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转载】: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9期 总第205期] :(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六、七) 作者: 豫嵩岩  

2017-04-19 21:22:57|  分类: 发表文章目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四、五)   作者:豫嵩岩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豫嵩岩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六、七)


  \    豫嵩岩


 

                                       


 

    今天是中秋节。

   “人逢喜事精神爽”。午饭后,凤英便提起精神,搞完了室内卫生, 洗了澡,换了衣服,这才倒在床上休息起她那病弱的身体来。过了一会儿,她来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先是给她清瘦苍白的脸面上涂了少许的脂粉;接着,再往嘴唇上抹了一层淡淡的口红;当她察看自己的容颜,觉得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之嫌时,她才拿起梳子,开始梳理起一头乌黑的秀发来......凤英梳完头,觉得一切都收拾停当了,她又郑重其事地对着镜子,审视起自己的装束和模样来:镜子里的那位女人,上身穿一件白底儿、蓝色碎花儿的棉涤衬衫,下身穿一条浅灰色的裤子,身材高条匀称,仪表端庄秀气,衣着合身得体,完全是一位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模样;她容貌清秀俊俏,再加上那一头乌亮的披肩长发,虽说她半年来疾病缠身、形影纤瘦、容颜憔悴,但是,她天生的丽质风韵犹存,今天略加脂粉修饰,依然是亭亭玉立,光彩照人!

    凤英从洗手间出来,她漫步于室内,东瞅瞅,西望望,从客厅、阳台到卧室、卫生间,屋内的家具陈设摆放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 ,窗明几净,亮光闪闪。这半年多来,家里乱七八糟的,今天还是头一次收拾得这样整洁哟!看到这里,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后来,她又考虑了一阵,从沙发站起身来,先是将一只精巧的圆形餐桌和一对折叠的钢管坐椅,摆放在阳台上;随后,她又端来了一盘月饼、一瓶红酒和一盘新鲜的水果,还有一碟久负盛名的 “ 泾阳瓜籽 ” 。 这种五香瓜籽,文哲平时特别爱吃,这是凤英特意给丈夫准备的。最后,她又提来了一只热水瓶,拿来了茶具、酒具等器物。

    凤英忙完了这一切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时,她站在阳台的窗子旁边,甩一下头发,隔着玻璃窗向外望去:

    夕阳的余辉,给泾阳大地镀上了一沫金光。远处,霞光绚丽,远山逶迤,层林尽染,景色壮丽。眼底下,城区的这条大街上,车辆来来往往 ,笛声阵阵;一群放了学的小学生,排着整齐的队形,行走在绿化树旁的人行道上。这些孩子们,天真活泼,叽叽喳喳,笑语不断......

    泾阳县城,沉浸在一派温馨、祥和的节日气氛中。

 

 

   “笃笃笃”,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闻声,凤英赶快迎上前去,拉开了门扇。这时,文哲提着一盒月饼、一瓶红酒和一兜大红苹果,如约回到了家中。

    一双夫妻,一双时隔半年、久别重逢的年轻夫妻,见面后那种难以形容的惊喜和激情,竟让凤英这位举止沉稳、温文尔雅的文静女子,也情不自禁地伸开双臂,一下子扑到丈夫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脊背,将她潮红的面颊紧贴在男人的肩上,流着一种不知是苦是甜的泪水,差点让她哭出声来!...... 但是,过了半天,凤英这才渐渐感觉出来:她紧紧抱着的这个男人,不仅身上没有丝毫的激情和冲动的反应,而且还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寒气,让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慢慢的,一种扫兴、失望、冷落和遭人侮辱的感觉 ,突然涌上她的心头!......这时,凤英心里方才明白:她的一片深情和爱心 ,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报;她自己,纯粹是自导自演,自作多情啊!你说,这不是 “ 热脸贴上了冷屁股”,又是什么呢?!......后来,她才慢慢体会到:她紧紧拥抱的,不是许文哲,也不是她期盼中的丈夫,甚至也不是人,而是千年溶洞里的一根冷冰冰的钟乳石柱子!...... 凤英想到这里,她赶快松开双手,将眼泪吞下肚去,低着头,慢慢从文哲手里接过礼物 ,这才尴尬地说 :“  文哲!你又不是外人 。回家,提这些礼品做啥? 啰嗦!”

