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16)  

2014-04-01 13:44:4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16)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16                           


         中午时分。
        张清秋扛着一把锄头,敞着衣襟,从大槐树底下走过来,经过柱子新近开挖的树园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头上方的锁子,推开门扇,走进了小院。这时,广播匣子扒在院子南边高处那道半人来高的黄土墙上,笑容可掬地喊道:“张老师,您收工回来了。我在这等你大半天啦!”
       清秋问道:”大嫂,啥事?“
     “喜事”,广播匣子说:“你家的大喜事!”
     “笑话。我会有啥喜事?”
     “你媳妇领着闺女看你来了。嘿嘿!......我这就给你领去。”
       听后,张清秋心里纳闷起来。后来,他镇定一下自己,扶了扶眼镜,瞧着广播匣子离去的背影,心里琢磨起来:“她?朱文娟?......她来这干什么?不,不会的,决不可能!那么,她又会是谁呢?......” 他把锄头靠到窑门口,推开窑门,进了窑洞。
       这时,清秋洗了手,挽起袖子,做起午饭来了。哎!一个人的饭,可真得是不好做。这不,要说做饭,人多人少,哪一样工序都少不了。做的多了吧,吃不完;少做些吧,那一点面也做不住,可真够作难的。因此,他每做一次饭,都要吃两、三顿的,多数时间都是吃剩饭。这会儿,他往大铁锅里添了一瓢水,放好笼篦子,铺上笼布,再从篮子里拿来几只玉米面窝窝和半碟子剩菜,一块放到笼篦子上,最后盖上锅盖。张清秋在炉灶跟前的小板凳上坐下来,往炉膛里填些麦草和干柴;当他划着火柴、正准备点火时,窑门外响起了广播匣子的高嗓门儿:“张老师,我给你领来了。你呀,还不快出来迎接客人?”
       清秋闻声,阴沉着脸,心思忐忑不安,他故意没有吱声。他再划一根火柴,点着炉膛里的麦草,一股浓烟立刻冒了出来。紧接着,他轻轻地拉起风箱,炉膛里的柴草便燃烧起来了。
      “ 哎——,我说,你这人是咋了唦?!”  广播匣子领着朱文娟母女俩走进窑洞,望着张老师笑吟吟地说道:“张老师,你看看誰来啦?......”
       张清秋看了她们母女俩一眼,吊着一付长脸,只是拉着风箱,还是没有吭声。后来,他又往锅底下填上一些柴,慢慢抬起头来,摇了摇头,无奈地长叹了一声......大半天,他重新拉起风箱,依旧不言不语。
        窑洞里,冷冷清清,气氛十分的尴尬。
        看得出来,这家人的心情是十分沉重的。他们的脸上,分别流露出那种苦涩、恼怒与沮丧的神情来。
        张清秋家人的神色与举动,让广播匣子感到格外的惊异。她先看看张老师脸上的神态,再瞅瞅他媳妇的表情,使她大惑不解的是:男人是横眉冷对,旁若无人,心事重重;媳妇是眼含眼泪汪汪,饱含委屈,有口难言。看到这里,广播匣子赶忙上前拉住媳妇的手,瞪着一双大眼对清秋说:“看看看,一家人好不容易见了面,一句话不说,别别扭扭的,这是唱得哪一本戏呀?张老师,媳妇闺女大老远看你来了,你应该......”广播匣子说道这里,她好像明白过来了,赶忙笑笑,该口说:“哎呀!...... 你们两口子是嫌我这‘电灯泡’碍事不成?嗯,好说,我这就走。对了,亲人多年不见,是该好好热乎热乎啦!”说毕,广播匣子转身就要走开。
     “大嫂!你......" 朱文娟神情紧张,赶忙上前拉住对方的一只胳膊弯儿:“你不能......”
      “大妹子,这事我懂。家中有事,我先走了!”广播匣子甩开文娟的手,笑了笑,走出窑洞。
       此刻,窑洞里一片寂静,气氛更加尴尬。
       后来, 朱文娟想了想,抹一把眼泪,终于打破了难堪的局面。只见她俯下身来,低声对女儿说:“小静,他就是你的爸。快去,叫你爸爸!”
