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豫嵩岩博客

我喜欢大海,赞美大海,我真想拥抱整个大海!......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第七集)  

2017-04-06 10:20:1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被抛弃的女人

                                                          中篇小说  \  豫嵩岩


                                                                        十 一


        桌子上的台历,翻到了二零零零年的五月一日这一天。今天,不仅是新世纪的第一个“ 五.  一国际劳动节 ”,而且还是 “ 泾阳市成立一周年” 的纪念日。

        今天晚上,在新近落成的泾阳市的标志性工程—— “ 火炬广场” 上,一尊造型优美 、酷似一把熊熊燃烧着的火炬,喷吐着金黄色的火焰 ,高高地挺立在用汉白玉石材精心雕制而成的基座上 。四四方方的宽阔广场,全部用大理石地板铺就 ,其间有草坪 、花坛点缀,花团锦簇,灯火辉煌;火炬塑像前面的音乐喷泉内 ,那些五彩的水珠、水柱、水链、水帘......随着悠扬的音乐旋律翩翩起舞,流光溢彩,美轮美奂;人们成群结队地漫步于节日的夜晚,笑语声声 ,熙熙攘攘 。广场四周,那些高大的建筑物上,张灯结彩,霓虹灯闪爍,漾溢着一派吉祥喜庆的节日气氛 。突然 ,一束束礼花腾空而起 ,随着一声声爆响 ,一朵朵绽放的礼花 ,五彩缤纷 , 争奇斗艳,映红了广场的夜空......

         眼前的泾阳市 ,是一座中小规模的地级城市,也是泾阳地委和专署机关的所在地 。这座城市,位于泾阳县城东北方向三十多公里的平原上,原名 “翔乐镇”  。这座古镇,早在宋代就设有“泾阳府”衙门,历来都是泾阳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这座城市的出现 ,和改革开放中的农民工进城、经济高速增长和城镇化迅速发展的历史一脉相承 ,密不可分。在当地,还流传着这样的一种说法 :泾阳市的诞生 ,和泾阳地委 “一把手 ” 冯永德的名字密切相关,甚至有人说他是这座城市的 “ 奠基人” 。早在一九九一年的秋季,冯永德从泾阳县委书记被省委任命为泾阳地委第一书记后 ,他就不失时机地抓住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 ,真抓实干,大刀阔斧 、雷厉风行地贯彻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 ,千方百计地招贤纳士 、招商引资,大力发展全区的地方经济和私营经济。与此同时,他还提出了“ 大干快上,只争朝夕”  的战斗口号,以此鼓舞人们的斗志 ,广集财源 ,大兴土木 ,狠抓翔乐古镇的旧城改造和城镇基础设施的基本建设,抓出了实效,立下了汗马功劳 。那几年 ,城区林立的高楼,宽阔的马路 ,成片的绿荫、花坛和公园不断涌现,迅速改变了古镇的落后面貌 ,使城区面积迅速扩大,城镇人口快速增加 ,为城市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去年的今天 ,经省政府上报国务院批准,人们盼望已久的 “ 泾阳市 ”,终于在欢庆的锣鼓声中挂牌成立了!

        今天晚上 ,由泾阳市人民政府举办的 “  热烈庆祝泾阳市成立一周年 ”  的盛大酒会 ,在豪华的 “ 泾阳大酒店 ”  的宴会厅举行。席间 ,冯永德致了祝酒词后,他踌躇满志,满面春风,频频举杯,为五. 一国际劳动节,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为泾阳市成立一周年华诞 ,同时也为浩大的献礼工程——  “火炬广场” 的落成 ,表示热烈的祝贺!

        在今晚的招待会上 ,冯永德高高在上,威风凛凛,出尽了风头。他面对着一张张献媚的笑脸、一双双恭维的目光 和频频闪烁的镁光灯,不时地向大家挥手致意,连连和同僚及其下属握手言欢,举杯畅饮,气氛热烈 ,儼然成了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


        夜里十点整 ,冯永德在人们的簇拥下 ,从泾阳大酒店乘车出来 ,来到了一条繁华的商业大街上 。这时 ,他从一辆宝马牌轿车里出来后 ,令司机将车子开回单位 ,他便戴上了一只大口罩  ,独自行走在那条商业大街上。不久,他穿过一条巷子 ,来到另一条比较清静的大街 ,最后走进了一座普通的住宅小区 。他在一栋公寓楼前停下脚步 ,回首望了望 ,四周悄无人迹,这才走了进去。

        冯永德来到四楼,敲了敲402室的房门 。

        门开了,凤英出现在门口。

        冯永德见到了凤英,心情格外激动,立刻给她送上一张献媚的笑脸 。然而,凤英并不领情,关上门后,她看一眼正换拖鞋的男人,不冷不热地问道:“ 今晚,就住这儿了?”

