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第九集)  

2017-04-26 09:20:0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中篇小说  \    豫嵩岩

 

                                                     十三


       阳光,照射在冯永德的书房里,桌子上、地面上到处都是废弃的书本、纸张和垃圾,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从大清早开始,冯永德便蹶起屁股,忙着收拾起他的书籍了。有用的书籍,暂时放在书架上,准备装箱;没用的东西,顺手扔在地上,还没有顾上清扫扔掉。
       冯永德清理完了书籍,人也感到累了。这时,他点上一支香烟,准备缓口气,歇息一会儿。随后,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来到书架跟前,顺手拿起一本封面十分精致的影集,坐在那把藤椅上,不经意地翻阅起来 ......翻着翻着,他和凤英在青岛海滨照的几幅彩色照片,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看着这几张照片,虽然是九年前的事情了,但令人难忘的情景,依然活生生地浮现在他的眼前......回想着那种浪漫的意境,冯永德
陶醉不已,让他渐渐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久,他才从美好的回忆中清醒过来,随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说实话,冯永德在他大半辈子的生涯中,他游历过不少的地方,也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漂亮女人。然而,在他的心目中,用他的那一套“审美标准” 进行衡量,照片中的这个女人,依然是独占鳌头,近乎于完美!这些年来,虽然他不是古代的帝王将相,但在他的心目中,凤英却是他无比宠爱的 “贵妃” 。因此,他在这个女人面前,从不敢摆弄自己的官架子,而是怀着一种仰慕、崇拜和敬畏的心情,竭尽所能地去讨好对方,以便讨得她的喜欢,赢得她的那一颗芳心 。所以,冯永德对于凤英那种傲慢、冷漠、甚至不够礼貌的言行,他从不计较,也不会放在心上,反而对她孤傲清高、咄咄逼人的性情,逆来顺受,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他还认为:生活中,谁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交往相处,那纯粹是一种荣幸!这就是冯永德十多年来对这位“白衣女神” 痴心不改 、情有独钟的根本因。
       想起了凤英,冯永德心猿意马,他也无心收拾他的书房了。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喂!我是老冯。你在哪?”
       手机里回答:“在家。”
      “下午有事吗?”
       “没有。”
       “我要见你。”
       “可以。”
       “那好!老地方见。”
       “几点?”
       “一点整。”
       “好。” 对方关了手机。
       冯永德看了看表,现在已是十一点半了。嗯,时间不多了 。他赶紧洗了手,穿好衣服,便去给老婆打招呼:“桂香!这会儿,我要参加一个会议,中午饭不吃了。”
       黄脸婆翻着白眼:“饭都做好了。这阵子,还开啥会?”
       冯永德说:“ 紧急会议!”
       黄脸婆不信:“胡说!你不吃饭,别人都不吃饭啦?”
       “你懂个啥?再说,政府机关的公事,你管得着吗?啰嗦!......”说着,冯永德甩手走出门去,回头用力拉上了大门。
       黄脸婆听着一声巨响,气呼呼地:“你,不识抬举的东西!......”


