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第十集)  

2017-05-17 11:26: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中篇小说   \     豫嵩岩

                                                                           十四


       黄凤英搬到省城居住,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如今,凤英住的这个居民小区,远离喧嚣的闹市区,
毗邻水上公园,风景秀丽,环境清闲优雅。附近有公交车和地铁站,交通方便。当初,冯永德买这里的房子,为得就是它靠近水上公园,便于休闲散步,以讨得凤英的欢心。
       凤英搬来以后,虽然这套房子宽敞明亮,装修考究,室内摆着一套名贵家具,一切应有尽有,亮光闪闪,但是,这一切却让凤英高兴不起来,相反,在她的意识中:这里
仿佛是荆棘杂草丛生,空旷冷清寂寞,满目荒凉,犹如一座坟墓。长期以来,凤英她本来就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长年失眠,精神恍惚,身体困乏无力,多少干点家务活就气喘吁吁。前不久,她就是因为这种病症的折磨,才辞去泾阳地区爱委会副主任的职务,提前办理了“病退”手续的。长期以来,她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每晚的十点钟,她都要服一片安眠药,然后好久、好久才能够入睡,而且常常被噩梦惊醒!一旦被惊醒,这一夜她就甭想再睡觉了。因此,凤英对“夜晚”产生了恐惧感,“睡觉”成了她的一种精神负担。多年来,有许许多多个夜晚,夜幕深沉,万籁俱寂,长夜难明,她都是在床上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碾转不能入睡,忍受着失眠的痛苦与煎熬!每当这种时候,她的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一件件的往事、一张张的面孔来,甚至不乏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若是遇上风雨交夹的夜晚,风凄凄,雨潇潇,风声夹杂着雨声,声声入耳,犹如鬼哭狼嚎一般!此时,凤英心里更是烦躁不安,心如刀绞,毛骨悚然!......
       凤英住的这个居民小区,多半都是外来的经商户。搬来以后,她原本就不太喜欢和生意人交往,加之初来乍到,人地两生,使她孤傲清高、愤世嫉俗的性情雪上加霜,平常独来独往,默不作声,极少与人交流,过着一种离群索居、深居简出的孤独日子。平时,她一个人待在家中,觉得自己没有朋友,远离亲人,生活中没有友情、亲情与家庭的温暖,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就像深秋季节天上飞的一只孤雁...... 在家中,她喜欢独自站在阳台上,遥望水上公园里的亭台楼阁、绿波荡漾的湖水和来往的游船,还有对岸林荫深处那座高耸的白塔......除了这些,凤英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在家中,她常常两眼痴呆呆地盯着什么,回想着她那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每当这种时候,她便悲愤交集,怒火中烧,真想放声痛哭一场!......但是,最后她还是把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埋在心中,终日愁眉苦脸,郁郁寡欢,只有唉声叹气,偷偷以泪洗面......人们常说:“人能改变环境;环境也能改变人。” 这话不假。长期以来,那种巨大的精神压力,那种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凤英感到犹如泰山压顶,使她感到无所适从,心力交瘁,心态也随之慢慢发生了变化:使她变成了一位性情孤僻怪异的“抑郁症”病人,一位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凤英之所以这样,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冯永德!
       凤英搬来以后,冯永德便成了家里的常客。他每次来这里,从不坐自己的公车,常常是趁着夜色的掩护,来去匆匆,行迹鬼祟,犹如行窃中的窃贼一样小心谨慎。

       说实话,凤英之所以辞去她的工作、千里迢迢地搬来省城居住,她绝不是为了贪恋大城市里的花花世界,更不是为了伺候冯永德,甘当出卖灵魂、追求虚荣的风流女人,去充当令人唾骂的“小三儿”;而是揣着一份复仇计划,怀着满腔的怒火与仇恨,决心深入龙潭虎穴,忍辱负重,与狼共舞,以便取得冯永德更多的罪恶证据,彻底搬倒这个恶魔,替她和丈夫文哲报仇雪恨!虽然,那一场拆散他们夫妻和幸福家庭的色情风波,过去都十多个年头了,而且冯永德还对她进行了“精神赔偿”,但是,凤英决非一般的庸俗女人!她有崇高的理想、追求和志向,至今依然对冯永德这个流氓骗子耿耿于怀,怀恨在心,矢志不移!为了报仇雪恨,她曾下定决心 ,不断提醒自己:“我一定要排除万难,搬倒冯永德这座‘大山’,将这个堕落的腐败分子投入大牢!只有这样,才能了却我和文哲的共同心愿。事成之后,我决意离开省城,返回泾阳老家,归园田居,过一种真正的隐居日子。到那时,我将全心全意地伺候我的亲生父母,直至披麻戴孝、送他们二老入土为安。”凤英的这种心愿,深埋心底,唯有天知、地知、她知。

