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19)  

2014-05-22 14:20: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19)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19

 

 

 

屈指算来,梁有运回家结婚已经有半个多月了。他的婚假将满,再过几天,他也该重新返回阿干镇煤矿挖煤去了。说句老实话,他这次请假回来结婚,喜事办得也着实够窝囊了。这一次,他不仅没有体会到婚庆大喜日子带来的欢乐气氛,相反,倒是让他暗暗尝够了新婚的尴尬、痛苦与精神上的折磨,心里窝了一肚子的怒火!而且,他的这种心情,如同哑巴吃黄连那样,有苦说不出来。虽说,他娶了一位天仙一般的漂亮媳妇,使他在杏树坪扬眉吐气,在社员群众面前也“高”了一截子,但是人们哪里知道:他这个“新郎官儿”,纯粹是聋子耳朵——样子货,至今连新媳妇身子的边儿都没有沾上,你说扫兴不扫兴,可怜不可怜?!嗨!这些日子,梁有运每晚睡在大土炕上,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睡着的“天仙女”,她竟是那样的妩媚动人,令人魂不守舍!但是,他也只有干砸嘴,咽口水,心里直痒痒,却就是“镜里的烧饼”,可望而不可即!有好几个夜晚,梁有运真想一下子猛扑上去,紧紧把媳妇搂到怀里,嘴对嘴对她亲个够、爱个够,好让他心里快活一阵子,美美地过个新郎官儿的瘾。可是,新媳妇晚上睡觉,人家从没脱过身上穿的衣服,男人只要稍一动手,她就会像被蝎子蛰了一下似的爬起来,甚至大发雷霆,拼命的反抗!每当这种时候,梁有运原先憋的那一股子劲也就全没了,如同一只煞了气的皮球,很快就松塌下来。不过,实话说吧,梁有运心里对妻子爱的不得了,还真得不愿意看到媳妇为他哭鼻子、淌眼泪的。他也常想:我是啥人?哪能配得上人家吴碧莲哟?于是,他感到自卑自贱,偷偷想道:“俗话说:猪配猪,马配马,葫芦配得是窝瓜。唉! 我一个挖煤工人,人长得不入眼,趴到她身上干那种事,那不是侮辱人家姑娘吗?......哎,她嫁给我,好比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该有多可惜呀!再说了,人家姑娘嫁给我,她心里好受吗?能不感到冤枉吗?......”梁有运想到这里,望着狂怒中的美人,他便朝自己脑顶门上砸去一拳头,叹息一声,赶快知趣地离开,独自趴到大炕的另一头,凑凑合合睡上一夜,就算了事。 这就是梁有运婚后过的日子。

   这些天,梁有运感觉出来:他娶的这个媳妇,年轻漂亮,模样长得“天仙女”似的,决非庸俗之辈。人家姑娘云里来,雾里去,离他似近又远,纯粹是镜中花,水中月,令他捉摸不住,真是让他狗叼尿泡——空高兴了一场!

 今晚上,梁有运睡着以后,他做了个噩梦:梦见一群穷凶极恶的蒙面人,突然半夜三更闯进了洞房内。这伙歹徒不容分说,便抢走了他的新娘子。望着疯狂呼喊的媳妇,他拼命地追呀、追呀......一直追到荒郊野外。正当他追赶时,一不留神,“扑通”一声,让他跌进了荒草丛中的一口沽井里!于是,他声嘶力竭地呼喊起来......惊醒后,忙从炕上爬起来,看看媳妇照样睡在大炕的那一头儿,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过了会,他才重新睡下。

  此后,梁有运完全没了睡意,再也没有睡着。望着窗棂纸上淡淡的月光,他不禁又想起了自己这桩苦涩倒霉的婚姻来......他扪心自问:“梁有运呀梁有运!今后,你打算咋办哩?这次娶亲,荤不荤、素不素的,这也叫结婚吗?嗯,一个堂堂五尺高的男子汉,难道就那样害怕一个女人?不!难道就那样害怕自己的老婆?......你个笨蛋,窝囊松,活丢人!......哼!今晚上,我必须向她讲清楚、说明白:你倒底是妖是人?你识不识人间烟火?你还是不是我的老婆?我梁有运娶老婆图个啥?......她只要说一声‘是’,我就立马动手,决不放过她,非把他治得服服贴贴不可!”梁有运想到这里,他重新爬起来,鼓起勇气,摩拳擦掌,突然像饿狼扑食那样,猛地扑向媳妇,准备扒去她的衣服......