       山林中,一处青砖黛瓦的仿古建筑群落,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假山修竹,曲径通幽,风光绮丽。这是一家私营的“避暑山庄”。
       包厢内,冯永德和黄凤英坐在窗前的一张方桌两边,桌子上摆着花生米、糖果、瓜籽等小食品,还有两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凤英!”冯永德坐在罗圈软椅上,呡一口茶水,将目光从窗外那几枝翠竹上收回来,望着凤英,笑吟吟地说:“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走,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前几天,我给你今后的工作安排了。因为时间紧,没来得及征求你的意见,所以今天才告诉你。”
      “怎样安排了?”
      “将你调到泾阳市工作呗。”
      “不!我在县上挺好的。”
      “糊涂!从前,你是靠着我和王局长的面子过日子。”冯永德摊开双手说:“如今,我俩都走了,人走茶凉。往后,谁来照顾你?”
       “我有病。这里忙,不适应。” 
       “你工作变了!”
       “啥工作?”
       “组织上任命你为 ‘泾阳市爱委会副主任’ 的工作职务。”
       “哦?......”凤英瞪着一双惊愕的大眼睛,连连摆手说:“不,不行!我不行......”
       “不是抬轿,是坐轿!”
       “不,坐轿也不行!”
       “你不会坐轿?笑话!......”冯永德鼓励着说:“ 凤英,不用怕!‘副主任’这一职务,是聋子耳朵样子货 。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这个单位的编制,本来就是可有可无、无关紧要的。到那儿工作 ,我是为了照顾你有病的身体。市爱委会主任的职务,由市卫生局的王世锦局长兼任。这么美的差事,到哪找去?放心!这件事,我给王局长安顿好了。在工作中,他会处处关照你的。”
       “我不当官,也不会当官。我不是当官的料!”
       “人都说,你有官员的气质。万万没想到,你是扶不起的‘阿斗’,没出息!”冯永德说后,觉得话语不妥。于是,他赶忙陪上笑脸说:“请你别见怪,我失言了......”
       凤英微微一笑:“你没错。你说的,全是实话。”
       “行了行了,这事就这样了。” 这时,冯永德往凤英身边靠了靠,他一下子搂住她的腰肢,亲呢地说:“凤英,山庄的风景多美啊!咱换个话题,说说别的开心事好不好?”
       凤英对冯永德的举动十分反感,她甩开对方的胳膊说:“ 讨厌!......山庄确实很美。走,咱们到外面看看去!”
      “好!”冯永德像一只听话的小狗。
       这时,凤英戴上一顶雪白的遮阳布帽,重新戴上那一付墨绿色的太阳镜,冯永德也戴上了他的茶色眼镜,俩人一块走出了包厢。从山庄的大门出来,他俩穿过门前的广场,顺着对面那条上山的石阶道,伴着山崖的一股清泉,慢慢腾腾地向山上爬去。
       山坡上,山花烂漫,林荫葱笼,鸟声啾啾。
       二人沿着石阶路,一前一后,低着头,缓步向上走去。这时候,他俩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心事重重,默默无语。近些日子,最让冯永德担心的事情是:今后,他和凤英彼此离的远了,各奔东西,他们这种暧昧关系,还能不能保持下去?特别是凤英年轻漂亮,众人瞩目,夜长梦多,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这让冯永德感到惶恐不安。凤永德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但不知该从哪里开口才好。凤英的脑子里牵挂得还是她的复仇计划:虽然,她和冯永德秘密交往已经快十个年头了,但是这个老奸巨猾的政客,在她面前从不讲官场的事情,守口如瓶,仿佛对她严密设防似的,使她至今也没有抓住冯永德的重大犯罪把柄。凤英心里清楚:单凭她手里的那一点儿罪证,属于领导干部的“一般生活作风”问题,那是无法搬倒冯永德的!为此,她咋能不急呢?......这时候,他俩都在纳闷,苦思冥想,希望能够找到突破口,趁机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以便获取对方的秘密信息。
       后来,冯永德首先打破了尴尬局面,开口问道:“凤英!现在,你还记恨我吗?”
       凤英想了想,反问道:“你说呢?......”
       冯永德说:“这些年,我把心都掏给你了。我痴情不移,一直真心实意地关爱着你。可是,我觉得:你好像一直都没有愿谅我,更没有把我放在你的心上。”
      “哪会呢?......”凤英狡黠地笑了笑:“如今,我不是已经上了你的贼船了吗?”
      “真得吗?......”
      “咱俩都快十年了。你说,这是啥关系?”
       冯永德听后,心里觉得踏实了不少。后来,他想了想,终于拿出勇气,突然问道:“凤英!你离婚都十年有余了,年轻轻的,一直过着独身日子。我不明白,你为啥不结婚呢?”
       听到这里,凤英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使她突然想到了”钓鱼“。这时,在她的意识中:池塘里,一条“大鱼”正在向她游来。于是,她赶快在鱼钩上挂上一块香香的“鱼饵”。她正等待着机会,随时准备抛出“鱼钩“,钓住那条“大鱼“!于是,凤英低着头,温情地说:“你猜猜?......”
      “你,有主见,有远见,我猜不来。” 冯永德说。
       凤英觉得时机已到,立马抛出了”鱼钩“。她谦持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说:“我呀,还不是为了你!......”
       闻声,冯永德如雷贯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哦?.....这,这是真的?......”
       凤英宛尔一笑,避而不答。
       此刻,冯永德好像得到了某种信息,使他喜上眉梢,激动万分!后来,他想了想,信誓旦旦地说:“凤英,这辈子既然你信得过我冯永德,那我就郑重地向你保证 :今后,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亏待你的!这次,在离开泾阳前,我想送你一百万元的生活费用。以后,等我在省城站稳了脚步,给你买了房子,你就辞掉工作,咱们在省城......”
       风英趁热打铁,忙追问道:“啊?......你哪来那么多的钱?”
      “往后,该问的,你可以问;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了。”冯永德态度严肃地说:“这是咱家的规矩。你记住了?”
       凤英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她暗暗想道:“ 今天,我已经涉入了虎穴龙潭的深水区。往后,我必须格外的小心!我还要设法取得冯永德的充分信任,一定要抓住他的老虎尾巴!......” 想到这里,凤英踏上两级台阶,她伸出一只胳膊,挽住冯永德的右胳膊肘儿,笑着说:“今后,我全听你的!等你在省城买了房子,我就辞去工作,飞到你的身边!”
       今天,凤英是近十年来头一回挽起冯永德的胳膊弯儿。这一挽 ,非同寻常,冯永德的心头激起了一派汹涌的浪涛,一波接着一波,猛烈地冲击着他的心理防线!后来,那道防线,渐渐地出现了裂隙,撼动了它的根基......
       此刻,这一对貌合神离的“情侣”,来到山路拐弯处的一棵大树下。
他俩并排坐在一条石凳上,喘着粗气,浏览着四周的景物。远远望去:山下,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一座新兴的城市——泾阳市,高楼林立,马路纵横,生机勃勃,正在迅猛地崛起......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