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 中篇小说:\\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第五集)  

2017-03-15 10:50:3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中篇小说   \   豫嵩岩


                                                   八


金秋季节,泾阳城外,大片大片的秋稻已经成熟了。远远望去:那金灿灿的稻田,如网似格,一派金黄,蔚为壮观。田野上,人们正挥汗如雨地收割稻谷,笑语声声,山歌阵阵。

在这个充满喜悦的收获季节里,县医院那位孤傲清高、文质彬彬、实为书呆子的许文哲,他也收获了一份丰收的果实,一个天大的喜讯!

今天上午,文哲拆开了一封邮件,里面装着一份《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部“博士生研修班”的录取通知书》。那时,他拿着那份通知书,掂了掂,轻轻的,轻如鸿毛;但是,在他的心上,感到却是无比的沉重,重若千斤!一阵惊喜之后,文哲他久久地看着那份通知书,心头激荡起一朵朵翻卷的浪花!......与此同时,一串串晶莹的泪珠儿,从他眼角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那么,一位七尺男子汉,一位平常只知道埋头业务的书呆子,他又为什么动情、泪若潮涌呢?这事,还得从半年前发生在县医院的那场凤波说起......

那时,许文哲大夫的爱人黄凤英,在她值夜班当中,被一位大官、实为流氓无赖的冯永德采取卑鄙手段奸污后,使她蒙受了一场不白之冤和奇耻大辱!做为丈夫,他按奈不住心头的满腔怒火,决意要状告冯永德那个王八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可是,当他正要迈出头一步的时候,就在县医院王世锦院长那里碰了个“硬钉子”!

  那天,王院长坐在他办公室的写字台后面,皮笑肉不笑地问道:“许大夫!你说冯书记强奸了你的妻子,你有证据吗?”

 许文哲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天,我妻子哭天抹泪,亲口对我说的。她是当事人,又是受害人。这事,还会有假?!她......”

“不,不!......”王院长笑吟吟地打断文哲的话茬,郑重其事地说:“这件事情,组织上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天晚上,冯书记和你妻子仅仅是发生了一场口角,决无其他事情发生!这种话,非同寻常,事关重大。往后,你可不能随便乱说哟!”

“组织没调查,决没有!要调查,我妻子为啥不知道?”

“许大夫,请不要强词夺理!你去问问叶护士长,她会给你讲清楚的。”

“不可能!这是圈套。你们有约,分明是官官相护!”

“哦?......”王院长听后,勃然大怒!这时,他脸色骤然气成了紫茄子,用手指连连捣着写字台,露出一付凶神恶煞般的面容,厉声吼道:“造谣,纯粹是造谣污蔑!你的攻击矛头,直接指向了我们党的领导干部,语言恶毒,性质十分严重!许文哲,你说这种话,那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这些,你懂吗?”

许文哲不甘示弱:“懂,我懂!我就是要告你们!”

“啊?......你要告状,告我们的状?”  这时,王院长的双手往外一摊,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哇,你一个白面书生,胆子可真不小啊!国家公安司法部门,人家立案、办案、定案,都是要凭证据的。‘ 证据 ’,你懂吗?公堂上,控辩双方,唇齿交锋,你若是拿不出证据,那就是造谣污蔑!‘ 造谣 ’,也叫诬告!‘ 诬告’,是有罪的,叫做 ‘ 诬告罪 ’ !这些,你懂吗?”

 这时,许文哲显得局促不安,面色尴尬。

“ 说呀!怎么,哑巴了?.....”这时,王院长站起身来,走到许文哲身边。他故意缓和了口气,换了一付面孔,装出一种 “关心爱护年轻人”的样子,伸手拍了拍文哲的肩膀,笑容可掬地说道:“法律,是一门深奥的学问。你是学医的,法律你不懂。许大夫! 在医学方面,特别是在医学的外科手术领域,我承认你是一位出类拔萃的人才。在县医院,甚至在咱们泾阳地区,你都是医学界的业务尖子、技术骨干和学术带头人。在医疗战线上,我一向是关心、器重和佩服你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听从我的劝告:今后,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不要做出格的事,更不能辜负党、政府和广大群众对你的热切期望。你呢,今后要安下心来,专心致志,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争取做出更加优异的工作成绩!文哲,你年富力强,聪明能干,前途无量,党和泾阳人民是不会亏待你的!好了,你还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你就回去好好工作吧!”

