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转载】:中国作家电子旬刊:2017年第10期:总206期: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八、九) 作者:豫嵩岩  

2017-04-29 21:56:37|  分类: 发表文章目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影剧☆ 精品专辑】《中国作家协会》:http://q.163.com/zgzjxh/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5期 总第201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7第03期 总第199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作者:(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四、五)   作者:豫嵩岩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豫嵩岩         责编:【绝句小说】夜蹬金顶(285字)    作者:中 鑫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卡  莎       


(中篇小说)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八、九)

  \  豫嵩岩



十二


         

    泾阳地委书记冯永德,在泾阳地区工作期间,因他政绩卓著,特别是翔乐古镇升格为地级城市——“泾阳市”后 ,城市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全市的经济总量高速增长,使他在政坛上名声大噪,如日中天,故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于二零零二年进入省级领导班子,一举跃升为H省的省委常委及副省长的重要职务。

    喜讯传来,冯永德锦上添花,自然是喜气洋洋。当时,人们犹如众星捧月那样,纷纷把敬畏、赞叹和羡慕的目光,一齐投射到他的身上。那时候,当泾阳市委、市政府为他举办了一场欢送酒宴之后,冯永德家里依然门庭若市,他忙着应接来往不断的客流人群,以致拖延了他走马上任的行程安排。前些日子,更是忙坏了冯永德的妻子黄脸婆。因为经她的手下,流进来得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近些日子,在前来朝拜冯永德的人群中,有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地方官员,有他在经济利益上给过甜头的开发商老板,有他仅仅动一下嘴、就替人解决了重大难题的受惠人员,当然还有那些投机钻营、一心想到省城工作、升官发财的地方官吏。这几天,前来感恩和舔沟子、拍马屁的人群中,口袋里大多都是装着一只鼓囊囊的“红包”,或者是准备了一份厚礼;凡是请他赴宴、舍不得花大钱的人,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其实 ,在冯永德的心灵深处 ,他对党的“反腐倡廉” 政策并不认同,甚至非常反感。在这方面,他有自己的一套政治立场与思想观点。他认为 :人与人的关系,实质上就是一种 “ 互相利用”,“利益交换 ” 的互惠关系 。人是自私的,都是爱钱、爱财的,这是人的本性。社会上,人类是相互依赖的共存关系;人类共存的基础,就是利益。今天,你给了他好处,帮他解决了工作、生活中的困难;明天,他感恩你、回报你,这非常正常 ,古人称之为“人之常情”、“礼尚往来” 。这有什么错呢?在日常生活中,在官场上、商场上和情场上的各种利益交换,比比皆是 ,数不胜数。因此,他的政治观点是:生活中,人们彼此互相利用,互相感恩 ,投桃报梨,礼尚往来 ,那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情,无可厚非!所以,在日常工作中,虽然冯永德也在高喊“反腐倡廉”的政治口号 ,但他只是表面上的口头应付,自欺欺人,装饰一下 “门面” 而已!他还认为:作为党和国家的干部,特别是中、高级的领导干部,对于党的“反腐倡廉” 政策,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拥护不拥护 ?但在口头上,你必须装出一付“坚决拥护”的样子,以表示对当的“忠诚”;在表面上,你也必须装出一付 “清正廉洁”的干部形象,必须让广大群众把你当做他们信得过的“人民公仆”才行!在冯永德看来:在官场上,所谓的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这都是属于社会上的“利益交换”范畴,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重要得是:官场上的 “利益交换”,你一定要选择好对象 ,把握住火候 ,掌握好分寸,天机不可泄露!对于各级领导干部来说,你决不能干那种 “因小失大” 的蠢事,决不可贪恋“吃吃喝喝”的小恩小惠, 因为它只会招惹来一身的“腥气”,而且得不偿失。

    这就是冯永德的人生观、世界观和肮脏、丑恶的灵魂!这些年来,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的所作所为,天在看,必有报!

    虽然,冯永德反对那种请吃请喝、小恩小惠的民间习俗,但是今晚上的这场宴请,他早有应约,而且非去不。宴请他的 ,是一家韩国公司的开发商老板。早在半年前,这家公司在市政府举办的一次“ 泾阳市商用建设用地的拍卖竟标大会 ”上,曾以一亿三千万元人民币的巨资 ,购得了一块商业开发用地 。后来 ,因为市政府拍出的这块土地,违犯了国家关于”农业用地政策”的规定,后被上级勒令收回。经过双方谈判,市政府答应给这家公司另行划拨一处地块,不作退款处理。在这笔土地交易中,冯永德给了开发商巨大的好处,他私下受贿二百五十万元。可是,这家开发商的后续用地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原先,市政府没能解决这个问题,仅仅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消除对方的苛刻要求。但是,冯永德哪里知道,他仕途升迁得竟是如此之快,以致让他感到措手不及!这件大事,冯永德移交手续时,他已经给继任者做了祥细的交代和安排。但是,人走茶凉,人心叵测,在他离开泾阳之前,这事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所以,他还得亲自带领这位开发商,面见他的接班人,“当面鼓,对面锣”,把问题落到实处,以免留下后患。这件事,非同小可,弄不好,那是要闯大祸的!