   “凤英,今晚不是中秋节吗?”文哲微笑着,拍了拍妻子的肩膀:“ 我是特意回来看你的。今晚上,咱俩久别重逢,一块赏明月,一同吃月饼,一起饮美酒,理应高兴高兴嘛!你说是不是呢?”

    咳!这世界上的女人,说来说去,就是一个 “贱” 字。这不,刚刚听到丈夫说了两句暖人心的话,转瞬之间,凤英那种自卑自贱的心理,迫使她又一次责备起自己来: “嗨!......俺夫妻俩,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责任全在我的身上。我是一个肮脏、下贱的女人。我对不起自己的丈夫,我心中有愧啊!......” 于是,她含着热泪,又一次原谅、宽恕了自己的丈夫。这时候,凤英赶忙陪上一付笑脸 ,指着阳台说 :“哎,咱夫妻久别重逢,是该好好高兴高兴。文哲!你看,我一切都准备好了。请!”

     阳台上,月光如水,柔情融融。

     凤英招呼丈夫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清茶:“文哲,喝茶。”

    “不,今晚是中秋节。咱们喝酒!” 文哲说着,他提起酒瓶,拧开瓶盖,斟满了两杯红酒。

    这时,凤英心里想道:“文哲!咱俩平时从不沾酒,都不会喝酒 ,何必受那份洋罪呢?......”然而,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兴致,为了营造一种“温馨” 、“祥和”的节日气氛,她还是决定委曲自己,遵循“夫唱妇随”的古训,一切全都顺从了丈夫 。于是,凤英端起两杯酒,递给对方一杯,附和着丈夫说道:“是呀!中秋夜,花好月圆。今晚上,是个良宵吉日,我也想陪你喝两杯。来,我先敬夫君一杯。喝!”

    碰杯后,夫妻对饮,一饮而尽。

    这杯酒,虽说它只是一杯度数不太高的红酒,但是对他们从不会喝酒的夫妻来说 ,它那微甜中带有辛辣味道的烈性刺激 ,确实是让他俩感到无力招架 ,心里难受极了!这时,凤英被酒呛得咳嗽了半天,差一点呕吐,最后她大口地“哈”了一口气,这才感到轻松了不少。随后,她拿起一块月饼,掰成两牙儿,顺手递给丈夫一块,说:“文哲!这是咱老家的 ‘西湖月饼’ 。昨天,我特意买来的。你尝尝!”

    一大杯红酒下肚 ,文哲心里觉得也是挺难受的 :心口隐隐作痛,脸面发烧,心脏跳得厉害,显然是不胜酒力了。这时 ,他从妻子手里接过月饼,咬了一口:“ 嗯......好,好吃!咱老家的月饼,香甜可口,就是好吃!”

    凤英问道:“文哲,老家咱爸妈的身体好吗?”

  “好,还好,只是老爸的胃疼病常犯。但是,他却从不间断自己的科研工作。”  文哲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神秘地:“凤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是出国留学的事吧?”

    “你知道了?”

    “全泾阳城都知道了。”

    “凤英,你高兴不?”

      凤英眼珠子一转,反问道:“文哲,你高兴不?”

    “当然高兴喽!”许文哲仰起头,他得意地拢一把头发:“ 哼!这下,我许文哲的 那顶绿帽子,总算让我给扔到太平洋里啦!哈哈哈!......

     闻声,凤英的心灵,又是一阵颤抖与哭泣......

    “凤英!怎么?你不高兴了?......

    “没有。我...我是替你高...高兴......

    “喝酒!” 许文哲趁着兴致,端起两杯酒,递给凤英一杯:“凤英!自从咱们结婚以来,你一直真诚地关爱我、支持我、帮助我,你对我恩重如山!今晚,我也要敬你一杯!酒逢知己千杯少。喝,干杯!”

    这时,凤英一心想着 “夫唱妇随”,她也全然不顾有病的身子了。这时,她接过丈夫敬的那杯酒,脖子一仰,一口喝干后,再一次被呛得两眼流泪、连声咳嗽起来了...... 等凤英慢慢缓过气来,她两眼含着泪花儿,忙将那盘瓜籽推到丈夫跟前,说道:“ 酒,慢慢喝。这瓜籽,你最爱吃了。来,吃!”

    文哲感到酒劲直往头上冲,脸上热辣辣的,耳边“嗡嗡”直响。

    这时,凤英趁着她的脑子还算清醒, 望着空中的月亮,特意抓住丈夫的双手,温情地抚摸着,启发性地问道 :“文哲 !你看看,今晚的月亮,她该有多美啊 !茫茫夜空中,她是那样的圆满,又是那样的明亮!...... 看着她,我就想起了月宫中孤苦伶仃的嫦娥仙子......我的心......

