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30)  

2014-10-20 09:22: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莲河畔 (30)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30
 
 
     “大牛!你这娃,叫我咋说你才好哩?......”摸蛋大奶对着窗台上的那盏小油灯,擦一把眼泪,朝着蜷缩在大炕一角的大娃看去一眼,她伤心地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哎!你呀,做一个钱的活儿,要两个钱的工。你一年挣不上仨核桃俩枣儿,尽给我到处惹麻烦,戳窟窿!你说说,今儿个,咋又把羊给丢啦?你人都四十出头儿了,可如今干啥活儿都靠不住谱,时时还得老娘替你分忧操心。唉,难哪!今后这日子,你叫我咋过呀?”说毕,她那张布满鄒纹的老脸紧绷着,脖子上青筋暴露,大口喘着粗气,连嘴都给气歪了。
       大牛是摸蛋大奶的老大儿子。在杏树坪,他人傻不拉几、洋洋杆杆的,窍道农活儿做不来,下大力气的农活做不了,胳肢窝一年四季掖一根吆羊鞭,成了生产队里的一位老羊倌。在村子里,他这大半辈子,连媳妇的影子都没见过,是一条“想媳妇”出了名的光棍汉。生活中,不知为啥,他时不时还会编出个有关“媳妇”的故事来,闹出一些笑料。因此,村里有人说他得了什么“相思病”,想媳妇想得着了迷;还有人取笑他“叫花子做梦娶媳妇——想得美!”这些年,他放着生产队的三十多只羊,按军队编制刚好一个排,所以放羊娃戏称他“羊排长”。在杏树坪,好多人、包括那些放羊娃从心眼儿里都瞧不起他。他放羊,一天对羊群数几遍,生怕丢羊陪钱。然而,尽管他放羊分外小心,数来数去的,但一年下来还是少不了丢羊赔钱。这不,就在今天后响,他也不清楚是咋回事,糊里糊涂又丢了一只羊。按照队里的规定:丢了羊,根据羊只的大小和市场行情,个人要陪羊价钱,少说也得十来块。那年头儿,在乡下人的眼里,十来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唉!......丢上一只羊,我家一个月的花销钱也就没了,那多叫人心疼啊!......  ”大牛一想到这件事,他便垂头丧气、甚至会用拳头猛砸自己的脑顶门儿!......这时,他叹息了一声,看一眼老母亲,理屈地说道:“妈!今儿后响,我在山坡上回家前,羊只数得好好的,等我把羊群赶回羊圈后就少了一只。这事,你说怪不怪?反正,我也说不清楚了。要赔,那就赔吧!” 
       摸蛋大奶听后,心头的怒火直往嗓子眼儿里冒!她瞪一眼儿子,嘟囔着说:“唉!老天爷,你咋不睁眼哩?我那个灵醒娃,自个儿去西宁招女婿,跑得远远的,扔下老娘不管了。身边这个娃,憨憨傻傻的,尽给我闯祸惹麻达。天哪,你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一个孤寡老婆子,活在世上尽受罪,想来想去,真不如早点死了好!......”说着,老人家声泪俱下,放声抽泣起来了。
       见状,大牛心里当下着了急!他赶忙凑到母亲身边说:“妈,这辈子,我连媳妇都没有娶上。今后,我过日子,还得全靠您呢!你可不能丢下我撒手不管哪!”
       望着跟前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摸蛋大奶瞪着一双大眼,训斥道:“要是阎王爷派小鬼叫我呢?”
    “妈,那也不能去,决不让你去!你去了,谁来管......”
    “闭嘴!我一死,你就好了,一切都好啦!”摸蛋大奶眼泪汪汪地拍着炕沿哭喊说:“老天爷,我前辈子作了啥孽呀?我的命咋就这样苦啊?天哪!......”
       大牛不知如何是好:“妈!你......”
     “滚!我就当没你这个娃,你也就当没我这个妈,别再惹我生气了!去去去,快滚到炕角里睡去吧!人不见,心不烦......”这时,摸蛋大奶越说越有气,一口吹灭了小油灯。
       顿时,窑洞里黑咕隆咚的,老人家气得匍匐在土炕上,浑身不住地直打颤......
      
