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马莲河畔 (28)  

2014-09-23 08:50:4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28)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28

 

      

       今天上午,老队长在工地上说得没错,大话梁有财确实是“饿”出来的病。

       年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大话都是杏树坪出了名的缺粮户。今年,自开春以来,他已经连续两次找老队长借队里的粮食了,每回都是一百斤。然而,对于大话一家六口来说,那百十来斤粮食不管你怎样省吃俭用、再加上“瓜菜代”,不到一月时间,也就吃得咣嗒溜净了。近些天来,他家靠吃榆钱、洋槐花儿过日子的好事没有了,几乎是全是靠挖野菜过活。每顿饭,那一点点儿救命的荞面馍馍,春旺和两个上学的孩子一人一份;轮到老两口和荞麦姑娘那里,也就只剩下一些绿菜汤汤了。但是,话说回来,这种日子还是好的,要是遇上什么天灾人祸年景,大话没辄,便只得拿起打狗棍,到处逃荒要饭去了。

       傍晚,掌灯时分,梁有财一家人还是愁眉苦脸,冰锅冷灶,无米下锅。现在,他们家里唯一能够吃的一点点东西,就是前些日子广播匣子送给他家腌的那半罎子香椿菜了。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喜嫂,她这位热情、心强、能干的家庭主妇,眼看着吃饭时候到了,她心里干着急,手头儿就是给家人端不出饭菜来!你想想,她人心里能不着急、不难过吗?......这时,她无精打采地坐在锅台跟前的小凳上,想着等米下锅的一家子老小,心如刀搅,她眼泪汪汪地对丈夫说:“他爹!不能等了,别指望大娃能借到粮食了。依我说,咱还是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大话蜷在土炕上,像是一根软不啦嗒的焉黄瓜。听了媳妇的话,他朝脑门上砸去一拳,苦笑地说:“开春以来,咱找队长借过两次口粮了。哎!咱们家,是个填不满的坑。你说说,我该咋给队长开口唦?”

       喜嫂说:“我想了,你不会去咱老二家试试?那家子,富得流油,啥都不缺。我估摸着,他也不会不顾及你们亲兄弟的情份,把你给赶出门吧?要是他能......”

    “去去去!”大话打断婆娘的话茬儿,不耐烦地:“哼!我梁有财就是流落到挨门要饭的惜惶地步,也要不到他家门上!”

       这时,坐在门口炕边上的荞麦姑娘,抹一把眼泪,说道:“爹,娘!您干脆把我糊里糊涂嫁出去算了,家里少口人吃饭,您也好省一份心。婆家不管咋相,我都认了。今后,我也决不会瞒怨您二老的。”

      “孩子,别说了。”母亲擦擦眼泪,对着荞麦说:“天下的路多着哩!咱再想想别的办法嘛。”

       这时,春旺风尘仆仆地从外面回来了。一进窑门,他就气呼呼地骂起来了:“嗨!如今的人哪,都是些嫌贫爱富的大哈松!我去的那家子,他认得老爹,家里有得是粮食。可人家就是嫌咱穷,怕咱赖账,硬是不借给咱。驴日的,那老松不得好死!”

       大话听后,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他觉得:眼下是没有一点点指望了。“唉!我来到人世上,日子过到这种地步,把一家人领到了绝路上,我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儿女,还有什么颜面活人呢?不如......”想到这里,他觉得眼前只有两条路了:一条是重新拿起打狗棍,不顾脸皮,沿门乞讨;另一条嘛,就是横下一条心,一头栽进马莲河的水潭里!......想到此,他泪水“哗哗”地流出来了......

        这时,一家人面面相觑,饥肠辘辘,孩子哼哼唧唧的,完全陷入了绝境!

       突然,老右派张清秋揹着半袋子玉米,手提一只布斗,来到大话家中:“大哥!吃了饭,我来看看你,顺便给咱家带了点粮食和吃的。”

       大话赶紧下炕,感激地说:“张老师!您这......”

       荞麦赶快上前,顺手接过粮袋子:“张老师!您上炕,坐下说话嘛。”

       大话陪清秋一块上了炕,实心实意地说:“张老师,您心肠真好!我这一家子人,日子老是过不到前去,可没让你少操心......”

       喜嫂也忙插嘴说道:“这些年,张老师时常惦记着俺们家。您的恩情,孩子们都经常念道着您哩!”

     “说那做啥?咱们乡里乡亲的,理应互相照顾嘛。”清秋看着两个孩子,对喜嫂指着布斗说道:“嫂子!布斗里有现成的馍馍。你给拿出来,看孩子吃不吃了?”

    “张老师!俺,俺真不知该.....”话没说完,喜嫂便哽噎起来了。少许,她从布斗里掏出两个玉米面窝窝,分给孩子,一人一个。

       孩子们真得是饿坏了。他俩拿起馍馍,立刻狼吞虎咽起来。

       看到这里,大话哑口无言,狼狈不堪,不知道该说啥才好。

        这时,喜嫂赶紧擦一把眼泪,说道:“张老师,我的好兄弟!你这份心意,俺家收下了。多年来,俺家也没把你当外人看待。粮食嘛,秋后俺一定还给您。”

     “不用了!我一个人,粮食够吃 。”说到这里,清秋想了想,推心置腹地说:“ 大哥!往后呀,咱们过日子可得好好合计合计,争取年内先把从前的窟窿给弥上,总不能老是新债畾旧债,年年翻不过身。没有债了,一身轻松了,日子过得就顺畅了。大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大话忙说:“张老师,您不愧是读书人,说话样样在理。”

     “春旺!”这时,随着一声喊叫,老队长出现在了窑门口。他往炕上瞅瞅,笑着说:“嗬!张老师也来了。我也是吃了饭,抽空来看看有财哥。”说话间,他人很随便,脱鞋就上了炕。

        清秋赶忙挪过屁股,让出位置,招呼老队长说:“老队长,快坐!”

      “大哥,你病好了?”老队长看着大话,慢慢装上一锅子老旱烟。

      “多亏你和大伙照应,没事了。”大话回答说。

       老队长抽一口旱烟,继续说道:“今后响,我到公社开会,县上给咱杏树坪划拨了二百斤救济粮和三百五十块救济款。队里经过研究,决定分给大哥八十斤粮和六十块钱,我给你捎来了。我知道,咱们家日子过得很艰难。东西不多,先给你应应急。”说着,他把粮条子和钱塞到大话手里。

       清秋笑着说道:“老队长!你这场‘雨’,下得可真是时候啊!”

       大话夫妻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队长!你心里老惦记着俺。这不,又给你添麻烦了。”

      “乡里乡亲的,说那些客套话做啥!”老对长嘴里吐一口烟雾,顺口说道。

       ......。

       此刻,大话心里觉得:眼前的窑洞里,骤然一下子亮堂了许多!这会儿,虽然点的还是那一盏小油灯,但是灯捻上的那只小小的火花儿,却是那样的明亮,欢快而又活泼,充满了勃勃生机!在大话一家人的心目中,它仿佛不是一只微弱的火花儿,而是黑夜中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

 

                                                                            29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