    文哲听了,他完全懂得凤英的心意。然而,他打了一个“酒嗝 ”之后,却说道:“中秋的月亮,虽说很美很美,但她却悬挂在空中,看得见,摸不着,可望而不可即......

    凤英讨了个没趣,心里觉得凉冰冰的。后来,她失意地抽出手来,苦笑了一下,再次斟满了两杯酒,特意邀丈夫碰杯后,两人干干脆脆,一口气喝了个净光!这会儿,凤英趁着酒劲儿,打开“窗子”,故意挑明了话题:“ 文哲!不久,你就要出国了。咱的家务事,你是怎样安排的?”

    文哲明知故问地:“ 哪件家务事?”

    凤英单刀直入地:“ 婚姻,婚姻家庭!”

   “这......

    “‘这’什么?有啥好为难的?”

    “咱............

    “文哲,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一切我都能承受!”

    “嗯,这......

    “行了,一个大老爷们儿,放痛快些!”

    “那咱就......

    “说呀”

    “分手,离...离婚!......

    凤英瞪大了眼睛: “啊?......你,你说什么?......

    文哲醉醺醺地:“......离婚!......

    有道是:“喜酒千杯少,苦酒三盅醉 ”。今天晚上,凤英、文哲这一对年轻夫妻,他俩本不会喝酒,也都是头一回喝酒。然而,他俩却强装“硬汉”,借酒烧愁 ,怀着一种难分难离、依依不舍的悲切心情 ,在那种痛苦、悲愤与迷茫的氛围中 ,上演了一幕 “永别”的爱情悲剧!

    这阵子,三大杯红酒下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酒力的发散,他们夫妻俩都挺不住了,眼看就要酩酊大醉......

  “好!......离婚,好哇...好极了!......” 此刻,凤英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酒瓶子,摇了摇,断断续续地说:“文哲!......今天,咱们好 ... 好高兴!咱夫妻一场......好!...离婚!.........再来喝一杯.........

    这时候,文哲心里也是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他头晕头疼得厉害。望着凤英东倒西歪的样子,文哲本想起身拉妻子一把 。但是,他刚刚站起身来 ,“哇”地一声,满口的食物残渣,参杂着难闻的酒气,便从他的嘴里喷射出来!......  随后,他身子一软,就势瘫在了地上,慢慢不省人事,成了一堆烂泥......

   凤英看到这里,她赶忙俯下身子,摸着文哲脸面,哭喊着说:“文哲!你...你不能......丢下我!...... ...我也要去...去美.........” 后来,她匍匐在文哲身旁,用胳膊搂住丈夫的身子,声泪俱下,嘴里不知泣诉着什么......

    阳台上,月光如水,柔情依依。

    然而,就在这一片月光的清辉之中,一对即将分离的鸳鸯夫妻,酒劲骤然大作,一个昏昏颠颠,醉如烂泥;一个哭哭啼啼,喃喃呓语......此刻,凤英匍匐在文哲的身上,仿佛哭诉着那种撕心裂肺般的悲情与伤痛,还有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情别意......

 

 

                                   十 一


 

    桌子上的台历,翻到了二零零零年的五月一日这一天。今天,不仅是新世纪的第一个“五.  一国际劳动节 ”,而且还是 “ 泾阳市成立一周年” 的纪念日。

    今天晚上,在新近落成的泾阳市的标志性工程—— “ 火炬广场” 上,一尊造型优美 、酷似一把熊熊燃烧着的火炬,喷吐着金黄色的火焰 ,高高地挺立在用汉白玉石材精心雕制而成的基座上。四四方方的宽阔广场,全部用大理石地板铺就 ,其间有草坪 、花坛点缀,花团锦簇,灯火辉煌;火炬塑像前面的音乐喷泉内,那些五彩的水珠、水柱、水链、水帘......随着悠扬的音乐旋律翩翩起舞,流光溢彩,美轮美奂;人们成群结队地漫步于节日的夜晚,笑语声声 ,熙熙攘攘 。广场四周,那些高大的建筑物上,张灯结彩,霓虹灯闪爍,漾溢着一派吉祥喜庆的节日气氛。突然,一束束礼花腾空而起 ,随着一声声爆响,一朵朵绽放的礼花 ,五彩缤纷 , 争奇斗艳,映红了广场的夜空......