       那年后季,张清秋被打成右派分子后,朱文娟第二年生下了女儿小静。在此前后,夫妻俩分居,还是文娟的母亲照料她坐的月子。那年头儿,清秋在学校不是遭批斗,就是去校办农场进行劳动改造,一直没有见过女儿的面。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被学校红卫兵谴送农村时,夫妻俩离婚,清秋也没能看到女儿。一眨眼,十三个年头儿过去了。张清秋望着眼前女儿,脑子里又浮现出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往事来......此刻,他百感交集,心如刀割,感慨万千,热泪盈眶......岁月!你是多么的冷酷无情,让人肝肠欲断啊!一位硬折不弯的男子汉,这时候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终于失声哭泣起来......
       “爸爸!......我是小静,我是您...您的女儿小静呀!......”小静哽噎着,一步步走到清秋面前,搂住他的脖子,望着他的脸面:“爸,我不能没、没有爸爸您呀!我.....”
        小静这孩子,她长得既聪明又懂事,像个“小大人”似的。她眼泪汪汪地看着爸爸的脸,用一双小手轻轻地擦去他眼角的泪水,再把自己的小脸儿贴到爸爸的脸上,用她女孩子充满温情、略带娇气的口吻说道:“爸爸!您好好看看,我就是您没见过面的小静。这些年,女儿想爸爸了,就去翻看您和妈妈的像片。真的,我想您都想得哭了好多回,就连做梦都想着您......”说着,大滴的眼泪从孩子的眼角流了出来......
       清秋看着面前可爱的小姑娘,她身段细条,皮肤白皙,在那付红润细腻、令人心疼的脸蛋儿上,长着一双和她妈妈一样的明睛大眼,耳边扎着一双乌黑的小辫儿,流露出一脸清纯秀气的女孩儿风采。可爱的女儿,小静感人肺腑的话语,像一把高举的重锤,突然砸到清秋的心上,引起一种强烈的震撼!......“哎!......多好的孩子啊!她才十三岁,女儿是无辜的......我对不起孩子!......”想着想着,清秋伸出双臂,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抚摸着她娇嫩的脸蛋儿,深情地:“孩子!我是你的爸爸。从今以后,我认下你这个女儿了......”
        朱文娟看到这里,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失声痛哭起来......少许,她擦把眼泪,内疚地说:“清秋!千错万错,一切都是我的错。过去,我对不起你,是我伤害了你。我这次来,就是专程给你负荆请罪来的!我向你道歉了,我真心希望你能够愿谅我。说心里话,前些年咱们分居,那是为了演戏。今天,我求你了,咱们复婚吧!从今以后,为了孩子和家庭,我甘愿做牛做马......”
       清秋听着文娟说的话,他慢慢松开女儿,站起身来,瞪着一双可怕的眼神:“什么?你说什么?......复婚?......天哪!复什么婚?......”
       文娟战惊惊地: “是。我这次来,就是诚心诚意和你复婚来的。”
     “笑话,天大的笑话!张清秋过去是右派分子,今天我还是老右派;我过去是大学讲师,今天是人民公社社员;我过去是城市居民,今天是杏树坪农民。” 张清秋说到这里,他来到朱文娟面前,瞪着一双大眼,故意抬高嗓门儿,怒不可遏地说:“既然我还是过去的那个张清秋,而且我目前的条件越来越差、处境越来越糟糕,照此说,你和我复婚,对你能有什么好处?‘早知如此,何不当初’。我实话告诉你吧!女儿我张清秋认下了。至于复婚嘛,纯粹是痴心妄想,天方夜谭,简直不可思议!”
      “清秋!千错万错,都是我一时糊涂,都是我的错。”朱文娟说着,她猛地扑上前去,双手紧紧搂住张清秋脊背,把脸贴在他的胸前,哭泣着说:“那时候,我提出和你分居,纯粹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是给学校领导看的。在那种政治高压的形势下,在学校领导的恐嚇面前,都怪我......”
        清秋像一头狂怒的雄狮!突然,他一把推开文娟,差点儿把对方摔倒。这时,他站在窑洞里,双手插腰,大喝一声:“滚——,你立刻给我滚!从今以后,我决不会再见到你的!......”
       见状,朱文娟赶忙拉过来女儿,一齐跪在张清秋的面前,苦苦哀求道:“清秋!我过去错了,我对不起你,我该死!但是,为了咱的家庭,为了咱的女儿,我求你啦!我...我......” 朱文娟说到这里,她紧紧抱住女儿,母女俩嚎啕大哭起来......