       然而,事与愿违。自从冯永德从泾阳市的一把手升任为省委常委、副省长的职务以后,他日常的本职工作,管得就是全省的公、法、检系统的各个部门。起初,当凤英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像迎头浇了一盆冷水,骤然心里凉了半截儿!然而,她想来想去,却没有别的办法,最后她还是横下一条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时候,凤英从她所掌握的情况进行分析:她手中有关冯永德的罪证,那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冯永德这个伪君子,他哪来那样多的钱?......这家伙,肯定是一个既贪色、又贪财的大贪官!同时,她还坚信:多行不义必自焚!虽然,冯永德是一位省级高官,他高高在上,权势骇人,手下有一个巨大的关系网络,但是,苍天有眼,天理不容,恶有恶报,他终归有落网伏法的那一天!

        凤英来到省城以后,面对一位省级领导的大干部,她精神上倍感压抑,思想负担异常沉重。然而,她就是忍受着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忍受着 “神经衰弱” 和“抑郁症”的百般折磨,依然时常提醒、告戒自己:“凤英啊!你,必须挺起腰杆,打起精神,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忍耐住性子,咬紧牙关,继续将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这本戏演下去,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地活下去,等待并寻找时机,一定要抓住冯永德的狐狸尾巴!一个 ‘忍’字,就是心头上插了一把刀。你一定要牢牢记住:不管任何时候,你都不能忘掉初心,更不能丧失信心!冬去春来,乃自然规律。严冬过后是春天。凤英啊!你就等待着春雷响起的那一刻吧!

       凤英想到这里,她从床上爬起来,振作起精神,大步走向阳台,举目向窗外望去:蓝天白云,阳光灿烂。远处,水上公园的湖面上,清风吹拂,绿波荡漾,粼光闪闪。这时,随着一声鸣笛,一条载人的游船离开码头,徐徐向湖心驶去。后来,游船开足了马力,船头奋力劈开湖水,船尾拖着一条银链似的浪花儿,正全速地向前驶去!......看着看着,凤英好像从中感悟出了什么,使她清秀、文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十五


       再过几天,就是冯永德的六十岁生日。
       按照泾阳地域的习俗,给老人们过六十大寿,那可是一件特别隆重的盛大喜事。到时候,杀猪宰羊,燃放鞭炮,大办酒席,儿女晚辈们跪拜叩头,亲朋好友们拱手贺喜,甚至不惜花钱包演一台大戏,一定要热热闹闹地给老人祝寿庆贺一番!冯永德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泾阳人,过去又是那里的一方“诸候”。长期以来,在他执政的泾阳地域,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地方干部不计其数,如今他们正掌握着各级地方机构部门的行政权力。现今,冯永德又是省委、省政府的一位高官,那些舔沟子、拍马屁的地方官员自然不在少数。因此,在苏市长(冯永德过去的贴身秘书)和王世锦局长等人的策划下,一呼百应,一支为冯永德歌功颂德、
祝寿贺喜的人马,打着“泾阳市人民群众”的旗号,带着他们对冯省长形同父子般的感恩心情和一份重重的厚礼,来到了省城。

       中午。凤英正在休息,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拉开门,王世锦局长站在门口。

       客人点头哈腰地:“黄主任!我来打搅您了。” 

       “哦?......是你,老领导来了。”凤英回答。

       “不敢当,不敢当!”王世锦走进门来,谦卑地说:“今天,我是特意来拜会您的。时间紧,提前没打招呼,对不您起了。”

        “不客气。坐,坐嘛!”看着客人奴颜媚骨的样子,凤英心里觉得好笑。

        “哎呀!......这里到底是省城,大城市!”王世锦望着客厅里时髦的吊顶和一簇精致的华灯,连连咋舌,羡慕地说:“黄主任!您这......”