王院长最后一句话,其实也是逐客令。

许文哲灰溜溜地从王院长办公室出来,他耷拉着脑袋,一付没精打采的熊样子,恰似一只煞了气的气球。刚才,当他听到王院长一连三句“你懂吗?”的训斥和质问后,这个书生意气的年轻人,锐气大挫,这才懂得“民告官”这条路上荆棘丛生,虎狼挡道,充满了艰辛和风险!于是,他觉得自己单枪匹马、力不从心,便顺坡下驴,放弃了告状的念头。其实,这个书呆子并不傻,心里明镜似的。妻子的冤案,他心知肚明,不容置疑!他在王院长那里碰了“钉子”、受了“教育”以后,他才恍然大悟:凤英对待“告状”的态度和顾虑,是对的,是有道理的。前几天,他误会了妻子、错怪了妻子,更是觉得对不起凤英!这时,他才终于明白:啥叫“胳膊扭不过大腿”?“民告官” ,谈何容易?难,难哪,难于上青天!

那时候,许文哲回到家中,看着妻子病倒在床上的可怜样子,让他深深地卷入了一场情感纠葛的风暴之中!他的思想非常矛盾:一方面,他深深地疼爱着自己的妻子,对凤英感恩不尽,怀念着他们幸福美满的小日子,甚至觉得永远都离不开她;另一方面,他仍然钻在牛角尖里,深受那种纯之又纯的“爱情婚姻观念”的束缚,就是不能原谅和宽恕妻子的失足,尽管她是无辜的。在他看来:爱情与婚姻,理应洁白无瑕,如同一张白纸。白纸一旦被污染,那污点、污迹,永远也就无法从心灵抹去!那时,许文哲他这个死脑筋、书呆子,仍然还是“老牛骶墙根”。最后,他还是狠下一条心,咬了咬牙,一声不吭地从家中搬了出去。

半年前,许文哲从家里搬出后,在外面租了间“蜗居”,开始了夫妻分居的清苦日子。那会儿,他为了逃避现实,想离开泾阳,远走高飞,一心要摔掉那顶绿帽子!正当此时,他从报纸上看到了高教部登出的一条信息:根据国家教委的安排意见,决定在全国招收一批公派(秋季)“赴美国留学攻读博士研修生”的报考通知。闻迅后,他喜出望外,迅速报名,决心奋力一博,一走了之。从那以后,文哲除了日常工作,一天到头钻到他的蜗居内,绞尽脑汁,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补习考试课程。在此期间,他决定背水一战,只争朝夕,奋发图强!他下定了决心:“ 拼上一条命,奋战三个月!即使蜕掉一层皮,瘦掉一身肉,我也要荣登“金榜”,闯出一片新天地来!”

天随人愿,“功夫不负有心人”。

许文哲经过三个月的奋力拼搏,不辞劳苦地挑灯夜战,孜孜不倦地苦心研读,终于迎来了“赴京考试”的这道关口。然而,考场上,他得心应手,文笔流畅,临场发挥良好,终于顺利过关。这不,一份美国耶鲁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收入了他的囊中。

 喜迅,天大的喜讯!消息不胫而走。霎时间,许文哲这位书呆子,一鸣惊人,名声大噪,轰动了县医院,名扬了泾阳城!