       张清秋硬折不弯,继续丧失理智地大吼道:“朱文娟!你听着:小静给我留下。但是,你必须给我走开,快走!越快越好!......”
        朱文娟本是一位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家闺秀。今天,对她这位“千金小姐”来说,能够放弃自己的尊严,亲自跪在男人的面前,给他赔礼道歉,苦苦哀求,这已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面对眼前的现实,想想这次父亲对她的嘱咐,她想道:“过去,我对清秋的伤害太深了。我对不起他,必须忍辱负重,必须负荆请罪,我真得没有别的出路啊!这些年,憋在清秋心头的愤怒和委屈、怨恨和苦恼,难以忍受,难以形容!要想让他愿谅我,我必须给他时间,使一切怨恨慢慢释放出来,从而去医治他心灵的创伤。他人当下想不通,我能够理解。他恨我、骂我、甚至于打我,我都能够承受。因为,我和孩子的出现,事情太突然了,我必须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有个回旋的余地。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得到他的谅解。若不是这样,我不仅无法给自己的父母做出交代,而且病中的父亲也一定会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文娟觉得她必须赶快离开。只有这样,清秋的情绪才会慢慢稳定下来。我不能再去伤害他了,我必须忍辱负重!于是,她拉起女儿的笑手,说道:“小静,你爸爸太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走,咱们原找你阿姨去!” 说毕,她伸出双手胧一把头发,再用手帕擦擦眼睛,拉起女儿,走出窑洞,走出了小院。
 
       
       前一阵子,广播匣子从张清秋家里出来后,她并没回家,而是藏身在上面墙头的隐蔽处,侧耳顷听着下面窑洞里说话声。实话说,这些年来,她对张老师这个人,一直是蛮牵心的,也是挺喜欢的。甚至可以说:在她的心灵深处,对这个男人还隐藏着一种难以启齿的恋情。在她看来,杏树坪有两位苦命人:一个是她,另一个就是张老师。因为,对他们俩来说,一个是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另一个是身边没有男人的女人,日子过的孤苦伶仃,苦不堪言。她深夜里醒来,常常拿自己和张老师相比,特别愿意把他俩说成是一对“孤男寡女”。在广播匣子的心目中,她和张老师之间,仿佛有一条看不见的丝线,两头牵连着两颗赤诚的心!所以,生活中,她非常同情、怜悯张老师,甚至为他流了不少的眼泪。她时常想道:“哎,一个大男人,一个有学问、有修养、有本事的男人,人家从大城市来到咱这穷山沟,一直过着孤独的惜惶日子,饭没人做,衣服没人洗,身边没有女人心疼......他也活得真够作难的了!我呢,虽说天天守着一个病男人,其实我过的日子,完全和寡妇没有两样。我俩呀,就像一根藤子上的两个苦瓜。往后,我要是能够厮守在张老师的身边,天天伺候他,那该有多好啊!......” 平时,广播匣子就是怀着这种想法,经常借故去张老师家里转转看看,总想帮他做一点女人该做的事情,更想得到他的喜欢。但是,人家张老师是一个正人君子,走得正,行得直,尽管她平时多次主动提出来给他帮忙,但都被人家客客气气地拒绝了。越是这样,广播匣子就越是不甘心,越是深深地喜欢上了他。后来,她只有一有空,就独自站在她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成了张老师家的“瞭望哨”。在那漆黑的夜晚,她特别喜欢独自站在这里散心。一来可以从这里向下窥视,看到张老师在窑洞里的身影;二来她的举动不会被人发现,自然也就少了一些闲言碎语。实活说,她每次看到张老师的身影时,心里就会激动不已,心跳得就像擂着一盘牛皮大鼓......这么多年来,广播匣子并不知道张老师的底细,她也不便打听。刚刚下面窑洞里的一席话,让她突然发现了张老师的个人隐私。这时候,不知怎的,她的心里倒是翻起了一股充满激情的浪花儿......
       广播匣子独自想着,骤然看见文娟母女俩从窑洞里出来了。于是,她像做贼似的,赶快缩回脑袋,一路小跑,蹓回了家中。
        张清秋望着文娟母女俩走出窑门后,他依旧木然地站在地上,好久都没有反应。大半天,他才转过脸来,不禁恍然大悟!他赶快揭开笼盖,果然是早就蒸干了锅。篦子上的那块笼布,已经开始泛黄发黑,散发出一股难闻的焦煳气味儿......

                                                       
                                                                                  17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