        此刻,吴碧莲早有防备。她身子麻利地往炕角一闪,男人一下子扑了个空!然而,梁有运并不认输,他镇定了一下,乘机来了个“鹞子翻身”,像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紧紧抱住了媳妇的胸脯:“嘿嘿!这下,我看你往哪里躲?......”与此同时,男人那一张胡子拉喳的嘴巴,死死贴在媳妇粉嫩的脸蛋儿上!......这时,吴碧莲坚不从命,发疯似的拼命挣扎着、撕打着、哭闹着,俩人在炕上翻过来滚过去,苦苦折腾了大半天,谁也没能捞到好处......后来,梁有运终于再一次败下阵来,心里想道:“哎!强扭的瓜不甜。俩人都弄成这个样子了,哪还有心思做那种事?哼!算了,算了,不做也罢。我呢,干脆把话挑明算了:从今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梁有运想到这里,他一把将媳妇推搡到炕角里,声色俱厉地说道:“吴碧莲!你听着:从今晚上起,你这新媳妇当到头了,咱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啦!明个一大早,我就把你送回南塬村,送回你娘家去,亲手交给你爹妈,继续做你的老闺女去吧!呸!......”说罢,梁有运啐一口唾沫,气得他呼哧呼哧的,瞪着一双凶神恶煞般的眼睛,朝着大土炕猛砸一拳!看样子,他那股子劲儿,恨不得一拳给大土炕砸个大窟窿似的......

         吴碧莲从炕角里爬起来,张着嘴,大口喘着粗气。听着男人的话音,她心头不禁“咯噔”了一下!紧接着,眼泪又不禁“哗哗”地流出来......“ 哦?......送我回娘家?......我有家吗?我还有亲人吗?......天哪!普天下之大,哪里有我的家呀?我爸妈......”她不敢再往后头想下去了。这时,她痛不欲生,悲愤交集,不禁又伤心地哭泣起来......这时,早前梁有运去她娘家相亲的那一幕,又开始浮现在她的眼前......

         半月前的一个上午。

        梁家大院梁有福的媳妇、南塬村的闺女吴大妮,领着她婆家的三弟梁有运,提着一份厚礼,前去她家相亲来了。那时候,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柳青,彻底背叛了他们的爱情,抛弃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使她陷入了空前的险恶、绝望的困局之中!面对着生死的考验和可怕的未来,吴碧莲耳边回响着乡亲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和耻笑辱骂声,面前浮现着爸爸那张阴森可怕的面孔。她觉得: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理,四出求助无援,完全处于绝望之中!在她走投无路、无地自容的严竣关头,她曾多次想到了“自杀”!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她想用“一死了之”、“一了百了”来解脱自己,准备随时结束自己的年轻生命。为此,她专门找来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随时藏在自己的身边。在那些极不寻常的日子里,老母亲日夜守护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苦口婆心地劝导她,给她讲一些安慰宽心的话语,生怕她做出什么“傻事”来。然而,现实是多么的无情、多么的冷酷啊!她感觉到:自己在父母的眼里,早已是一落千丈,从一枚价值连城的“掌上明珠”,骤然变成了一个几毛钱一斤的“烫手山芋”!此时,她看得出来:她的亲生父母,心急如焚,恨不得早一点把她嫁出去,一推了事!......就在这个骨节眼儿上,吴大妮领着“武大郎”梁有运,风尘仆仆地前来相亲了。

       那天上午,吴碧莲从看到梁有运的头一眼起,她的心里就直发的恶心,就像吃了一只大苍蝇!谁料想,父母他们老俩口竟然是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当场拍板,并且收下了人家的彩礼。事后,母亲并对苦口婆心地说道:“孩子!事到如今,咱已经没有挑选的余地了。你只要嫁出去,一丑遮百丑,咱就解脱了。看看你这身子,时间不能拖了。听话,你就委屈这一回吧!”就这样,父母刚从泥潭里把她拉出来,转眼又把她搡进了火坑!......后来,吴碧莲只要想到“男人”二字,她就会吓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这一次,从相亲到定婚、再到结婚,前后不过十天时间。如今,虽说是“生米早已做成熟饭了”,但她脑子里还是晕晕糊糊的,她也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嫁到梁家大院的?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结婚后,她每晚都没脱过衣服,默不作声,只是蜷缩到大炕一角,浑身筛糠似的颤抖着,暗暗抽泣......这桩婚姻,碧莲不敢多想,令他浑身发抖,眼前的洞房完全变成了一座冷冰冰、阴森森的冰窟窿......

