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37)  

2015-07-24 13:59:3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 : 马莲河畔 (37) - 豫嵩岩 - 豫嵩岩博客

                                                                                                   马莲河风光
 
 
                                                      马莲河畔
                                                                                                 (长篇小说)
       
                                                                                                      豫嵩岩
 
 
                                                           37
 
         
       晌午,大话梁有财和儿子春旺收工回到家里,连口水都没顾上喝,父子俩便扛起木把平头石锤、胡基模子和钁头铣等家什,从梁家大院的土门洞里出来,来到大路对面的树园子里,乐呵呵地摆开了战场。
       树荫下,春旺放下肩上扛的石头锤子,脱下白色汗挂,赤条着脊梁,笑着对老爹说道:“爹!打胡基(土坯),我见得多了。今儿个,我给咱打吧!”
      “在咱这儿,盖房子,材料最主要的就是胡基。” 大话说到这里,他双手提起平头锤子,来到一方平平整整的石板墩跟前,郑重其事地对儿子说道:“哪有这样容易的事?今儿个,你给我先看看,好好学学,看我是咋样打胡基的。干这种活儿,事关百年大计,那是万万马虎不得的!”
      “哎,我知道了。” 春旺应声,朝手心吐了口唾沫,便抡起钁头,奋力就地刨起土来。
       这时,大话收拾好周围的场地,将胡基模子摆弄好,放到石板墩上。随后,他顺手从灰盆子里抓一捏炕灰,撒到胡基模子里面,喊着儿子的乳名说:“猪娃,给我铲土!”
        闻声,春旺眼明手快,扔下钁头,顺手抓起一把磨得明晃晃的铁铣,铲起满满一铣湿漉漉的黄土,倒进胡基模子里面;看着还差一些黄土,随后又铲进去了半铣。
        大话背着双手,他用右脚摊开模子里的黄土,笑吟吟地说:“看着没有?这模子里的土,必须高出周边四指来高,只能多,不能少;下一步,双脚要在模子里的黄土上蹦跳几下,将黄土踏平踩实;接着是,用平头锤子狠狠地砸土,用力要均匀,特别是注意要把胡基的四角夯实!记住了?” 大话说着,只见他双脚麻利地跳到胡基模子上面,结合刚才讲得要领、程序和实际操作方法步骤,言传身教,亲自做着示范动作。大话他干这种活儿,他功夫娴熟,手脚自如,简直就是轻车熟路,不在话下。
       春旺专心致志地听着、看着,又追问了一句:“爹,下一步呢?”
       大话咳一口痰,清清嗓子,只见他放下平头锤子,抬起右腿,用脚后跟儿朝模子一角的活瓣儿往后轻轻一踢,胡基模子便和胡基自行分开了。这时候,大话严肃地说:“看见了吧?踢活瓣儿,用力要格外轻巧。下一步,就更加重要啦!......” 说着,他弯下腰去,拿去胡基模子,使用双手的中指、食指和拇指,协调一致地捏住胡基下方的两个棱角,迅速向上一翻,一块长方形的胡基便竖立在石板墩上了。然后,他双手小心翼翼地将胡基托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将它竖立在事先平好的地面上。
        这时,大话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此后,大话父子俩齐心协力,一次次地重复着先前的工序,手脚不停地忙碌着,心里乐乐呵呵,一块块长方形的胡基,整齐划一,就这样陆续从他俩手下打造出来了。春旺倒底是乡下的孩子,对这种活儿,他一看就懂,一学便会,很快就掌握了这门手艺。一个多时辰过后,父子俩互换了手里的家什,老爹成了儿子的帮手。瞧!树荫底下的场地上,一块块竖立的胡基排列成行,排成了一条长龙......
       嗨!要说庄户人家过日子,那也真够作难的了。这些日子,大话梁有财为了秋后在自家院子修造一间厦子房,明年麦后好给春旺娶媳妇,可以说他把心都给操碎啦!为了这件事,他专门开了一次家庭会,听取大家的意见,统筹安排,责任到人,把任务落到了实处,决不允许放空炮!从那以后,一家人上下拧成了一股绳,几乎是把命都给拼上了!按照分工:大话每隔两三天,他就得半夜里起床,偷偷摸摸赶到自留地,採摘一担青菜,来回奔跑上二十里山路,跑到瓦西镇赶“鬼集”,卖掉青菜,再风风火火地赶回杏树坪,按时参加队里的生产劳动,决不能露出半点儿破绽。从今天起,往后打胡基就是春旺他的事情了。按照分工,春旺的弟弟妹妹,放学后还要打猪草,弄回满满两大筺,天天如此,从不间断。荞麦母女俩的任务,除了下地挣工分、搞家务活之外,还要精心喂养老母猪,力争秋后再下一窝猪娃子。如今呀,一家人是奔有目标,信心满满,干劲十足,仿佛那间新崭崭的厦子房,就挺立在他们的眼前了......
        此刻,大话一边铲土,不禁又想起了他家的厦子房。他两眼笑眯眯的,苦中有乐,如同灌了半瓶子老白干儿,嘴里又哼起了陇东的老秦腔。