    眼前的泾阳市,是一座中小规模的地级城市,也是泾阳地委和专署机关的所在地。这座城市,位于泾阳县城东北方向三十多公里的平原上,原名 “翔乐镇”  。这座古镇,早在宋代就设有“泾阳府”衙门,历来都是泾阳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这座城市的出现 ,和改革开放中的农民工进城、经济高速增长和城镇化迅速发展的历史一脉相承 ,密不可分。在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一种说法:泾阳市的诞生,和泾阳地委“一把手 ”冯永德的名字密切相关,甚至有人说他是这座城市的“奠基人” 。早在一九九一年的秋季,冯永德从泾阳县委书记被省委任命为泾阳地委第一书记后 ,他就不失时机地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真抓实干,大刀阔斧 、雷厉风行地贯彻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千方百计地招贤纳士、招商引资,大力发展全区的地方经济和私营经济。与此同时,他还提出了“大干快上,只争朝夕”的战斗口号,以此鼓舞人们的斗志,广集财源,大兴土木,狠抓翔乐古镇的旧城改造和城镇基础设施的基本建设,抓出了实效,立下了汗马功劳。那几年,城区林立的高楼,宽阔的马路,成片的绿荫、花坛和公园不断涌现,迅速改变了古镇的落后面貌 ,使城区面积迅速扩大,城镇人口快速增加,为城市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去年的今天 ,经省政府上报国务院批准,人们盼望已久的 “泾阳市”,终于在欢庆的锣鼓声中挂牌成立了!

    今天晚上,由泾阳市人民政府举办的“热烈庆祝泾阳市成立一周年”的盛大酒会,在豪华的“泾阳大酒店”的宴会厅举行。席间,冯永德致了祝酒词后,他踌躇满志,满面春风,频频举杯,为五. 一国际劳动节,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泾阳市成立一周年华诞,同时也为浩大的献礼工程—— “火炬广场”的落成 ,表示热烈的祝贺!

    在今晚的招待会上,冯永德高高在上,威风凛凛,出尽了风头。他面对着一张张献媚的笑脸、一双双恭维的目光 和频频闪烁的镁光灯,不时地向大家挥手致意,连连和同僚及其下属握手言欢,举杯畅饮,气氛热烈,儼然成了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


 

    夜里十点整,冯永德在人们的簇拥下,从泾阳大酒店乘车出来,来到了一条繁华的商业大街上。这时,他从一辆宝马牌轿车里出来后,令司机将车子开回单位,他便戴上了一只大口罩,独自行走在那条商业大街上。不久,他穿过一条巷子,来到另一条比较清静的大街,最后走进了一座普通的住宅小区。他在一栋公寓楼前停下脚步,回首望了望,四周悄无人迹,这才走了进去。

    冯永德来到四楼,敲了敲402室的房门 。

    门开了,凤英出现在门口。

    冯永德见到了凤英,心情格外激动,立刻给她送上一张献媚的笑脸 。然而,凤英并不领情,关上门后,她看一眼正换拖鞋的男人,不冷不热地问道:“今晚,就住这儿了?”

    冯永德脱下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他回过头来,讨好地说:“哎,不走了。凤英!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来,让我抱抱你,咱一块高兴高兴 。几天不见 ,想死我了!......” 说着,他伸来了双臂。

    凤英神情淡然,没有应声。少许,她甩一下乌亮的长发,竟直朝着客厅墙脚那只精致的红木角柜走去。

    眼前的房子,是一套两室 、两厅、两卫的宽畅居室。房内装修考究:雪青的隐花儿壁纸,棕色的门套窗框,乳白色带有条纹的大理石地板,再加上大厅那两簇水晶玻璃吊灯,使这套宽畅明亮、东西通透的房子 ,显得十分的清爽素雅。这房子,是冯永德升任泾阳地委第一书记后 ,作为他对凤英的一种 “精神补偿”,专门馈赠给她的。其实 ,这套装修好的精装房,冯永德没花一毛钱,是一家外地的房地产大亨郭老总,作为对冯永德的回报,特意送给他的一份礼物。当初,冯永德之所以没有挑选郭总另一楼盘的漂亮别墅,而是“手下留情” ,故意选择了这套普通的商品房,一方面是为了讨好 、顺从凤英她不爱张扬的个性;另一方面 ,他也是为了从长计议,掩人耳目,对这位泾阳的大美女抱有不良的图谋。

    这会儿,凤英拉开角柜中间隔层的玻璃门儿,从茶盘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青花儿茶杯,捏一些龙井茶叶,冲好茶水,将茶杯放到茶几上。然后,她在沙发上坐下来,将茶杯往冯永德面前一推:“喝茶!”