   “吴碧莲!听到了没有?”男人恶狠很地问道。

   “你说啥了?我,我没听清、清......”碧莲战战兢兢地回答。

    梁有运重新说了一遍:“明早上,我把你原送回南塬村娘家去,还是当你的老姑娘吧!”

   “不,不!......你、你不能那、那样啊!......”

   “那你说说,我该咋办?哦?你是不是我老婆?......”

   “我、我......”

   “快说!”

   “你......你容我再想一想 ......”吴碧莲觉得:她流落到了今天这一步,原先的底气全都没有了。

        眼前这位“武大郎”——她命中的男人,长着一付长长的窝瓜脸,鹰嘴鼻子,大板牙,厚嘴唇,还有一脸的麻子坑儿。说实话,她简直就不敢面对这个男人,而且竟然还是她的丈夫!命啊,这就是她吴碧莲的命!所以,她把梁有运比做“武大郎”的同时,还把自己比做了“潘金莲”。戏剧中,武大郎对潘金莲言听计从;生活中,梁有运对自己也是关心备至。自从结婚以后,这个长相丑陋的男人,心肠不坏,生活中天天给她端吃端喝,生怕她身体受了什么委屈。这些日子,她每天只吃一点点的保命饭,竟让男人忧心忡忡,多次开导她,一心一意替她分忧解愁,化解心结。晚上睡觉,他一个气血方刚的大男人,从不强人所难,很少对她动手动脚,进行骚扰。仅就这一点来说,一般男人能克制自己、能够做到吗?这是多么不容易的啊!此时此刻,吴碧莲想前想后,她觉得:“梁有运这个人非常本分老实,从没有怀疑过自己,更没有追究过我的过去。对于这桩婚姻,他也从没想过:我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姑娘,为啥会嫁给他这么个‘武大郎’?而且是白白送给他一个大便宜?!......从这点看,他这个人,虽说过于老实,但也确实难得。话又说回来,我若是嫁了个‘猴儿精’男人,我会怎样?说不定,我要天天挨打受骂,活受气啊!还有......”吴碧莲正想着,男人又吼了起来:“吴碧莲!你想好了没有?快说!”

     “先别急,你再容我想一想!......”吴碧莲抹去一把眼泪,暗暗追问着自己:“吴碧莲呀,吴碧莲!如今,你还是金枝玉叶的黄花闺女吗?你为啥会白白嫁给一个挖煤的‘武大郎’呢?......唉!你呀,早就是一个破烂货了,就像一只该扔的破鞋。其实,正像妈说的那样: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挑选女婿呢?你丢人,丧德!自作自受,命该如此!......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是一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破烂货。能够嫁给一个挖煤工人,那是你天大的福气,你还想要什么呢?......”

    梁有运不耐烦地:“快点,说呀!你这是怎么啦?”

    吴碧莲说:“有运,我想通了。你,你给咱点灯!”

    今晚上,这是梁有运结婚以来,头一回听到媳妇用如此温和的口气和他说话,心里顿时感到奇怪,也有一种暖呼呼的感觉。于是,他赶快起身,摸着火柴,点亮了炕头上的那盏煤油灯。

    灯光下,吴碧莲从炕上站起身来。这时,她含着眼泪,慢慢脱去身上的棉衣,再脱去里面的毛衣衬衣,最后脱去贴身的背心与线裤,露出一尊洁白无瑕的玉雕一般的身体来,赤裸裸地站在男人的面前。她无奈地低下头来,望着傻了眼似的男人,淌着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儿......大半天,她一声不响地躺在炕上,躺在男人的身边,最后闭上了双眼......

    见状,梁有运心潮汹涌澎湃,精神立刻抖擞起来了!这时,他的心中燃烧一团熊熊的烈火,火势越烧越旺!突然,他一口吹灭了油灯,如同一头发了情的公牛那样,不顾一切地猛扑上去......

 

                                            20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