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12)  

2014-03-07 13:02: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12)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12


      

       “惊蛰”已过,大地解冻,万物复苏。

 梁秉礼家的大门外,是一片堆放着干柴摞的土台子。从这里下一个小土坡,便是他家那块平展展的晒粪场了。粪场南面,隔一道黄土院墙,是他家从前喂牲口的一只土窑洞和一处小院子。土改时,这座院子收归集体所有,如今是老右派张清秋的临时住处;粪场北边,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是摸蛋大奶家的厦子房、篱笆墙和一只木桄子门;粪场向东,一条下行的斜坡大道,先是从大槐树与香椿树荫中间通过,然后沿着梁家大院和生产队的打谷场中间穿行,一直通向往北川去的那条南北大道上。

 晌午,梁天柱收工回来,他连家门都没顾上进,也没顾上喘口气,便在自家的晒粪场地上拉开架式,摆开了战场。他脱掉身上穿了多年的那件破棉袄,露出一件红色的半旧绒衣,抡着一把十多斤重的老钁头,朝着脚下硬梆梆的黄土地,一下下用力刨去!晒粪场是一块生荒地。如今,大地刚刚解冻,一钁头刨下去,就像挖在石板上似的,差点儿要冒出火星儿来。黄褐色的粘土,参杂着碎石块,挖得足足有一尺多深!这时,只见那把老钁头,在柱子头顶上不停地挥舞着,随着一下下低沉有力的挖土声,黄豆大的汗珠儿从他前额上滚落下来,滴淌在脚下的黄土地里......

 这时,梁秉礼老汉扛着一捆干蒿子柴,从摸蛋大奶家门外的大槐树底下走过来了。他走下个小土坡,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对着儿子厉声问道;“柱子,你这是捣鼓啥哩?一天尽给我瞎折腾!”

 柱子上前,忙从老爹肩上接过柴捆,笑着说:“爹,这家里的事,您老就甭管了!往后,您柴也不要打了,咱家的干柴,三年都烧不完。”

 “唉,人老了,没用了。家里的事,我也管不了啦!......”老汉嘟囔着,走上土台子,进了自家大门。

 柱子扛着干柴捆,放到大门口右边的柴摞上,转身又回到了晒粪场。“噗”!他重新拿起钁头,朝着手心儿吐一口唾沫,将钁头高高举过头顶,继续奋力向下挖去!场地里,硬梆梆的土块夹杂着石头疙瘩,挖起来也真够费劲的,柱子的双手震得生疼!这时候,他早饿坏了,肚子里几乎是前腔贴后腔,咕咕乱叫。他感到浑身一阵瘫软乏力,眼前直冒金星儿......于是,柱子扔下钁头,从棉袄口袋里掏出烟荷包,就势往地上一坐,装上一锅子旱烟,美美地抽起旱烟来......

 摸蛋大奶在家里等着收完了鸡蛋,看看天色,天都晌午了。她的大娃大牛,中午在山上放羊不回来吃饭。她给自己热了点早上的剩饭,随便扒了几口,这顿饭就算凑合着吃过了。嗨!乡下人过日子,一个人吃饭,从来都是马马虎虎的。老人家今年眼看都六十岁了,但她耳朵不聋,眼睛还蛮好用,一双小脚跑得快快当当,一天到头从不知休闲。那阵子,她正在吃饭时,听到外面响着“嗵嗵”的挖地声,心里觉得挺纳闷,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会儿,她洗刷了锅灶,赶快跑到自家的木桄子门前。举目望去:眼前的情景,顿时让她火冒三丈!

 摸蛋大奶吐口唾沫,悻悻地从木桄子门里走出来。她站在大槐树底下,转过脸,历声喝道:“柱子,你胆子不小哇!你这是做啥哩?”