    这时,冯永德对于凤英的冷落态度并不介意,反而有点受宠若惊,笑吟吟地望着对方,回答道:“哎。谢谢了!”

    嘿嘿!这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生活中,男人一心宠爱渴求的女人,那女人越是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冷落他,但那男人就越是对她爱得要命,爱得发疯发狂!

    眼前的这对男女,就是这样。

  “凤英!明天,我给王局长招呼一下,干脆把你调到地区医院上班算了。” 冯永德呡一口茶水,巴结地望着凤英那付粉中泛红、精致好看的脸蛋儿说 :“ 嗨 !...... 你孤身一人,这话我说过多次了,你就是不听。 调来后 ,你就......不 ,咱就方便了,我也好照顾你啦!”

    冯永德说的这位 “王局长”,就是当今泾阳地区卫生局的王世锦局长。十年前,他这个小小的泾阳县医院的院长,因为在那场色情凤波中对冯永德“救驾”有功,所以他就交上了红运,搭上了“顺风船”。半年后,他被提拔为泾阳县的卫生局长 ;后来,他工作调到地区后,又被任命为泾阳地区的卫生局长。官场上,你若想步步高升、青云直上,光有实干精神不行,还得有政治“靠山”,有人提拔你、重用你才成。说实话,这些年来,王世锦这个大滑头、精灵鬼,他就是靠紧紧抱住冯永德的“大腿”这一招,才使他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世间的许多事情 ,尤其是在人情关系网络方面,那都是盘根错节,纵横交错,互相关联的。比如说:王世锦步步高升,倒让凤英也沾了他不少的光。因为,王世锦深知冯永德和凤英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他推测:凤英至今不嫁,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寡妇 ,其中必有“文章”。他曾暗暗盘算过:有朝一日,我要牵一条“红线”,成全他俩的好事。因此,在日常工作中,凤英就是在王局长或明或暗的关照下,她才能够在泾阳县卫生系统混下去,“ 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经常“泡” 病号假,一直处于半工半休的特殊状态。

  “这事,等会儿再说。”  凤英瞟了对方一眼,几乎是命令地说:“ 不早了。还不洗澡去!”

    冯永德乐呵呵地:“ 哎。好唻 !”

    凤英见冯永德进了洗浴间,她起身来到卧室,开始收拾起床铺来 。这时,床后墙上的那幅玻璃像框 —— 她和冯永德的半身合影像片,映入了她的眼帘。望着它,凤英不禁又想起一段往事来......

    那是一九九三年的春天,凤英接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拆开信,一看落款是“冯永德 ”,她立刻恼羞成怒,未曾看信 ,差点把它撕得粉碎 !后来 ,她耐着性子,读完了信 。原来,这是冯永德主动向她“赔情道歉”、提出对她进行 “ 精神陪偿” 的一封仟悔信 。冯永德在信中说:“ ...... 为此,作为对你的 “ 精神赔偿 ”, 我想在翔乐镇给你买一套房子,改变一下你的居住环境和条件 ,以此来弥补我的过错,抚平你心灵的创伤。这件事,望你三思,不要坐失良机。你若想通了,请回信。具体细节,咱以后再面谈协商。”

    这封信,如同一根火柴 ,重新点燃了风英心头的一腔怒火 !那时,她和文哲离婚都三年了,文哲远在太平洋对岸,犹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期间,不少人曾向她求婚,其中不乏英俊的年轻人,但都被她断然拒绝了。那时候,她对自己今后的人生,早已心灰意冷 ,深感恐惧,眼前只是一片渺茫与惆怅 ...... 为此,她决定 :今生今世永不再婚 !而且,她对未来想得很多 、很远 ......甚至想入非非,还想到了人世间那些一时失足、流落青楼的年轻女子 ...... 不过,那些日子 ,凤英想得最多的,还是对她的婚姻、对丈夫许文哲的深切怀念!当然,还有对那个流氓无赖冯永德的满腔怒火与仇恨!然而,凤英心里明白:文哲已去,思念归零;黄花败落,寡妇成真。归根结底,她所遭遇的这场风波和灾难,全是冯永德一手造成的!为此,她暗暗想道:“事到如今,我该怎么办?...... 哎!九九归一 ,我还得面对人生 ,面对现实啊!那么,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今天 ,冯永德依然大权在握,威风凛凛,高高在上,没人敢动他的半根毫毛!而且,这家伙正向我挥着“橄榄枝”,步步紧逼 ,企图诱使我钻进他的圈套,甘当他的情妇、小三儿 ......  凤英想到这里 ,她义愤填膺,不由地骂道:“哼!冯永德,别想瞎了你的狗眼!哼!我黄凤英不是你屠刀下的羔羊,而是一只翱翔蓝天的苍鹰!我要报仇,我要雪恨!我已经瞅准了目标。我要追杀的猎物,不是别的,就是你这个流氓无赖!”

