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11)  

2014-03-05 13:39:2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11)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11

 

  

 在梁家大院,梁有福一九六零年初中毕业、回到家乡以后,他人能写会算,能说会道,精明过人,也算得上是杏树坪的一位“能人”了。那时候,他家庭出身贫农成份,又是共青团员,根子正,政治上可靠,所以他回来不久,就被社员群众推选为生产队的会计了。可是,他人不够地道,心术不正,私心太重,心眼儿稠得像筛子,心里老是想着如何损公肥私,贪占集体的便宜。转眼到了一九六一年,因为他在灾荒年景贪污挪用了生产队的钱粮,结果弄巧成拙,暴露了自己的可耻嘴脸。虽说他的问题不是很大,但性质比较恶劣,后经组织批评教育,撤了生产队会计的职务,开除了团籍,在社员群众大会上做了检讨,进行了退赔,这才得到社员群众的谅解,问题才算了结。这件事,他得不偿失,自作自受,败坏了自己的声誉。

 梁有福在梁家大院排行老二。他人天生一张葫芦形的长脸,长着一双时常发炎、眼角溢着眼屎的红眼睛;一口难看的黄板牙,尖尖的下巴上长着黑森森的胡子茬儿。他头发短而卷曲,平常很少洗头,头发经常粘在一起,脏兮兮的,一眼看去就像戴了顶黑毡帽。平时,他黄板牙一呲,说出的话不是阴阳怪气,就是模棱两可、不冷不热,令人摸不着头脑,难知深浅。在人前,他常常装出一付老成持重的样子,心里老是拨拉着他的“小算盘”。

 “一物对一物,窝瓜配葫芦”。梁有福的媳妇叫王大妮,她人身材短粗,肥肥胖胖,长得像一只瓦瓮似的。她有一张锅盔一般的圆脸盘,脸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蝇子屎”;她长着一头没有光泽的齐肩短发,不常梳头,一眼看去,犹如一堆乱麻。她对自己的仪表从不讲究,脸面上、脖子上老是污秽不堪,好像多天没有洗脸似的。娘家日子过的惜惶,她从小就不讲究衣着打扮,长相也不像个女孩子,养成了随随便便、邋里邋遢和马马虎虎的个性。生活中,他不讲卫生,不拘小节,喜欢凑凑合合、将就着过日子。她自小就手懒,不爱做针线活儿,没有耐心,不愿意受麻烦。相反,她倒是经常和男娃娃们一块爬沟溜渠,模爬滚打。所以,她不太会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儿,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太洗换,浑身满是灰土、污垢和饭迹,夏天更是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汗腥味儿。王大妮的长相也不入眼,胸脯前面长着一对小山似的大奶头,走起路来忽闪忽闪的,格外引人注目。她天生来一位粗鲁人,嗓门高粗宏亮,瓮声瓮气的;她力大无比,干起活来像个男性壮劳力似的。所以,村子里那些大闺女、小媳妇们,都不太愿意和她来往,背后经常对她说长道短、指指戳戳,戏称“猪婆”。对于人们的议论,她也听说过,但从不介意。一年四季,她心里少有忧愁,天天能吃能睡能干活儿,人也很少生气。所以,一年到头,她总是心宽体胖,壮实得像头老牛似的。

 说来也怪,在梁家大院,梁有福两口子和他哥嫂一样,这两对夫妻都是互不嫌弃,能忍能让,夫唱妻随,穷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也许,这就叫“无独有偶”、“天公作美”吧!

 最近,在杏树坪村,人们发现:梁有福突然变得脾气暴燥起来,整天吊着一付老驴脸,耿着脖子,动不动就骂骂咧咧的,好像变了一个人。这不,傍晚收工回来,他刚走进自家院落的土门洞子,来到鸡窝旁边,扔下肩上的那把老钁头,一眼便看见了地上那只破烂不堪的瓷脸盆,心头立刻点了一把火!于是,他怒冲冲地走向破脸盆,突然飞去一脚!随着响声,脸盆被他踢出去老远,顺口骂道:“哈松!啥毬玩艺儿,随便给我乱丢乱扔,真他妈的抄蛋!...... ”