 梁天柱嘴里抽着旱烟袋,眉开眼笑地说:“婶娘!我想在这挖个树园子,响应政府‘植树造林’的号召,种植杨树苗哩。”

 摸蛋大奶气呼呼地说:“这种事,你也不跟我招呼一声。嗯?你也不问问,这事你婶娘我答应不答应?”老人家说着,走下小土坡,朝柱子这里走过来。

 这时,包队干部李云章吃了午饭,从广播匣子家里出来,蹲在那棵香椿树下,饶有兴趣地观起阵来。

 柱子还是笑嘻嘻:“商量啥唦?这是我家的地方嘛。”

 摸蛋大奶来到柱子跟前,摆出一付咄咄逼人的架势,指着她家的厦子房说:“你这娃!挖地,也得看看挖在啥地方?你瞧瞧,这不就挖到我家的房基地上了?哼!你安得啥心唦?”

 柱子感到莫名其妙。他站起身来,烟锅子朝鞋底上掸了掸,说:“婶娘!我挖这地,离您老的房基地远着呢!再说了,你家房基地在高处,我这里地势低,哪会有啥影响?”

“屁话!我说有影响,肯定就有影响。这地方,反正你不能挖!”摸蛋大奶理直气壮地说。

 “这块地,是我家的。我咋就不能挖?”柱子也不甘示弱。

 “不能挖,你就是不能挖!

 “偏要挖,我非挖不可!”

 摸蛋大奶向前一步,双手插腰,盛气凌人地吼道: “你赶再挖一下,咱试试看!”

 柱子年轻气盛,他从地上提起钁头,奋然举过头顶,狠狠地挖了下去!然而,正当他再次举起钁头时,摸蛋大奶突然扑上去,一下搂住了柱子的腰:“哎呀!地主狗崽子造反了!我知道,你们家对新社会不满,要对贫下中农反攻倒算啦!哼!......做梦去吧!......”

 柱子挣扎着说:“你,你不讲理!......”

“我就不讲理!哎呀,老地主反天啦!......”摸蛋大奶把对方的腰背搂得更紧了:“地主儿子!你有种,再给我挖呀!......”

 这时,柱子被逼到了“墙角”。他感到忍无可忍,横下一条心,准备应战了!扔下手里的钁头,只见柱子他腰背一扭,再猛地一甩,一下子将对方摔倒在了地上......摸蛋大奶手疾眼快,赶快紧紧抱住对方的一条大腿,哭天抹泪地喊叫起来:“天哪!地主儿子造反啦!......要挖,你就朝我头上挖呀!......打倒底主儿子梁天柱!打倒......”

 大槐树底下,聚集了一群人,人们低声议论着什么。 

 闻声,尖嘴子张凤莲和公爹梁秉礼,两人一前一后从家里跑出来。

 谁都知道,尖嘴子也不是一块好啃的硬骨头,嘴巴利嗦得像挺机关枪。她一走出大门,听着摸蛋大奶呼喊着的政治口号,心里“咕嘟”一声就来了气!虽说她张凤莲是地主分子梁秉礼的儿媳妇,但是仗着娘家也是响噹噹的贫雇农成份,她在杏树坪从来都不是松囊鬼,说话理直气壮,咋咋呼呼,确是一位好多人都惹不起的“狼猹婆”。这时,她跑到男人跟前,对着摸蛋大奶瞪去一眼,怒气冲天地:“喂!你个不通理性的老太婆,吼吼叫叫,鬼哭狼嚎,你要做啥哩?事情归事情,你胡扯俺家庭成份做啥?俺家柱子,年纪轻轻的,他长在新社会,自小唱得是《东方红》的歌,读得是共产党的书,喊得是‘毛主席万岁’,他人咋就成‘地主狗崽子’了?呸!你......”

摸蛋大奶高喉咙大嗓地:“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你公爹是老地主,你男人不是‘地主儿子’是啥?反正呀,你们一家子都不是好人,都是一路子货!要想反攻倒算,推翻......”

尖嘴子揪住老太太的一只胳膊,大声吼道:“呸!我男人是地主儿子,没错。你男人是个啥玩艺儿?一个吃喝嫖赌、骗钱卖命的流氓、兵痞二流子!......”

