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小小说: \\ 越洋电话  

2014-05-03 13:24: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洋电话

                                                                             ( 小小说)

                                                                               豫嵩岩


         
        夜里十点多钟了
        灯光下,黄玉岚半躺在席梦思床上,看一眼腕表,扔下小说《飘》,骤然感到烦躁不安起来了!她从床上下来,双手拢一把披肩的长发,开始在屋里踱起步来......这两年,每个周末的晚间十点钟,她都要准时给在美国芝加哥留学的男朋友打一次国际长途电话。这是他俩的郑重承诺,也是一次隔空聚会、互吐心声的幸福时刻。说实话,每到这天晚上,玉岚心里就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蹦跳得让她难以静下心来。想想看,她人都快成老姑娘了,她和那位远隔太平洋的男朋友,一周才通一次电话,她能不重视、不动心、不动情吗?
       漫长的期盼,难熬的等待!今晚上,不知怎的,玉岚她好像有某种预感似的,
使她感到心神不定、坐卧不安了。原先,每个周末晚间的十点整,都是她把电话打到美国,对方准时接通电话,彼此互诉衷肠,倾吐爱心,情意绵绵,难舍难分。可是,近一段时期,男朋友总是告诉她:“最近,我们‘专题研究小组’,正处于攻关冲刺阶段,每晚都要在实验室里加班加点。”所以,男朋友不允许她给美国家里打电话了,只能等待对方打过来的电话。起初,她对此并无什么疑虑,对男朋友完全信赖。可是,男朋友后来老是失约,电话不是姗姗来迟,就是干脆没了音迅,害得她只能苦苦等待,如坐针毡!......这不,今晚都十点半钟了,对方仍是没有音信。此刻,玉岚来回踱着步子,眼睛不时瞅一瞅床头上的电话机,耳边仿佛听得见腕表的“铮铮”声......这时,她心中感到焦躁不安,活像一只热锅縁上的蚂蚁!再后来,她重新躺在床上,索性闭上了眼睛......
       年多以前,黄玉岚和吴华强一块从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后,又一起报考了“留美研究生”的应招名额。唉!正当他俩动身赴京考试的前夕,玉岚母亲的心脏病突然发作,生命垂危,住进了医院。于是,玉岚星夜赶回西安探视母亲,主动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在学校,这一对年轻人郎才女貌,青梅竹马,正出于热恋之中,真是一对儿“天人合一”的美好姻缘他俩从大二开始,彼此在生活中就互帮互爱,形影不离,让同学们好生羡慕!家住上海的吴华强,在他赴京考试以后,还特意来到西安看望他热恋中的玉岚,拜望未来的岳父母大人。这一次,华强在西安住了一周时间。那时,他除了和玉岚一块去医院伺候伯母外,俩人谈得最多的还是他们的婚姻大事。他们分手前夕,一同游览了“华清池”,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最难忘的一天。那天,他俩手挽着手,漫步于公园的人工湖畔,游走于“华清宫”附近的假山、花丛、林荫和亭台楼阁之间。他俩窃窃私语,情意缠绵,千言万语也说不尽那源源流长的深情厚义;铮铮誓言,海誓山盟,永远也难以表达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最后,华强提议:俩人在“华清宫”前合影留念,以示永结百年之好!那天,华强信誓旦旦地说:“玉岚!让古老的华清宫为我们作证:今后,我不管走到那里,永远会爱你一辈子的,就像当年唐玄宗关爱杨贵妃那样!”......
       十一点了,电话还是没响。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分分秒秒,就像一声声的重锤,敲打在黄玉岚的心上!后来,她实在沉不住气了,再次跳下床来,高跟鞋故意把木地板敲得“嘎嘎”直响......   “哎!华强又失约了。他人变了,变得太快了!难道说,他......”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两眼噙上了泪珠儿......
        这时,玉岚开始回想起华强近期的变化来了。他不仅老是失约,而且说话吞吞吐吐,好像对她有意隐瞒着什么。啊!对了,他老是在街上给我打电话,还能够听到汽车的喇叭声......对此,玉岚每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她心中就会疑云重重,但最后还是愿谅了对方。她曾暗暗想过:“华强独居异国他乡,生活得多么不容易啊!搞科学实验,要想搞出点名堂,就得吃苦啊!他从研究所出来,在街上立马给我打电话,这不是很正常吗?......” 一想到这些,一切烦恼、猜疑也就风吹云散了。但是,面对严酷的现实,她又不得不想,甚至必须往坏处去想:“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今,华强他已是留美的 ‘洋博士’ 了,他在那里有得是发展机会。往后,他还会回来吗?他还是当年的华强吗?他还会看得起我吗?......天哪!他要是真得变心了,不回来了,那我又该咋办呢?......” 每想这里,她便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哭得泪人似的......是呀!一个未婚的大龄女子,哪能承受得起如此沉重的打击啊!......今晚,眼看都十一点多了,华强那边还没有一点消息。她想道:“ 我不能再回避了,也不能继续蒙蔽自己了!今晚,我必须向他问个明白:华强!你对咱们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态度?你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想着想着,玉岚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切都是那样的飘忽不定......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
       玉岚赶快拿起电话:”喂!你、你是华强吗?......“
       电话里说:” 噢,是,我是华强。玉岚!对不起,今晚我又迟到了。最近,我们忙得要死,请你一定要愿谅我!我想你,真得很想念你啊!“
       玉岚不冷不热地问道:”是吗?......你在哪里打电话哟?怎么能够听到汽车的喇叭声?......“
       电话里说:“我在大街上给你打电话。刚刚下班,最近老是加班,我怕你等的心急嘛!所以才......”
       “哦,真得是这样吗?” 玉岚故意试探对方:“ 华强!你该不是家中说话不方便吧?”
       “不,不......这是哪里话?我决不骗你!”电话里信誓旦旦地说。
       “华强!好,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决不是那种人。” 玉岚继续对话筒说:“ 华强,今天我肚子不舒服。我有点急事,等会儿,你再把电话打过来好吗?”
       “好的。一刻钟后,我再给你打电话。等会儿见!”
        玉岚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她又拨通了华强在芝加哥家里的电话。
        电话里,一位女人尖声尖气地:“喂,您是哪位?......”
        玉岚说: “我是中国西安,我是吴华强的未婚妻。我要和他讲......”
       “呸!什么东西?骗子,你是女流氓!我和华强结婚快半年了,他从没有女朋友的,更没.....” 听着电话,黄玉岚立刻恼羞成怒,“叭”地一声压了话筒!这时,她如梦初醒,愤然爬上床去,从墙上摘下一幅照片——她俩在华清池的合影,发疯似地高高举起,用力摔在了地上!随着一声巨响,玉岚的身子瘫在了床上,只见她头埋在被子上面,失声痛哭起来!......
        不久,电话铃声响了。
        在玉岚的哭泣声中,电话铃继续响着,不停地响着......

      
                                                  2014年5月2日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