                                                   九


中午,凤英凑合着扒了几口剩饭,她便倒在床上,准备歇息一下她那瘦弱  带病的身体。前天,她给自己看了病 。 医生说:她患了严重的 “ 神经衰弱症”与贫血,开了一周的病假。这半年来,你没想想:凤英她过得是啥日子?嗨!......一言难尽,就像在刀釰子上滚爬似的!她,一个年轻轻的正值花季的女孩子,只因貌美惊人,她却白白蒙受了一场奇耻大辱!那些日子,她有苦没处诉,有理没处讲,有冤没处申,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生活中,孤苦伶仃,就连她唯一的依靠——丈夫,这时也离她而去,终日以泪洗面,苦不堪言!她肉体上遭摧残、精神上受折磨,平日吃饭无味,夜不能寐,过着一种生不如死的悲惨日子。你说说,长此下去,她身心煎熬,心烦意乱,能不得大病吗?!哎!这不,外面烈日当空,她这阵却觉得发冷。正当她伸手准备拉开被子时,突然电话铃响了。

家里这部电话,自从文哲搬出去以后,铃声就很少响起了。

风英来到客厅,拿起话筒:“喂,你是哪位?”

“凤英!是我。”电话里说:“你好吗?”

“ 他,文哲?......不,不会吧?......”凤英想了一会儿,她又不敢相信自己。于是,又问了一句:“ 你是哪位?”

“凤英!我的声音,你怎么都听不来了?!......”对方在电话里继续说:“我是文哲!这半年来,你还好吗?我一直掂记着你,挺想你的。”

 凤英她拿着话筒,心里暗暗想道:“这半年来,我很少再见过他。原以为:我俩分居都半年了,缘份也到头了。虽然我俩荤不荤、素不素的,名义上还保持着“夫妻”的名分,也没有办离婚手续,但是我了解文哲!我觉得:我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早就结束了。......可是,听他的口音,难道说他还真得想着我?我们的情份还......”凤英看着话筒,她真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时,电话里追问道:“凤英!你为啥不说话呀?......”

 凤英支吾着说:“哦......文哲!我,我好...好......”

“凤英!我对不起你。咳!.....让你受苦了......”

 “不、不,是我对不起你!”

“ 凤英!后天,是中秋节。后天晚上,我回家看你,好吗?”

 “ 好...好!......我等...等你......”凤英激动不已,热泪盈眶。

 “ 那好。后天见!” 对方挂了电话。

 凤英接完电话,手拿话筒,她却痴呆呆地站在原地,两眼直愣愣地望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后来,她的脸上,渐渐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这时,她的那一颗心啊!就像是谁往池塘里投了一块石头,随着一声巨响,骤然激起了一朵飞溅的浪花!然后,那朵浪花化作了一圈连着一圈、一波接着一波的涟漪,徐徐向四周扩散、荡漾......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此刻,文哲的话音,依旧回响在凤英的耳边。兴奋,喜悦,思念,激情......这一切,顿时化作一股春凤,吹散了笼罩在她心头上的漫天寒气,使她清瘦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久违了的笑容。丈夫的问候,虽说只是短短几句,但它却是那样的亲切感人,又是那样的激动人心!......许久,当凤英的脑子清醒过来以后,她感到浑身轻松,疾病当下也好了许多。这时,她环顾一下这个家,望着阳台上那几盆即将干渴而死的花卉,再看看这脏兮兮、凌乱不堪的客厅和卧室,她心中五味陈杂,两眼含着泪花儿,默默向着洗手间走去。

凤英来到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那位衣着不整、头发凌乱、容颜憔悴的邋遢女人,不禁投去一束轻蔑的目光。随后,她提起一把水壶,从水龙头上接满了清水;接着,她转过身来,提着水壶,穿过客厅,朝阳台走去。

 凤英站在阳台上,望着那几盆干渴得要命、奄奄一息的花卉,抚摸着它们枯萎发黄了的叶片,一种同病相怜、身心饱受煎熬的感觉,骤然涌上了她的心头!......望着望着,触景生情,使她不禁对盆中的花卉流下了同情、怜悯的泪珠儿......好久,她叹息一声,这才提起水壶,一边浇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花儿呀!你们受苦了。怪我,一切全怪我!.....我对不起你们,我有罪,我该死!...... ” 凤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声泪俱下,痛哭不已!这时候,她仿佛觉得:她给花儿浇的,不是水,而是眼泪,是她那不堪回首、饱含辛酸的眼泪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