       摸蛋大奶提着一只洗衣篮子,从马莲河滩上来,来到树园子跟前。她把衣服篮子搁到土堎子上,看看眼前的阵势,吃惊地问道:“有财!你们父子俩,这是忙活啥唦?”
       闻声,大话呲咧着一口黄板牙,头脑一时发热,他又旧病复发、胡吹冒料起来:“嘿!你这都看不出来了?打胡基,盖房子,明年给咱春旺娶媳妇!”
       摸蛋大奶瞪着一双大眼睛:“哦?......盖房子,娶媳妇?这都是天大的喜事哟!我的老天爷,那你要花多少钱呀?......唉!这种事,要是放到俺家,我连想都不敢想。你......”老人家说着,不禁又想起了她那不争气的大牛,眼里立马噙上了泪花花儿......
       大话拍着胸脯子,嘴里喷着唾沫星子,继续说道:“哼!俗话说,庄稼人风里来、雨里去,没有咱蹚不过去的河!只要咬住牙......”
      春旺对老爹那种口无遮拦的老毛病,心中十分反感!此刻,他赶忙打断老爹的话茬儿,对着摸蛋大奶笑着说:“大奶!您家来客人了,您老赶快回去看看吧!”
       “唉!咱家日子穷,哪来的客哟?”
       “不骗您,真的。”
       “是男,还是女?”
       “您回去就知道了。”
        摸蛋大奶半信半疑,想了想,她还是提起篮子回家去了。刚走出几步,她又回过头来:“猪娃!你小子哄我,我可饶不了你!......”
      “大奶!快回去吧,我哪敢哄您呀?”春旺说后,转过脸去,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天刚蒙蒙亮,东方的天幕上,泛起了一沫淡淡的曦光。夜空中,星星不时眨懵着困倦的眼睛,天幕显得肃穆、神奇而又宁谧。晨曦中,大地上的一切景物显得模模糊糊,扑朔迷离。空气异常清新,潮漉漉的,弥散着一股浓烈的泥土气息。
       这时,大话梁有财从瓦西镇的“鬼集”上赶集回来了。他肩挑一付空空的柳条筺,右手伸进口袋里,紧紧攥着那一沓刚刚卖来的七块九毛钱,心里美滋滋的,说不尽的高兴。此刻,大话觉得那票子热呼呼的,格外的心疼,分外的亲切,令他感到心满意足,浑身是劲,一路小跑着往回赶路。说实话,若是放到平时,他准会鼓足劲,扯开嗓子,美美吼它几声老秦腔的戏段子呢!
       天际上,渐渐露出了一沫橘黄色的亮光。山坡上的景物,这时也慢慢开始显得清楚了:梯田层层,麦地里的麦子长得有齐腰深,绿油油的一片,部分已经开始抽穗扬花了;秋地里,玉米、谷子等秋庄稼长得有一筷子深,成垅成行,讨人喜欢。大话大步流星地往前赶路,等他来到杏树坪背后的山梁上时,天色已经大亮,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他看看天色还早,顺便蹲到路边上,点着一锅子老旱烟,一边慢慢往前走着,一边“叭哒”着过起烟瘾来......
       这时,大话又想起了让他烦恼的心事来。平时,想得最多的还是孩子们的婚事,这会也不例外。他心中想道:“春旺明年结婚,秋后必须把厦子房盖起来。要说盖这间厦子房,咱这里黄土不缺,胡基不用发愁;木料问题也不大,到时候买它十几根椽子就行了;屋顶嘛,瓦片咱买不起,到时候弄它一卷牛毛毡,问题也就解决了。秋后,请上两位工匠,家人一齐搭手帮忙,全家人咬咬牙,勒紧裤带,房子也就盖起来了。哎!......难事多着呢!抽空儿,把自家那棵大槐树伐掉,提前解成板材,冬季给春旺做几件傢具。说到给娃们办婚事,我和老伴儿可没少操心,人前乐呵呵的不在乎,暗地里也没少流眼泪啊!......俺这一对老亲家,日子过得艰难,一年到头缺吃少穿,活得也真够窝囊的。万般无奈,俺两家托媒人商量后,这才给娃们定下了‘换亲’的婚姻。唉!......虽说这场婚事双方都免了彩礼,两家的儿子、闺女同一天办喜事,省钱又省力,可我怎么都还是高兴不起来!......换亲换亲,拿闺女换媳妇,天下奇闻,这也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说到儿女的婚事,最让我和老婆子牵心得就是俺那闺女荞麦了!换亲,给她换了一个近乎残废的男人,这不是害了闺女一辈子吗?......哎!有啥法子喲?说一千,道一万,都怪我梁有财窝囊废、没本事,日子过得穷啊!老天爷,我问心有愧,对不起俺闺女啊!......”
       梁有财想到这里,心里七上八下,就像十五个瞎子拜年似的。这时候,他晕晕呼呼地来到了半山腰的一条胡同跟前。突然间,从高处树底下的土堎子上,冷不防跳下来两条彪形大汉!这两位年轻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像一堵“墙”,横在了大话的面前。高个子刘云虎冷笑一声,高声说道:“嘿嘿!......你让我俩等得好苦哇!梁有财,我俩守在树底下捉兔子,总算把你给逮住啦!”
       大话猛地抬起头来,发现眼前的两位年轻人,正是包队干部李云章从公社弄来的那两位基干民兵,心中嘎然一惊!他瞟一眼对方,镇静一下自己,笑脸相迎地说:“哦?......是你们俩。咋啦?两条绿林好汉,你们这是要我的买路钱?!......”
     “少废话!老实交代,你一大早干啥去了?”刘云虎挥舞着拳头吼道。
       大话并没把年轻人放到眼里,冷冰冰地:“狗咬老鼠,你管得着吗?”。
       刘云虎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大话的一只胳膊,用力往脊背后一拧:“老东西!你敢骂人?!......”
       大话肩上的扁担萝筺滚落在了地上。
       光头黄飞豹,趁大话不备,朝他屁股上猛踢一脚:“哼!你嚣张什么?......今天,非割掉你的资本主义尾巴不可!”