 从表面看去,王大妮马马虎虎的,但她毕竟还是个女人。有时候,她倒比一般男人多长了一个心眼儿。实话说,她对自己的丈夫还是知根知底的:近些日子,那头“老犟驴”,脾气暴燥,哭丧着脸,说话像是吃了“炮药”,老驴脸吊得有尺把长。大妮她心里明白:男人的这种“病症”,纯粹是由自家弟弟梁有运引起的。自从梁有运到省城阿岗煤矿当了挖煤工人以后,他省吃俭用,每月都给二哥梁有福寄回来五十块钱的生活费用。那年月,五十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有了这笔钱,让梁有福慢慢从困境中走了出来,日子越过越富裕,夫妻俩心里乐得开了花,也让村里人得下了一种“红眼病”。可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近来老三一连两个月突然拧紧了“水龙头”,每月那五十块钱收入不仅没了踪影,而且连一封书信都没有。你想想,梁有福突然没了这一大笔经济收入,断了他的“财路”,他咋能不急、不骂街呢?......这些日子,大妮小心翼翼地伺候丈夫,特别留意观察丈夫的一举一动,时时让着他,处处顺从着他,生怕惹怒了男人。那头老犟驴的怪脾气,妻子是再清楚不过了。哎!人世间,做人难,做女人就更难喽!

 社员们平常下地劳动,人们都是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热热闹闹的。昨天下午,王大妮和婆娘们在河滩地干活时,人们七嘴八舌对她家老三兄弟议论起来了。一位大婶说道:“嗬!别看有运那娃长得丑,可人家有本事,能挣大钱,以后还怕找不到媳妇?如今哪,钱能通天,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信咱走着瞧!”;紧接着,一位年轻媳妇搭了腔:“谁说不是哩!当今,小伙子手里只要有票子,就算是城里头的大姑娘,也是由人家梁有运随意挑!”......大妮虽说她为人粗鲁,但她听到这些话后,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她想道:“哎,可不是嘛!......老三年龄不小了,婚姻大事,不敢再往后拖了。我回去赶紧要和男人商量商量,拿个主意,早日给老三娶个媳妇才是!人世上,只有媳妇才能拴住男人的心!要是等他在外头找到媳妇了,那就鸡飞蛋打,一切全都打了‘水漂’啦!......”王大妮想到这里,心里不是滋味儿,觉得对不住有运兄弟。这时,她故意装做没听见,低头朝手心吐一口唾沫,举起手里的那一把铁鈀,对准地头上那堆农家肥料,狠狠地刨了下去!......

 

 夜深了。

一轮明月悬挂在空中,将它那银灰色的光华,照射在恬静、宁谧的杏树坪村子里,倾洒在梁家大院的院落中。四周的景物,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充满了神密色彩。

 这时候,娃娃都睡着了。梁有福躺在热炕上,烙饼似的翻来覆去,仍然是没有一点儿睡意。其实,妻子王大妮也没有睡着,只是故不作声罢了。后来,大妮想起白天婆娘们议论的那件事,她突然朝男人的脊背上捅去一捶:“娃他爹,你给我扭过来!”

“少骚情!今晚上,我可没那份心思。”男人干脆没动弹。

 大妮又是一拳:“快点,我有重要事情要说!”

 男人不耐烦地:“婆烦!啥毬事唦?”

“昨后响,俺在河滩地做活儿,那些骚婆娘说起咱家老三了。”

“说了些啥?”

“咱老三的婚事唄。”

“老三两个多月没给咱寄钱了。哼!他还想娶媳妇?想得美,纯粹是......”

“你不懂!听我说......”

“瓜松婆娘,你懂个驴垂子!娶媳妇,相亲、定婚、结婚,那要花多少钱啊?赔本儿的生意......”

“听我说嘛!”大妮说着,将她一只粗壮的胳膊套在男人的脖子底下,胳膊弯儿一拐,顺手将男人搂到自己怀里,温情地说:“娃他爹!你想想:这世上,啥东西能套住男人的心?”