    今晚的宴会,在这家公司的“高丽会馆”举行。

    公司总裁,名叫李金鼎。他今年五十来岁,西服革履,满面红光,会说一口流利的华语,俨然是一位混迹商界多年的 “中国通”。他早年来翔乐古镇投资兴业,经营的范围包括超市、房地产等行业,生意兴隆,早在泾阳站稳了脚跟,而且是冯永德的老朋友。今晚,李总裁早就迎候在会馆门口,一见到冯永德走下汽车,他便快步迎上前去,仿照日本人的谦卑样子,行着九十度的鞠躬礼,连连说道:“欢迎,欢迎!欢迎冯书记光临!......

    冯永德在总裁和几位妖艳的韩国姑娘的簇拥下,来到了这家会馆的一座小型宴会厅。室内灯光璀灿,金碧辉煌。一套古香古色、黑底镶花儿的圆形烤漆餐桌和四把餐椅,放置在餐厅的中央 。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绽放的郁金香,艳红的鲜花弥散着浓郁的芳香。房间内,环绕着立体声的轻音乐,悠扬动听。客人就座后,李总裁亲自给冯永德倒了一杯清茶,再给他点上一支香烟,示意姑娘们退下后,他才恭敬地微笑着说:“冯书记光临,本公司感到无比的荣幸!这次,您荣升高职,我代表本公司全体员工,向您表示真诚的祝贺!”

   “谢谢李老板!” 这时,冯永德深知对方宴请他的良苦用心。于是,在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之后,他便直截了当地转入了正题:“李老板!这些年来 ,咱们双方合作得十分愉快,实现了互利双赢,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泾阳市的快速发展,您功不可没,我要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关于贵公司那块商业用地问题,至今还没妥善解决。为此,我代表市政府向您表示歉意!不过,您也要体谅市政府的困难,不必过于固执,以促使问题早日解决。这事,请您放心!在我离开泾阳之前,我一定带您面见市政府新的领导班子,共同协商,促使问题早日解决!”

    李总裁连连点头,笑吟吟地:“是,是。谢谢关照!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看,咱们何时前往?”

   “明早九点。”

   “好。一言为定!”李老板满脸推笑地说:“冯书记!您到省城任职,我以后去省城发展,您可要帮忙哟!”

    冯永德回答:“那是。一定的!”

    李老板望着对方说:“谢谢,感谢您的举手之劳!” 说毕,他顺手压了一下餐桌上的电铃开关。

    转眼,进来一位韩国姑娘,彬彬有礼地用韩语说道:“总裁!您有何吩咐?”

    李老板用韩语回答:“开宴!”

   “是!” 姑娘退了出去。

    随后,一群靓丽的韩国姑娘,端着一盘盘色、香、味惧全的多种菜肴,鱼贯而入,摆满了整个餐桌。

    这时,李老板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对冯永德说:“今晚上,我代表本公司的全体员工,向您,向我尊贵的客人敬上第一杯酒:祝贺您步步高升,大展宏图,飞黄腾达!” 说毕,他双手敬给冯永德一杯酒,自己再端起一杯酒;然后,互相碰杯,一饮而尽。

    李老板向坐在冯永德身边的两位姑娘示意后,用韩语说道:“今晚,你们俩要大显身手,一定要招待好我的客人!”

   “是!” 姑娘齐声回答。

    此刻,坐在冯永德身边的一对韩国的陪酒女郎,一个给贵宾面前的碟子里挟菜,一个给他的酒杯里斟酒,她俩一边忙碌着,一边用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频频向冯永德暗送秋波,飞射出一种热情奔放、颇具挑逗性的炙热光芒......