        
         俗话说:“福不常来,祸不单行。”
        今早上,摸蛋大奶打发大牛上山放羊走了以后,日头便升到院墙外面那棵老槐树的树梢梢了。她扫完了院子,喂了猪,收拾完家务活儿,便忙着准备给鸡婆们进行“体检”了。这些家务活儿,一件连着一件,一桩接着一桩,天天都是这样做的,几乎成了她的生活习惯。
        突然,摸蛋大奶想起了她的下蛋鸡婆,竟让她感到纳闷起来了!若是放到往常,她大清早只要往院子里一站,就能听到鸡婆们不甘寂寞的吵闹声了。特别是那只长着红高冠的白母鸡,牠更是多嘴多舌,嗓门儿最高,令人觉得有点儿讨厌。可是,今天不知为什么,鸡窝里却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时,摸蛋大奶感到情况有点不妙!于是,她赶快跑到鸡窝跟前,拉开鸡窝门儿,半天还是没有一点点动静。见状,她赶快把胳膊伸进鸡窝里,拉出来一只,是死鸡!再拉出来一只,还是死鸡!......拉完了,一堆全是死鸡!摸蛋大奶望着地上的五只死鸡婆,脑子顿时变成了一片空白......后来,等她慢慢醒悟过来以后,她脑子“轰”地一声巨响,两眼一黑,老人家摇摇晃晃,骤然昏倒在了地上!......
       院子里,静悄悄的。
       那年头儿,当地农村,养鸡、养猪是政策上唯一允许的一项家庭副业门路。社员们养鸡,管得是日常零花钱;社员们养猪,是准备给家里办大事情攒钱。嗨!那会儿社员们的日子过得都很苦,人们把鸡蛋看得比宝贝蛋蛋还金贵,平时哪会舍得吃它?乡下人把鸡蛋积攒起来,过些日子,他们便提着鸡蛋篮子,跑到集镇的收购店里把鸡蛋卖掉,顺便买回煤油、火柴、咸盐、针线等日用必需品,全靠卖鸡蛋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对于像摸蛋大奶这样的贫苦家庭,五只母鸡非同小可,可真得就是人们常说的“鸡屁股银行”啦!今天,对于摸蛋大奶来说,她家的一群母鸡,突遭横祸,全部死光,无疑于“银行倒闭破产”,断了她家的经济来源!......幸亏,生产队前些日子给她家发放了四十斤救济粮和五十块钱的救济款,帮她家渡过了燃眉之急。否则,这场天大的祸端,可真得是要她老婆子的老命哩!
       猪圈里,那口克郎子猪吃光了猪食,依旧饥肠辘辘,扒在猪圈墙头“吱吱哇哇”地叫唤着。
       猪的嚎叫声,终于让摸蛋大奶慢慢地清醒过来了。大半天,她傻坐在院地上,两眼痴呆呆地望着那些死鸡,郁积在她心头的那股子愤怒情绪,突然像决了堤的洪水,在她眼前狂泄出来了!这时,她双手发疯地拍打着膝盖骨,身体前倾后仰,哭天抹泪地嚎啕大哭起来......     
       谁都知道,在杏树坪村的妇女当中,摸蛋大奶是一位惹不起的难缠女人。一来她年纪大了,尖酸刻薄,轻易没人去招惹她,好多人对她都是谦让三分;二来她个性强,脾气暴燥,嘴巴像把斧头,从不饶人,也从不认输,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厉害女人。今天,这一桩横祸竟然降到了她的头上,无疑于“太岁头上动土”,一棍子戳了个“蚂蜂窝”,那还了得!这会儿,她独自哭闹了一阵子,无人知晓,无人理睬,自觉没趣,她便从地上爬起来,拍去身上的灰土,铁青着脸,气呼呼地从她家的木桄子门里出来了。
        摸蛋大奶来到大槐树底下,四周没一个人影,村子里静悄悄的。后来,她转过身,先是对梁秉礼家那个破败不堪的树园子看了看,然后再把目光移向他家那座破破烂烂的大门楼,心里怒气冲冲地骂道:“哼!我家的这群母鸡,不是老地主家下的毒手还能是谁?!好哇,今个你砸我的饭碗,明个我砸你的饭锅,看咱倒底谁怕谁?呸!反了你?咱走着瞧!......”少许,她清了清嗓子,吐一口痰,然后双手插腰,对着梁秉礼家的大门楼,扯开嗓子,这才高声吆喝起来!
 
                                                           
                                                                                 31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