        冯永德脱下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他回过头来,讨好地说:“哎 ,不走了。凤英!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来,让我抱抱你,咱一块高兴高兴 。几天不见 ,想死我了!......” 说着,他伸来了双臂。

        凤英神情淡然,没有应声。少许,她甩一下乌亮的长发,竟直朝着客厅墙脚那只精致的红木角柜走去。

        眼前的房子,是一套两室 、两厅、两卫的宽畅居室 。房内装修考究:雪青的隐花儿壁纸 ,棕色的门套窗框,乳白色带有条纹的大理石地板 ,再加上大厅那两簇水晶玻璃吊灯,使这套宽畅明亮、东西通透的房子 ,显得十分的清爽素雅 。这房子 ,是冯永德升任泾阳地委第一书记后 ,作为他对凤英的一种 “ 精神补偿 ”  ,专门馈赠给她的。其实 ,这套装修好的精装房,冯永德没花一毛钱,是一家外地的房地产大亨郭老总,作为对冯永德的回报,特意送给他的一份礼物。当初 , 冯永德之所以没有挑选郭总另一楼盘的漂亮别墅,而是“ 手下留情 ” ,故意选择了这套普通的商品房 ,一方面是为了讨好 、顺从凤英她不爱张扬的个性;另一方面 ,他也是为了从长计议,掩人耳目,对这位泾阳的大美女抱有不良的图谋。

        这会儿,凤英拉开角柜中间隔层的玻璃门儿,从茶盘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青花儿茶杯,捏一些龙井茶叶,冲好茶水,将茶杯放到茶几上 。然后,她在沙发上坐下来,将茶杯往冯永德面前一推:“ 喝茶!”

        这时,冯永德对于凤英的冷落态度并不介意,反而有点受宠若惊,笑吟吟地望着对方,回答道:“哎。谢谢了!”

        嘿嘿!这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生活中,男人一心宠爱渴求的女人,那女人越是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冷落他,但那男人就越是对她爱得要命,爱得发疯发狂!

        眼前的这对男女,就是这样。

      “凤英!明天,我给王局长招呼一下,干脆把你调到地区医院上班算了。” 冯永德呡一口茶水,巴结地望着凤英那付粉中泛红、精致好看的脸蛋儿说 :“ 嗨 !...... 你孤身一人,这话我说过多次了,你就是不听。 调来后 ,你就......不 ,咱就方便了,我也好照顾你啦!”

         冯永德说的这位 “ 王局长 ” ,就是当今泾阳地区卫生局的王世锦局长 。十年前 ,他这个小小的泾阳县医院的院长,因为在那场色情凤波中对冯永德 “ 救驾 ” 有功 ,所以他就交上了红运,搭上了“ 顺风船 ”  。半年后 ,他被提拔为泾阳县的卫生局长 ;后来 ,他工作调到地区后 ,又被任命为泾阳地区的卫生局长 。官场上 ,你若想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光有实干精神不行 ,还得有政治“靠山” ,有人提拔你、重用你才成。说实话,这些年来 ,王世锦这个大滑头、精灵鬼,他就是靠紧紧抱住冯永德的“大腿 ” 这一招,才使他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 。世间的许多事情 ,尤其是在人情关系网络方面 ,那都是盘根错节 ,纵横交错 ,互相关联的 。比如说:王世锦步步高升,倒让凤英也沾了他不少的光 。因为,王世锦深知冯永德和凤英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他推测:凤英至今不嫁,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寡妇 ,其中必有“文章”。他曾暗暗盘算过:有朝一日,我要牵一条“ 红线 ” ,成全他俩的好事。因此,在日常工作中 ,凤英就是在王局长或明或暗的关照下 ,她才能够在泾阳县卫生系统混下去 , “ 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 ,经常“ 泡” 病号假 ,一直处于半工半休的特殊状态。

      “ 这事,等会儿再说。”  凤英瞟了对方一眼,几乎是命令地说:“ 不早了。还不洗澡去!”

        冯永德乐呵呵地:“ 哎。 好唻 !”

        凤英见冯永德进了洗浴间,她起身来到卧室,开始收拾起床铺来 。这时,床后墙上的那幅玻璃像框 —— 她和冯永德的半身合影像片,映入了她的眼帘。望着它,凤英不禁又想起一段往事来......

        那是一九九三年的春天,凤英接到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拆开信,一看落款是“冯永德 ” ,她立刻恼羞成怒,未曾看信 ,差点把它撕得粉碎 !后来 ,她耐着性子,读完了信 。原来 ,这是冯永德主动向她“赔情道歉”、提出对她进行 “ 精神陪偿” 的一封仟悔信 。冯永德在信中说:“ ...... 为此,作为对你的 “ 精神赔偿 ” , 我想在翔乐镇给你买一套房子,改变一下你的居住环境和条件 ,以此来弥补我的过错,抚平你心灵的创伤。这件事,望你三思,不要坐失良机 。你若想通了,请回信。具体细节,咱以后再面谈协商 。”