         

 

                                     十三

 

 

    阳光,照射在冯永德的书房里,桌子上、地面上到处都是废弃的书本、纸张和垃圾,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从大清早开始,冯永德便蹶起屁股,忙着收拾起他的书籍了。有用的书籍,暂时放在书架上,准备装箱;没用的东西,顺手扔抛在地上,还没有顾上清扫扔掉。

    冯永德清理完了书籍,人也感到累了。这时,他点上一支香烟,准备缓口气,歇息一会儿。随后,他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来到书架跟前,顺手拿起一本封面十分精致的影集,坐在那把藤椅上,不经意地翻阅起来 ......翻着翻着,他和凤英在青岛海滨照的几幅彩色照片,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看着这几张照片,虽然是九年前的事情了,但令人难忘的情景,依然活生生地浮现在他的眼前......回想着那种浪漫的意境,冯永德陶醉不已,让他渐渐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久,他才从美好的回忆中清醒过来,随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说实话,冯永德在他大半辈子的生涯中,他游历过不少的地方,也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漂亮女人。然而,在他的心目中,用他的那一套“审美标准” 进行衡量,照片中的这个女人,依然是独占鳌头,近乎于完美!这些年来,虽然他不是古代的帝王将相,但在他的心目中,凤英却是他无比宠爱的 “贵妃” 。因此,他在这个女人面前,从不敢摆弄自己的官架子,而是怀着一种仰慕、崇拜和敬畏的心情,竭尽所能地去讨好对方,以便讨得她的喜欢,赢得她的那一颗芳心 。所以,冯永德对于凤英那种傲慢、冷漠、甚至不够礼貌的言行,他从不计较,也不会放在心上,反而对她孤傲清高、咄咄逼人的性情,逆来顺受,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他还认为:生活中,谁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交往相处,那纯粹是一种荣幸!这就是冯永德十多年来对这位“白衣女神” 痴心不改 、情有独钟的根本原因。

    想起了凤英,冯永德心猿意马,他也无心收拾他的书房了。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喂!我是老冯。你在哪?”

    手机里回答:“在家。”

    “下午有事吗?”

    “没有。”

    “我要见你。”

    “可以。”

    “那好!老地方见。”

    “几点?”

    “一点整。”

    “好。” 对方关了手机。

    冯永德看了看表,现在已是十一点半了。嗯,时间不多了 。他赶紧洗了手,穿好衣服,便去给老婆打招呼:“桂香!这会儿,我要参加一个会议,中午饭不吃了。”

    黄脸婆翻着白眼:“饭都做好了。这阵子,还开啥会?”

    冯永德说:“ 紧急会议!”

    黄脸婆不信:“胡说!你不吃饭,别人都不吃饭啦?”

   “你懂个啥?再说,政府机关的公事,你管得着吗?啰嗦!......”说着,冯永德甩手走出门去,回头用力拉上了大门。

    黄脸婆听着一声巨响,气呼呼地:“你,不识抬举的东西!......

 

 

    山林中,一处青砖黛瓦的仿古建筑群落,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假山修竹,曲径通幽,风光绮丽。这是一家私营的“避暑山庄”。

    包厢内,冯永德和黄凤英坐在靠窗的一张方桌两边,桌子上摆着花生米、糖果、瓜籽等小食品,还有两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凤英!”冯永德坐在罗圈软椅上,呡一口茶水,他将目光从窗外那几枝翠竹上收回来,望着凤英,笑吟吟地说:“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走,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前几天,我给你今后的工作安排了。因为时间紧,没来得及征求你的意见,所以今天才告诉你。”

   “怎样安排了?”

   “将你调到泾阳市工作呗。”

    “不!我在县上挺好。”

    “糊涂!从前,你是靠我和王局长的面子过日子。”冯永德摊开双手说道:“如今,我俩都走了,人走茶凉。往后,谁来照顾你?”

    “我有病。这里忙,不适应。” 

    “你工作变了!”

    “啥工作?”

    “组织上任命你为 ‘泾阳市爱委会副主任’ 的工作职务。”

    “哦?......”凤英瞪着一双惊愕的大眼睛,连连摆手说:“不,不行!我不行......

    “不是抬轿,是坐轿!”

    “不,坐轿也不行!”

     “你不会坐轿?......”冯永德鼓励着说:“ 凤英,不怕!‘副主任’这一职务,是聋子耳朵样子货 。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这一单位编制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到那里工作 ,我是为了照顾你有病的身体。市爱委会主任的职务,由市卫生局的王世锦局长兼任。这么美的差事,到哪找去?放心吧!这件事,我给王局长安顿好了,他会处处关照你的。”

   “我不当官,也不会当官。我不是当官的料!”

   “人们都说,你有当官的气质。万万没想到,你是扶不起的‘阿斗’,没出息!”冯永德说后,觉得话语不妥。于是,他赶忙陪上笑脸说:“请你别见怪,我失言了......

    凤英微微一笑:“你没错。你说的,全是实话!”

  “行了行了,这事就这样了。” 这时,冯永德往凤英身边靠了靠,他一下子搂住她的腰肢,亲呢地说:“凤英,山庄的风景多美啊!咱换个话题,说说别的开心事好不好?”

    凤英对冯永德的举动十分反感,她甩开对方的胳膊说:“ 讨厌!......山庄确实很美。走,咱们到外面看看去!”