      “垂子毛!”大话怒不可遏地:“呸!你算老几?你......”
       黄飞豹恶狠狠地说:“半夜三更,你賊头贼脑,偷偷摸摸,干啥去啦?快说!”
      “我,我......”大话张口结舌,嘴里就像塞了一疙瘩热红薯。
      “老实交代!梁有财,你放着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不走,偏偏要走资本主义的歪门邪道儿。好哇!......”  刘云虎就势将大话的胳膊往脊背后上方一拧:“老东西!茅坑里的臭石头,赶快交代!”
       “哎哟!......”一声,大话疼痛难忍,脱口骂道:“哈松!...你这驴垂子......”
       “你敢骂人?好哇,我叫你再骂!......”刘云虎又加了一把劲儿。
       “哎哟!......疼...疼死我啦!......”大话喊叫起来。
        黄飞豹再给大话添上一拳头:“交代不交代?”
       “我说,我说......”其实,解放前大话就在社会上东奔西跑,算得上闯荡“江湖”的人了。此刻,面对这两条彪形大汉,大话明知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根据社会经验,他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于是,他改变策略,赶快寻找退路,忙陪上一付笑脸说道:“嘿嘿!小兄弟,你俩虽说都是外村人,可咱们都在一口锅里舀饭吃,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得给我留个情面嘛。今儿个,你俩有啥话就直说,别绕弯子。天下贫下中农一家人,......”             
      “梁有财,你少来给我俩灌米汤!一听你这名字,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满脑子的资产阶级思想,整天想得都是‘发家致富’的资本主义道路。”刘云虎冷笑一声,把大话的胳膊用力一拧:“嘿嘿!交代还是不交代?哼!......”
       无奈,大话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只得实话实说。末了,他说道:“今早上,我卖菜卖了了七块九毛钱,全部上交。这钱,你俩买条烟抽抽。”
        刘云虎闻声,这才松了手:“哼!核桃就得砸着吃。”
        大话从口袋掏出一卷票子:“小兄弟,这事你俩就不要给包队干部说了。我求你们啦!”
      “想得倒美!”刘云虎一把夺过票子,高高举起,得意地摇晃着说:“罪证,人脏惧在。这就是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证!这就是活生生的阶级斗争!......”
        大话赶忙说道:“小兄弟!我可是响噹噹的贫农成份。解放那阵,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俺翻了身,我家祖宗三代......”
        刘云虎大喝一声:“梁有福!你少给我的鬼辩,你的问题十分严重,性质恶劣,你早就背叛了贫下中农,辜负了党和毛主席的教导!如今,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改邪归正,斗私批修,走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一条是顽固到底,死路一条。何去何从,你自己挑吧!
        大话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活像一根木头桩子。
        黄飞豹见状,朝大话脊背上猛击一拳:“老东西!听清楚了没有?你装啥孙子?!”              
        刘云虎奸笑说:“在我的手底下,再狡猾的阶级敌人,也休想逃脱!”
        大话心里不服,喃喃地:“哦?......我是阶级敌人?在杏树坪......”
        刘云虎朝大话再蹬去一脚:“怎么?不服气?!根据包队干部老李的指示,我们命令你:第一,你现在就到自留地去,亲自把你种的那些资本主义的菜苗苗连根拔除,半棵也不能留下!第二,回去后,你要老实向组织交代问题,等待上级的处理意见。听清楚了吗?!”
        大话脑子里嗡嗡直响,如同一张白纸。
        黄飞豹又补了一脚,大声吼道:“哈松,愣着做啥?快滚,滚!”
        梁有财颜面丧尽,他只得灰溜溜地从地下捡起扁担萝筺,哭丧着脸,耷拉着脑袋,忍着疼痛,慢慢地朝前走去。这时候,他心头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异常的沉重。后来,他终于醒悟过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就横在他的面前,而且是插翅难逃!今天早上,他尝够了人间的奇耻大辱,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他无精打采,精神萎靡不振,犹如严霜肃杀后的一片秋叶......这时,他镇定一下自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影,迈着邋里邋遢的步子,低头朝前慢慢走去......   