         凤英端来了一杯茶水,放到客人面前的茶几上。接着,她毫不客气地打断客人的话茬儿说: “老领导!你就不要叫我‘黄主任’了,我不爱听,讨厌那样的称呼。以后,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

       “不,不!咱们在一起共事,属于同事关系嘛。”王世锦说:“在泾阳市,您身体不太好,对单位里的事情顾不上操心。那时候,我觉得:我能够帮您出一把力,减轻您的负担,我感到十分荣幸,也非常乐意的!”

       凤英笑着说道:“老领导,你说得都是大实话。那会儿,多亏了王局长你的帮助,我真得要好好感谢你呢!”

       王世锦谦恭地回答:“谢啥?咱是同事嘛!那是应该的,应该的......”

       凤英递给客人一支香烟:“王局长,你啥时候来的?办啥事情?”

      “我们前天来的。”这时,王世锦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过几天,就是冯省长的六十大寿生日。在咱们泾阳,冯省长他德高望重,树大根深,劳苦功高,是当地百姓信得过的父母官,是泾阳人民心目中的一座丰碑!我们这次来省城,就是代表咱们泾阳市的广大人民群众,前来给冯省长祝寿贺喜的!可是,冯省长他日理万机,电话几次也没联系到人。今天是第三天了,我们连他的面都没见上。后来,我想来想去,没有办法,就跑到黄主任您这里来了。”

        凤英说:“听他说过:省级领导干部,是不允许张扬着过生日的,影响不好。所以,他的生日,今年就不公开操办了。”

       “那样,哪能成啊?”王世锦听了,心中不平地拍着胸脯子说:“过生日,特别是过六十大寿,名正言顺,天经地义!我们这次来,就是受泾阳市广大人民群众的委托,前来给冯省长贺寿的;我们带来的礼物,是泾阳市人民群众给冯省长的一份生日贺礼和祝福,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凤英委婉地说。

      “黄主任!您说......”

      “我说过了。我不愿听这种称呼!”

      “是,是......我改。凤英!您说说,冯省长过六十大寿,是不是咱们自家人的事情?到时候,咱们不声张,私下给冯省长祝寿贺喜,这总该可以吧?”

      “这......”

      “  ’这‘ 什么?......这事,就这样定了。凤英!今天,我先把礼簿放到您这儿。回去以后,我和大家商量一下,等约定好时间地点,我再和您联系好吗?”

       凤英点了点头。

       王世锦说:“今天的事情,请您转告冯省长。明天,我和您电话联系。”

       凤英给客人的茶杯里添了开水。随后,她严肃地说:“好吧。王局长!我要告诉你:到时候,我可不参加你们的宴会!另外,你来这里,包括我的住址和电话,不许你告诉任何人!懂吗?”

       “懂得,我会保密的。您宴会不参加,那样不好吧?”

       “我讨厌那种场合!”

       “好。黄主......不!凤英,我还有一点儿私事,想拜托您......”

       “老领导,有啥话,你就直说吧!”

       “是这样......”王世锦在烟灰缸里拧灭了烟头儿,望着凤英说:“我女儿,在咱们省城的理工大学读书。抽空,您能不能在冯省长的耳边替我吹吹风,让他把我的工作调到省城?说实话,我也快该退休了,这是我们一家人的心愿。拜托您啦!”

       “老领导!试试看吧。”

        王世锦听了,心里十分的激动!这时,他嘴张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哎呀!那就太谢谢您了!凤英,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说后,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精致的大红燙金封面的礼簿,交给了凤英:“这是我们对冯省长的一点心意,一份薄礼,请转交给冯省长。这会儿,他们还在酒店里着急呢!打搅了,我该走啦!”说着,王世锦提起公文包,站起身来。

        凤英送走了客人,她坐在沙发上,拿起那本礼簿,一页页地翻阅起来。哇!......这本礼簿,真得让她长了见识,开了眼界!礼簿上,竟然有那么多的地方干部名字,竟然筹集了那么大的一笔巨款!这一刻,凤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令她感到触目惊心!......过了一会儿,凤英合上礼簿,头枕沙发靠背,闭上眼睛,心里笼罩着一片阴云......后来,她又想到了冯永德,想到了他的六十岁生日......想着想着,凤英感到一阵高兴,竟然让她轻轻地笑出声来......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