   “好!”冯永德像一只听话的小狗。

    这时,凤英戴上一顶雪白的遮阳布帽,重新戴上那一付墨绿色的太阳镜,冯永德也戴上了他的茶色眼镜,他俩一块走出了包厢。从山庄的大门出来,他俩穿过门前的广场,顺着对面那条上山的石阶道,伴着山崖的一股清泉,慢慢腾腾地向山上爬去。

    山坡上,山花烂漫,林荫葱笼,鸟声啾啾。

    二人沿着石阶路,一前一后,低着头,缓步向上走去。这时候,他俩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心事重重,默默无语。近些日子,最让冯永德担心的事情是:今后,他和凤英彼此离得远了,各奔东西,他们的这种暧昧关系,还能不能保持下去?特别是凤英她年轻漂亮,夜长梦多,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这让冯永德感到放心不下。凤永德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但不知该从哪里开口。凤英的脑子里牵挂得还是她的复仇计划:虽然,她和冯永德秘密交往已经快十个年头了,但是这个老滑头在她面前,从不讲官场的事情,守口如瓶,仿佛对她严密设防,使她至今也没有抓住冯永德的重大犯罪把柄。凤英心里清楚:单凭她手里的那一点儿罪证,属于领导干部的一般生活作风问题,那是无法搬倒冯永德的!......这时,他俩都在纳闷,苦思冥想,希望能够找到突破口,趁机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以便弄到对方的秘密信息。

    后来,冯永德首先打破尴尬局面,开口说道:“凤英!现在,你还记恨我吗?”

    凤英想了想,反问道:“你说呢?......

    凤永德说:“这些年,我把心都掏给你了。我觉得,你好像一直都没有愿谅我。”

   “哪会呢?......”凤英狡黠地笑了笑:“如今,我不是已经上了你的贼船了吗?”

   “真的吗?......

   “咱俩都快十年了。你说,这是啥关系?”

    冯永德听后,心里感到踏实了不少。他想了想,突然问道:“凤英!你离婚都十多年了,年轻轻的,你为啥还不再婚?”

    听到这里,凤英突然想到了”钓鱼“。这时,在她的意识中,她赶快在鱼钩上挂了一块香香的“鱼饵”。她正等待着机会,准备抛出“鱼钩“,钓住那条”大鱼“!于是,凤英低下头,温柔地说:“你猜猜?”

   “你,有主见,有远见,我猜不来。” 冯永德说。

    凤英觉得时机已到,立马抛出了”鱼钩“。她谦持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说:“我呀,还不是为了你!”

    冯永德如雷贯耳!忙问:“哦?你......这是真的?......

    凤英宛尔一笑,避而不答。

    此刻,冯永德得到了某种信息,他喜上眉梢,激动万分!后来,他想了想,信誓旦旦地说:“凤英,这辈子既然你信得过我冯永德,那我就郑重地向你保证 :今后,我决不会亏待你的!这次,在离开泾阳前,我想送你一百万元的生活费。以后,等我在省城站稳了脚步,给你买了房子,你就辞掉工作,到省城......

    风英趁热打铁,急忙追问:“啊?......你哪来那么多的钱?”

  “往后,该问的,你可以问;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了。”冯永德态度严肃地说:“这是咱家的规矩。你记住了?”

    凤英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她暗暗想道:“ 今天,我已涉入了虎穴龙潭的深水区。往后,我必须格外小心!我还要设法取得冯永德的充分信任,一定要抓住他的老虎尾巴!......” 想到此处,凤英踏上两级台阶,她伸出一只胳膊,挽住冯永德的右胳膊肘儿,笑着说:“今后,我全听你的!等你在省城买了房子,我就辞去工作,飞到你的身边!”

    今天,凤英是近十年来头一回挽起冯永德的胳膊弯儿。这一挽 ,非同寻常,冯永德的心头激起了一派汹涌的浪涛,一波接着一波,猛烈地冲击着他的心理防线!那道防线,渐渐出现了裂隙,撼动了它的根基......

    后来,这一对貌合神离的“情侣”,来到山路拐弯处的一棵大树下。这时,他俩并排坐在一条石凳上,大口喘着粗气。远远望去:山下,一望无际的原野上,一座新兴的城市——泾阳市,高楼林立,马路纵横,生机勃勃,正在迅猛崛起......

 

(待续)



中国作家协会◆精品电子旬刊 [2015第04期 总第132期]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


蓝方边框(江南烟雨) - 蓝方 - 墨舞诗画斋

 

原文链接:

         http://ykeqinyx.blog.163.com/blog/static/2176850652017371011648/

        http://ykeqinyx.blog.163.com/blog/static/217685065201731805811563/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