   
       东山之巅,日头发火了。天际上,泛起一抹橙红色的曙光。
       突然,一只山鸡拖着一付长长的尾翎,划过长空,留下一声凄厉的叫声......
       梁有财丧魂落魄地来到自家自留地的田头上,愤然扔掉肩上的扁担萝筺,像一只煞了气的气球,一屁股坐在了地头的田埂上。
       眼前的麦子,长得有齐腰深,绿油油的一片,正在抽穗扬花儿。今年开春,大话在自留地种青菜时,为了解决菜苗的光照问题,他特意忍疼剔除了一部分麦苗,意在“舍车保帅”。如今呢,这盘棋骤然生变,“帅”没保住,“车”也给丟了,几乎是“全军覆没”!哎,经济上造成的损失不说,他还被扣上一顶“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治帽子,今后将会面临一场怎样的政治灾难呢?.....
       望着快要到嘴的麦子和他苦心经营的一料子青菜,梁有财的耳边又回响起刘云虎刚才恶狼一般的话音来:“......根据包队干部老李的指示:我命令你:第一,你现在就到自留地去,亲自把你种的那些资本主义的菜苗苗连根拔除,半棵也不能留下!......”此刻,大话思绪万千,心如刀绞......
        好半天, 梁有财走进了麦田,俯下身去,顺手从一行空隙中拔掉了一棵一尺来高的辣椒苗。这时,他两眼端详着手里的这棵正在开花、结满了小辣椒的辣椒苗......看着看着,他分明看到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正从辣椒苗上流淌下来,沾满了他的双手!与此同时,辣椒苗也失手掉在了地上......大话心里感到了一阵刀割般的疼痛!......突然间,他“扑通”一声跪在自留地的麦田里,用他那双粗糙干裂的大手,捧起一把黄土,面对茫茫苍天,老泪横流起来......许久,他愤然把手里的黄土抛向半空,发狂似地喊叫起来:“老天爷!你,你咋不睁睁眼?我梁有财前世作了什么孽呀?!......”
 
 
                                                              38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