“女人。臭婆娘呗!”男人回答说。

“这就对啦!说实话,可不是臭婆娘,是饿汉梦中的香饽饽。婆娘,是一条拴狗的铁链子。男人,不管是再野性的男人,只要娶了媳妇,铁链子就给他套在狗脖子上了!”大妮朝男人胡呲拉茬的驴脸上亲了一口:“往后呀,咱老三要是在外头成了家,你休想再得到他一个铜子儿。话又说回来,要是他在老家成了家,他的心就给拴住了。到那时,老三还不是咱的一棵摇钱树!这你......”

 梁有福打断婆娘的话茬说:“我不信!凭老三的那份工作和长相,想在兰州城里找媳妇?哼!依我说,纯粹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哩!”

王大妮揉搓着男人脊背说:“现在的人哪!认钱不认人。城里头,下贱女人有的是。为了钱,不管啥样的男人,她都会往人家怀里头钻!”

 大妮这句话,犹如一把铁锤,一下子砸在男人的心头上!大半天,梁有福才说道:“对!是这么个理儿。不过,咱给老三定婚、成亲,那要花一大疙瘩银子的!这赔本儿的生意......”

“不怕!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桩买卖,我给咱想好了,保你只赚不赔!”婆娘稳操胜券地说。

 梁有福当下来了精神!忙问道:“大妮,你有啥好主意?”

 婆娘说:“俗话说: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

 “说得好!说,继续往下说呀!......”梁有福故意往媳妇怀里蹭了蹭。

 “我琢磨着,给老三找媳妇,找个‘假姑娘’就行了。”

 “啥叫‘假姑娘’?”

 “解过怀,怀了娃的大闺女呗。”

  “哎呀!老婆子,这事咱俩想到一块啦!”梁有福越听越精神,他趁机揉搓着媳妇那只肉囊囊的大奶头。

  “假姑娘,模样俊俏,百里挑一,保咱老三满意。”

  “说归说,这种便宜货哪找去?只怕是......”

  “不用犯愁。我娘家村里,就有一个现成货!”

  “哦?......老婆子,你快说说看。”

 大妮咽了口唾沫,津津乐道地说:“俺娘家村子里,有位天仙一般的大姑娘,人都二十五、六岁了。高考落榜后,她一心想逃出乡下的穷山窝,连做梦都想嫁到城里去。前些年,爹妈给她找了好几个对象,她根本就看不上,全都吹了灯。去年春上,俺娘家村里从省城来了一位年轻的包队干部,大学刚毕业,听说他父母都是省上的大干部。后来,这一对年轻人头回生,二回熟,没几天就像公狗和母狗那样粘到一起了......”大妮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男人迫不及待地:“快说,后来呢?”

 大妮继续说道:“一年后,包队干部走了,姑娘的肚子也大了。唉!那闺女命苦,可真够可怜的,城里的女婿没找着,倒是先成了小寡妇。姑娘他爹是县商业局的干部,家境富裕。如今,爹妈反而比姑娘还心急,恨不得将那不争气的闺女一脚......”

“哎呀!好,好,太好了!”男人高兴得紧紧搂住媳妇的瓦翁腰,笑着说:“老婆子,你可真有两下子!从前,我算隔着门缝儿瞧人——小看你了。依我说,事不宜迟,你明儿个就回娘家牵线,给咱老三张罗去。这事,你说咋个相?”

“行,没嘛哒。那家子比咱心里还急。”突然,王大妮心里又犯起嘀咕来:“娃他大,那姑娘模样风骚俊俏,好吃懒做,她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万一......”

“咳!世上的风流女人都那样。”

“那个狐狸精来了,咱家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我看还是再......”

 梁有福立马打断婆娘的话音,再亲婆娘一口,甜言蜜语地:“行了,咱也顾不得这些了。就按你说的那样,赶快用一条铁链子,栓住老三的心要紧啊!老婆子,你给咱家立了一功。今晚,论功行赏,我这就来慰劳慰劳你!......”说着,那男人像一头发了情的老叫驴,猛地一下扑了上去!......

 窗外,月光如水。

 远处,传来了马莲河水哗啦啦的流水声。

 

                                                          12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