    经过多日的考虑,凤英在权衡利弊之后,她断然做出了决定 :今后,对冯永德这种人,我要改变斗争策略:我要顺水推舟,投其所好。他贪色,我就设法迷住他、控制住他,让他心甘情愿地拜匐在我的“石榴裙”下,让他给我做一条“狗”,一条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的狗!今后 ,我要拉紧那条狗脖子上的绳索,尽情地去戏弄他、侮辱他、报复他,让这个威风凛凛的男人甘当我的奴仆,以此发泄我满腔的怒火与仇恨!“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同时,我要深入龙潭虎穴,设法拿到冯永德的罪证,剥去他的画皮 ,还原他的本来面目;我要把他投入大牢 ,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成为千古罪人,变成一堆臭狗屎!” 

    后来 ,凤英的主意已定,她将计就计,经过书信往来,轻易地就钓到了一条“大鱼 ”!后来,冯永德趁其赴青岛实地参访、考察的机会,约定凤英一同秘密前往,他们住进了一家大酒店,成了一对婚外的“情侣”。那时候,按照冯永德的请求,他俩去影楼照了这幅像片,以资“纪念”。以后多年,因为凤英从内心对冯永德嫉恶如仇,所以她多次拒绝了调动工作的机会。那时,她心里明白:她这种“复仇”的手段和方式,虽然龌龊肮脏,违背自己的心愿,强人所难 ,但那完全是一个弱女子的无奈之举!殊不知,在凤英的心目中,眼前的这幅像片连同冯永德写给她的信件,都是这位高官日后翻船倒霉时的犯罪证据!......

      这时,正当凤英回想着这件陈年往事的时候 ,冯永德突然披着一条浴巾,连连打着喷嚏,从洗浴间里跑了出来。他脸色青紫,浑身哆嗦着喊道 :“凤英!我刚冲了一半,突然就成了冷水。快...快!冻死我啦!......

    然而,对于凤英来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她和许文哲结婚的第十二个年头的纪念日!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幸福时刻,那是一段比蜜还要甜的甜蜜日子!一想到这里,她几乎就要陶醉过去了......然而,眼下这是什么地方?是她和仇人冯永德的居室;眼下她陪伴的男人是谁 ?早已不再是丈夫许文哲,而是她那不共载天的仇敌冯永德!......这时,凤英看着冯永德从洗浴间光着身子跑了出来,她感到格外的眼红,狠不得拿起一把钢刀,直直插进对方的心窝子!......

    聪明的凤英,深知“欲擒故纵” 这个历史典故的奥妙之处 。此刻,她为了牢牢抓住眼前的这只“猎物,她忍了又忍,费了好大的劲儿,硬是把心头燃烧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大半天,她才本能地显露出那种孤傲清高的个性特质,朝着这条可怜的“狗”,投去一种轻蔑、嘲弄的目光 ;然后,她向冯永德温柔地笑了笑,这才漫不经心地说:“哟!你这不成了...... ”,凤英含说到这里,她特意省略了“落水狗”三个字,顺手在冯永德的肩头拍一把,忙把衣服递给了对方。

    此刻,就是凤英这“ 温柔 ” 的一笑 ,再加上那轻轻的一巴掌,冯永德心里乐滋滋的 ,他却有点神魂颠倒了。随后,他接过衣服,乐不自禁,正要说什么,却又打了一个“ 阿嚏 ”......

 

(待续)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keqinyx.blog.163.com/blog/static/2176850652017215104932858/

       http://ykeqinyx.blog.163.com/blog/static/21768506520173511219612/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