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转载】: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2017:第33期:总:第195期]:(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作者:豫嵩岩  

2016-12-21 16:35:39|  分类: 发表文章目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作者:豫嵩岩  

2016-12-17 09:39:00|  分类: 小说推荐|举报|字号 订阅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6第22期 总第184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作者:豫嵩岩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豫嵩岩     责编:小说备用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卡莎


(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  豫嵩岩

 

       

    夜深了。

       

    密集的雨点,敲打在窗外花坛里的美人蕉硕大的叶子上,发出阵阵炒豆般的响声......

    黄风英从噩梦中惊醒后,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她对梦中冯永德的傲慢无理架式,实在无法忍受,感到焦躁不安,心头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烈火!此刻,听着外面的雨点声,更是觉得心烦意乱,火冒三丈!她,一个女人家,生活中几乎被冯永德这条恶棍给逼得发疯发狂了!这会儿,她真想光着身子跑到门外,冲向雨夜,对着夜空吼它几嗓子......方才解恨!

    这时,她从被窝里伸出胳膊,摸着床头开关,赌气地摁了一下。突然,床头柜上的台灯亮了。

    灯光下,眼前的这间卧室,装修得十分考究。室内的家具陈设,房间的色彩格调,特别是那张橘黄色的红木龙凤大床和那条光彩夺目的织锦缎被,闪闪发光,一切都是那样的富丽堂皇!此刻,对面贴着壁纸的墙壁上,一只硕大的精致像框,映入了黄凤英的眼帘。像框里,一位端庄漂亮的女人,甜甜地微笑着,陪伴着一位白发老人。她望着像框中的自己,再看看那位老头儿,心头顿时激起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巨浪!......随后,她收起目光,叹息了一声,一种孤独寂寞、惆怅徬徨的感觉,骤然向她袭来!......与此同时,她不禁颤抖了一下,大滴大滴的泪珠儿,从她眼角夺眶而出,流淌到她那白皙粉润、标致秀气的脸蛋儿上......

    这些年来,黄凤英深深地卷入了情感生活的风暴之中!期间,她精神上饱受摧残,心力交瘁,烦躁不安;肉体上饱受折磨,日渐清瘦,遍体鳞伤!她,一位地处级的国家干部,日子过得并不顺心,甚至觉得火烧火燎,如坐针毡。生活中,她恨透了冯永德,更恨自己没有主心骨,懦弱无能,才流落到今天这样的悲惨下场!后来,经医院检查:她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身体困乏无力,记忆力减退,精神紧张,神志恍惚。每天晚上,她必须服一片安眠药才能入睡。睡着后,时常被噩梦惊醒,常常吓得她冷汗直冒!一旦惊醒,她这晚上就甭想再睡觉了。今天晚上,恰恰就是这样。

    黄凤英心里明白:她的人生,是失败的人生,屈辱的人生,不堪回首的人生。她这大半辈子,她的正常生活,活活让一个男人给搅乱了,彻底给毁了!这个人,正是镜框里的那个老头儿!他,就是早年泾阳县的县委书记,后来泾阳地区的地委书记,当今的省政协副主席冯永德。

    冯永德,今年62岁,即将退出政坛;拿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秋后的蚂蚱”了。这位政府高官,工作上一贯雷厉风行,很有魄力,政绩突出,他在全省还是有一定声望的。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灵魂肮脏,贪色爱财,性情狡诈,手段阴险,老谋深算,是一位十足的伪君子!长期以来,他就是靠这种双重人格、两面派的手法,掩人耳目,骗取到组织和群众对他的信任的。这些年,黄凤英对冯永德的为人深有感触,她被这个恶魔玩弄于掌股之间,她只有服服帖帖地认命,决无讨价还价的余地。早年,冯永德依仗他的权势,不但占有了她,而且还拆散了她的幸福家庭,使她声名狼藉,无地自容,后被丈夫抛弃!生活中,她觉得自己就像大石头下面的一棵小草,只能委曲求全,苟且偷生,过着一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屈辱日子......

    在此期间,作为精神上的一种补偿,冯永德曾对她进行提拔,委以官职,帮她进入政界,担任“泾阳地区卫生局爱卫会副主任”的领导职务。然而,她喜欢清净,不是做官的料,对官场那一套风气习俗非常反感!所以,她在担任这一职务时,简直就是敷衍了事,反而成了一种思想负担。五年前,黄凤英主动辞去了这一职务,提前“病退”,办理了退休手续,成了一介草民。此后,她来到省城,隐居埋名,住进冯永德给她买的这套房子里,成了他的泄欲工具。其实,黄凤英本想远远离开泾阳这块是非之地,过上几年安静的日子,糊里糊涂地了却她的一生。但是,这两年,冯永德老是推说他”工作忙”,已经很少来她这里了。黄凤英毫不怀疑:那个老色鬼,早就有了新欢;自己春色将尽,也早就成了一只“破鞋”,变得一文不值了。她,一位四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女人,独自守着偌大的一套房子,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自己好像悬在半空,无依无靠,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如今,尽管黄凤英对冯永德没有一丝好感,甚至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在更深夜静的时候,那种寂寞的日子,还是让她常会想起那个老鬼......

    想着想着,黄凤英从枕头边拿起手机,找出冯永德的电话号码,用手指轻轻一点,耳朵贴近了手机。

    手机中,她听到了人的动静,但却没有回音。

    她重新拨了一次手机,还是照样。

    她再拨一次,开门见山地说:“老冯!我是凤英。你,难道听不出我的声音了吗?我是你的......”

    还是没人回答。

   “老冯!你混蛋!你......”她怒不可遏,顺口骂了一句。

    黄凤英气得脸色青紫,她赌气地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这时,她盯着像框中的那位老头儿,脑海里波涛汹涌,两眼飞舞着闪烁的火星!......

    窗外,密集的雨点,依旧敲打着美人蕉的叶子,发出令人心烦意乱、噼里啪啦的雨点声......

(未完待续)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2016年01月06日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keqinyx.blog.163.com/blog/static/21768506520161114114122804/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