        这封信,如同一根火柴 ,重新点燃了风英心头的一腔怒火 !那时,她和文哲离婚都三年了,文哲远在太平洋对岸,犹如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期间 ,不少人曾向她求婚 ,其中不乏英俊的年轻人 ,但都被她断然拒绝了。那时候 ,她对自己今后的人生 ,早已心灰意冷 ,深感恐惧,眼前只是一片渺茫与惆怅 ...... 为此 ,她决定 :今生今世永不再婚 !而且,她对未来想得很多 、很远 ......甚至想入非非 ,还想到了人世间那些一时失足 、流落青楼的年轻女子 ...... 不过,那些日子 ,凤英想得最多的,还是对她的婚姻、对丈夫许文哲的深切怀念 !当然 ,还有对那个流氓无赖冯永德的满腔怒火与仇恨 !然而,凤英心里明白 :文哲已去,思念归零;黄花败落,寡妇成真 。归根结底 ,她所遭遇的这场风波和灾难,全是冯永德一手造成的 !为此,她暗暗想道:“  事到如今,我该怎么办?...... 哎 !九九归一 ,我还得面对人生 ,面对现实啊!那么,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今天 ,冯永德依然大权在握 ,威风凛凛,高高在上,没人敢动他的半根毫毛!而且,这家伙正向我挥着“ 橄榄枝 ”,步步紧逼 ,企图诱使我钻进他的圈套 ,甘当他的情妇 、小三儿 ...... ” 凤英想到这里 ,她义愤填膺,不由地骂道:“哼!冯永德 ,别想瞎了你的狗眼!哼!我黄凤英不是你屠刀下的羔羊,而是一只翱翔蓝天的苍鹰 !我要报仇,我要雪恨!我已经瞅准了目标。我要追杀的猎物,不是别的,就是你这个流氓无赖!”

        经过多日的考虑,凤英在权衡利弊之后,她断然做出了决定 :今后,对冯永德这种人 ,我要改变斗争策略:我要顺水推舟,投其所好。他贪色,我就设法迷住他、控制住他,让他心甘情愿地拜匐在我的“石榴裙” 下,让他给我做一条“狗” ,一条卑躬屈膝、低三下四的狗!今后 ,我要拉紧那条狗脖子上的绳索,尽情地去戏弄他 、侮辱他、报复他 ,让这个威风凛凛的男人甘当我的奴仆,以此发泄我满腔的怒火与仇恨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同时,我要深入龙潭虎穴,设法拿到冯永德的罪证,剥去他的画皮 ,还原他的本来面目;我要把他投入大牢 ,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成为千古罪人,变成一堆臭狗屎!” 

        后来 ,凤英的主意已定 ,她将计就计 ,经过书信往来 ,轻易地就钓到了一条“ 大鱼 ” !后来,冯永德趁其赴青岛实地参访、考察的机会,约定凤英一同秘密前往 ,他们住进了一家大酒店,成了一对婚外的“ 情侣 ”。那时候,按照冯永德的请求,他俩去影楼照了这幅像片,以资“ 纪念 ” 。以后多年,因为凤英从内心对冯永德嫉恶如仇 ,所以她多次拒绝了调动工作的机会。那时,她心里明白:她这种“ 复仇” 的手段和方式,虽然龌龊肮脏,违背自己的心愿,强人所难 ,但那完全是一个弱女子的无奈之举!殊不知 ,在凤英的心目中,眼前的这幅像片连同冯永德写给她的信件,都是这位高官日后翻船倒霉时的犯罪证据!......

        这时,正当凤英回想着这件陈年往事的时候 ,冯永德突然披着一条浴巾,连连打着喷嚏,从洗浴间里跑了出来。他脸色青紫,浑身哆嗦着喊道 :“凤英!我刚冲了一半,突然就成了冷水。快...快!冻死我啦!......”

        然而,对于凤英来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她和许文哲结婚的第十二个年头的纪念日!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幸福时刻 ,那是一段比蜜还要甜的甜蜜日子!一想到这里,她几乎就要陶醉过去了......然而,眼下这是什么地方?是她和仇人冯永德的居室 ;眼下她陪伴的男人是谁 ?早已不再是丈夫许文哲,而是她那不共载天的仇敌冯永德!......这时,凤英看着冯永德从洗浴间光着身子跑了出来,她感到格外的眼红 ,狠不得拿起一把钢刀,直直插进对方的心窝子!......

        聪明的凤英,深知 “ 欲擒故纵” 这个历史典故的奥妙之处 。此刻,她为了牢牢抓住眼前的这只“ 猎物 ”,她忍了又忍,费了好大的劲儿,硬是把心头燃烧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大半天 ,她才本能地显露出那种孤傲清高的个性特质,朝着这条可怜的“ 狗 ”,投去一种轻蔑、嘲弄的目光 ;然后,她向冯永德温柔地笑了笑 ,这才漫不经心地说:“ 哟!你这不成了...... ” ,凤英含说到这里,她特意省略了“落水狗”三个字 ,顺手在冯永德的肩头拍一把,忙把衣服递给了对方。

         此刻,就是凤英这“ 温柔 ” 的一笑 ,再加上那轻轻的一巴掌,冯永德心里乐滋滋的 ,他却有点神魂颠倒了。随后,他接过衣服,乐不自禁,正要说什么,却又打了一个“ 阿嚏 ”......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