐呵呵的,一唱一和,那纯粹是在“演戏”哩!按说,像大话他这样的家境,夫妻俩心里咋能不犯愁呢?除非脑袋是一个葫芦瓜。就拿他家春旺的婚事来说吧,娃都二十六、七岁了,至今连个媳妇的影子还没有。再说,在三年困难时期,娃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差点没把孩子饿死,结果成了个“小老汉”模样。唉!春旺这孩子,人也老大不小了,要长相没长相,要家底没家底,家穷得空嗒嗒,谁家的闺女愿意跟着他受苦受罪呢?......这些年,大话两口子托人给春旺说媒的倒是不少,可人家姑娘只要来到他家里一看,就成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深夜里,每当夫妻俩提起娃娃的婚事,他们便气得捶胸蹬腿儿,骂这骂那,大骂财神、土地、老灶爷!......

 可不是嘛,这事不管放到谁的身上,咋会不犯愁、不心急呢?

                                                             

                                                                           9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