“天哪!我不活了!我和你拼、拼......”摸蛋大奶发疯似的吼叫起来。

 见状,梁秉礼老汉冲到跟前,先是对儿媳妇训斥道:“这里没你的事,给我走远些!女人家,你来插的哪一杠子?”等尖嘴子退到一边后,老汉便不分青红皂白地举起右手,狠狠朝柱子脸上搧去一巴掌!破口大骂道:“畜牲!誰叫你出来给我闯祸啊!哈松!......”紧接着,老汉又转过脸来,忙给摸蛋大奶弯腰赔不是,笑着说道:“他婶儿,您先消消气。看在我的脸上,您别跟俺那畜牲一般见识,您就高抬贵手......”说着,忙把摸蛋大奶拉开了。

 尖嘴子站在旁边,她气得直喘粗气:“爹,你这做法,我可真得受不了......”

 此刻,柱子他感到特别的委屈。正在他的火气没地方出时,媳妇突然成了他的“替罪羊”。只见他转过身来,突然冲向媳妇,不容分说,朝她脸上就是一耳光:“哈松!你狗咬耗子,谁让你多管闲事?!......”

 这时,一场邻里纠纷,突然又演变成梁秉礼家人的一场“战斗”了。尖嘴子无故挨了一巴掌,她哪能咽下这口气?于是,她发疯似的暴跳着,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起来......

 见状,摸蛋大奶趁机再给柱子添一把“柴”,挑拨说:“哼!对这种尖嘴利舌的哈松婆娘,就得狠狠打!直打得她......”

尖嘴子大哭大闹着,转身又抱住了丈夫的一条腿......

“停下!吃饱撑的。你们闹腾啥呀?......”老队长从大槐树那边跑过来,大声吼道。

 现场立刻静下来了。

 老队长来到跟前,望着人群,大声说道:“咱们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吵吵闹闹,有啥过不去的?行了,你们说说看,到底为了个啥事情?”

  摸蛋大奶和柱子二人,分别将这场纠纷的根由说了一遍。

 这时候,老队长看了看柱子开挖的土地,笑着对摸蛋大奶说:“老嫂子!柱子他挖的这块地,离咱们家房基远着呢!一点都不会受到影响。您就放心吧!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好了。”说毕,老队长又转过身来,对着柱子两口子说道:“你婶娘,人家是老长辈,对自家的房基操心也是应该的。往后,你们年轻人,要好好尊敬老人家才是啊!行了行了,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吃饭吧!柱子,你挖地,准备做啥用?”

 “我想种些杨树苗。”柱子回答。

“那好啊!植树造林,是党的号召。好啊!”老队长在柱子肩上拍了一把:“肚子还饿着吧?还不赶快跟媳妇一块回家吃饭去?”

 人群散去,各自回了家。

 这时,李云章从香椿树下跑过来,拉住要走的老队长说:“老队长!你等等。”

“啥事?”老队长笑了笑。

“今天,你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我坚决反对!”

“你说得是刚才那事儿?”

“没错!”

“嘿嘿!”老队长笑着说:“那点儿鸡毛蒜皮儿,小事一桩。咱们给调解一下,和解了就好,人民内部矛盾嘛。”

“不对!”李云章斩钉截铁地:“那不是小事,也不是人民内部矛盾。那是一种敌我矛盾,一场阶级斗争,严重的阶级斗争!”

“哈哈哈!......”老队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老百姓过日子,少不了星星点点、磨牙绞舌的芝麻小事儿。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呀......”

“我反对你的政治观点!”李云章反驳说:“阶级斗争,无处不有处处有。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决不能忘记党的路线政策,思想决不能麻痹大意,决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老队长拍拍李云章的肩膀,笑着说:“老李!咱们办事情不能光喊政治口号,要实事求是嘛。”

“老队长,我暂时没能说服你,以后会的。进来坐坐吧?咱俩就这件事再好好谈一谈......”李云章说着来到了队部的大门口。这时,他看老队长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着,根本就没有进去的意思,他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推门走了进去。

 

                                                                           13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